净土宗教程

  以上从三方面略述大师的净土思想,其信愿行等内容,因后文将陆续论及,故于兹从略。大师在净宗祖师中是著述最多的一位,其《弥陀要解》独步千古,成为净宗经典力作。大师的身行垂范与著述,契理契机,于今尚能感受到其不竭的活力与影响力。大师的本迹不可思议,吾人应对大师的言传身教拳拳服膺,方不负大师之婆心。  

下载PDF格式《净土宗教程

  十、截流大师生平与思想

  1.生平

  截流大师,讳行策,俗姓蒋,清初顺康间人。父亲名叫全昌,乃宜兴老儒,与憨山大师是朋友。憨山大师示寂后三年,一天晚上,全昌梦见憨山进卧室,随后,大师出世,由此全昌为儿子取名为梦憨。

  大师长大成人时,父母相继逝世,遂萌发修道的志向。二十三岁那年,投武林理安寺箬庵问公出家。出家后,精进修持,胁不至席地修行五年,契悟法源。

  问公圆寂后,大师住报恩寺,遇同参道友息庵瑛师,劝大师修净土法门;又遇钱塘樵石法师,引导大师修习天台教观。大师与樵石法师同入净室,修法华三昧,宿慧顿然通达,穷彻佛法的精髓。

  康熙三年,大师结庵于杭州法华山西溪河渚间,专修净业。康熙九年,大师住虞山普仁院,倡兴莲社,信从者日众。又尝起精进念佛七,曾发起一次长达三年的佛七,行持唯一句名号,唯专唯勤,风范后学,功德无量。大师作《起一心精进念佛七期规式》甚为详明。不拣道俗,饶益众生,成就净业。大师居普仁院十三年,于康熙二十一年七月九日示寂,时年五十五岁。

  当时有一名叫孙翰的人病逝,一昼夜又复活了。复活后云:“我被冥界的狱卒勾摄,到了阎罗殿下,黑暗中,忽然睹见光明炽盛,香华布满虚空,阎罗王赶忙伏地顶礼,迎送西归的大师。我问西归的大师是谁,回答是截流大师。我幸蒙大师的光明照触,得以放还阳间。”同一日,亦有一病死的吴氏子,一夕后也复活过来,陈述在阎罗殿所见到的情形,与孙翰所说的一样。由此可证大师真修实证的境界不可思议,道盛德隆,由近代印光大师推为净宗十祖,诚为当之无愧。

  2.思想

  截流大师著述不多,然从其《净土警语》所示,大师注重真修实干,在切实的净业修持过程中,予以理性的指点,言言见谛,语语归真,应机施药,实乃末世众生的醍醐妙味。兹将大师净土思想略标为三:

  ⑴
真信切愿,成办净业

  大师于《劝发真信》一文中,将真信的内涵及无真信的弊端,和盘托出。大师云:

  净业行人须具真实信心,苟无真信,虽念佛持斋,放生修福,只是世间善人,报生善处受乐;当受乐时,即造业;既造业已,必堕苦;正眼观之,较他一阐提旃陀罗辈,仅差一步耳。如是信心,岂为真实?

  所谓真信的内涵有三:第一要信得心佛众生无二无差别。我是未成之佛,弥陀是已成之佛,觉性无二;我虽颠倒迷惑,觉性未曾失;我虽积劫轮转六道,觉性未曾动。故曰莫轻未悟,一念回光便同本得。第二要信得我是理性佛、名字佛,弥陀是究竟佛,性虽无二,位乃天渊。若不专念彼佛,求生彼国,必至随业流转,受苦无量。所谓法身流转五道,不名为佛,名为众生矣。第三要信得我虽障深业重,久居苦域,是弥陀心内之众生;弥陀虽万德庄严,远在十万亿刹之外,是我心内之佛。既是心性无二,自然感应道交。我之苦切必能感,佛之慈悲必能应,如磁铁吸铁,无可疑者。所谓忆佛念佛,现前当来,必定见佛,去佛不远也。

  具如上真信者,虽一毫之善,一尘之福,皆可回向西方,庄严净土;何况持斋秉戒,放生布施,读诵大乘,供养三宝,种种善行,岂不足充净土资粮?唯其信处不真,遂乃沦于人天福报。故今修行,别无要术,但于二六时中,加此三种真信,则一切行履,功不唐捐矣。

  大师的剖析,精辟入微,契理契机,慧眼独具,堪称法炬。

  ⑵
激扬行人的欣厌心

  大师洞悉净业行人虽终日念佛,往生成就者鲜少的原因,对症投药,婆心切切。往生未保的原因是:

净土宗教程 
  关于思想的文章:
最新加入: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