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的天龙八部是什么意思?

书中描写到段正淳对众女子的暖暖柔情时,虽只述到几种「小噱头」,但也可从中窥出些端倪,无不是出自于真心,和他人不同的是,别人只有「一片」真心,段正淳却可能有「好几片」,全书中写段正淳和他的情妇们的感情,在这一段交付的十分清楚:

下载pdf格式《金庸的天龙八部是什么意思?

段正淳纵起身来,拔下了樑上的长剑。这剑锋上沾染着阮星竹、秦红棉、甘宝宝、王夫人的个女子的鲜血,每一个都曾和他有过白头之约,肌肤之亲。段正淳虽然秉性风流,用情不专,但当和每一个女子发生热恋之际,却也是一片至诚,恨不得将自己的心掏出来,将肉割下来给了对方。眼看四女子尸横就地,王夫人的头搁在秦红棉的腿上,甘宝宝的身子横架在阮星竹的小腹,四个女子生前个个曾为自己尝尽相思之苦,心伤肠断,欢少忧多,到头来又为自己而死于非命。当阮星竹为慕容復所杀之时,段正淳已决心殉情,此刻更无他念…….

读至此处,相信再无人怀疑段正淳对他情妇们真摰的爱。然而,令人更为好奇的是,究竟段正淳这样一位奇男子,他的爱情观是怎么样的特别呢?是多情?喔~不!应可说是滥情了!男人总喜欢找个「风流但不下流」、「真而不专」等藉口,而对自己的花心合理化,姑且不论现今的社会价值观是否能接受此种藉口,平心而论,段正淳享尽艳福,且又个个倾城,应是大部份男性的梦想。这个梦,若能像韦小宝般享齐人之福,自然再好不过,但在段正淳身上,这个梦就变得强烈而极具震撼力了。我试着想解释,在他两人中,究竟有着什么样的不同?为何下场竟有如此差距?!难道只不过是韦小宝的命比较好?就韦小宝而言,每个老婆他都爱,且各有各的好处,而他的老婆们为了和他在一起,不惜和其他女人「共享」一个老公,似乎全天下男人的梦想,在这个小痞子身上实现了。不管他的体力是否能负荷,在协调这票女人的方面,韦小宝自是空前绝后。段正淳呢?在他生命中的每个女人他都爱,而她们也爱他,但她们每个,都想和段正淳厮守终身,不愿与任何一个分享他。我想,段正淳虽然不会是个好丈夫,但绝对是个最好的情人,每位女子都深信和他一起是最幸福的事,也都认为与他分离是最残酷的。在道德价值来说,段正淳是绝不被容忍的,但在爱情领域中,他是偶像,真的,爱情世界里的奇葩。

金庸作品风格

金庸的小说风靡全球,普天下的华人,有谁能不认识金庸?金庸的魅力何在,为什么大家看了再看,数十年来「金学」盛行不衰?相信其中必有奥秘,让我们藉由讨论天龙八部写作技巧和作品风格,来一窥究竟吧!

在金庸的小说中,不论是同部书同阵营或不同阵营的人,或是不同作品之间,总是要想尽办法将人物的个性形象区别出来,想到乔峰,就联想到豪迈粗旷重义气;想到慕容復,则是手段狠辣,无情无义;包不同满嘴非也非也爱和人斗嘴;风波恶直来直往,为有架打到处与人交恶…..每人有每人的个性,时间久了也忘不掉;但那些配角却是看完全书,连名字也记不得,这就是金庸小说在人物塑造的功力。金庸常用对比之法,如郭靖和杨康、杨过及小龙女、萧远山及慕容復…等等。藉由这种精心设计的人物形象对比中,区别人物性格,且对人物的命运,情感等各方面加以比较,从比较中突显他们存在的价值和所代表的一种思想。举例来说;萧远山和慕容博在藏经阁中,旧疾被引发,「萧远山脸色渐红,到后来便如要滴出血来,慕容博的脸色却越来越青,碧油油的甚是怕人…」我们可以看到一张红脸和青脸的对比,更深一层地看,一个是血海深仇,嗔怒过火;一个是王霸雄图,心机过甚;个性上,萧远山北方人的豪迈和慕容博南方人的机巧奸诈;一个是復仇者,一个是復国者…。藉由对此人物性格便如一幅图画般浮现在我们脑中,清楚地勾勒了出来。

金庸风格也多注重他们之间的细微而深刻的区别,如连城诀中的狄云,倚天屠龙记中的张无忌,他们都容易受骗,但狄云出身乡下,见识少不聪明;张无忌性格善良,一心想「大家都成为好朋友」,不料江湖险恶,才会受骗。因此张无忌是张无忌,狄云是狄云,不会混乱。天龙八部中,如慕容復的四大家将,或是恶名昭彰的四大恶人,戏份非极重,但是恶贯满盈段延庆之恶,在要復仇要復位;无恶不作叶二娘之恶源,在失恋又失子;南海鳄神一生追求名位,云中鹤贪淫好色。虽然他们皆「恶」,却有所不同,不能被取代,这种功力不是一年半载所能累积的,这也许就是金庸之所以为金庸的原因吧!

段誉学的第一部武功是凌波微步,不是他家祖传的一阳指,因为他说武学云云,是为伤人而生,与佛家的经典道理大相违背,任凭段正淳说破了嘴,非但不学,还为此逃离了皇宫。金庸在安排种种奇特的情况,使他的小说人物修习异乎常人的武功这方面,无疑是令人佩服,令人嘆为观止,令人一看再看也不厌倦的,例如张无忌在光明顶秘道中,为顺小昭之意学「干坤大挪移心法」;令狐沖在思过崖为了替风清扬打败田伯光而学「独孤九剑」;段誉学凌波微步、北冥神功、六脉神剑、毒蛤神功、也是如此。有了这些来路不明,时灵时不灵的武功,才有磨坊妙杀众西夏武士,古井里吸尽鸠摩智功力,地道中和巴天石、黄眉僧串成一串的奇景,这些事那么不合理,看了叫人啼笑皆非,但是就是这些奇怪不合理的剧情引人入胜,不是吗?

对解迷过程的一再中断,是引人入胜的一招,乔峰在杏子林中遭人背叛,要推翻帮主之位,慕容復一行人是一拖,连单正、、赵钱孙等关系人到场了,也要被人疯言疯语拖上一拖,而后乔峰找上单正、谭公、谭婆、玄苦大师、、、等人,又是慢了一步只看到尸体,真是叫人焦急,一定要一次看完才甘心。

人物之间的明暗复杂关系,是「天龙八部」的特色,这个写法突显了「因果业报」,加上浓厚的慈悲意识,使它充满佛家意味,如果段正淳不是那么风流成性,何来段誉每结识一位姑娘,就发现原来是自己的妹子的悲剧?如果段正淳不是如此风流,刀白凤又怎会那么悲愤?如果不是那么悲愤、那么伤心,又怎会在天龙寺外和段延庆有这么一段孽缘,怎会有段誉这个人?乔峰的杏子林叛变其实根源早在三十年前种下;虚竹本人就是玄慈与叶二娘一段孽缘的产品,他自小在少林寺出家,就是上代所造成的,他的奇遇又是目击逍遥派几十年恩怨缠绵的最

后了结;阿朱为何不能安稳的嫁给乔峰,慕容復为何无心于王语嫣?总归一句都

是上代罪业,虽然他们性格也是一个因素,今日的果,因早在十几二十年前已种下,很多结构,如萧远山关外遇追查生世,慕容家的復兴大业到慕容復作风不择

手段,甚至丧失神智、、、等,都是老故事的延续,让人为书中人物的身不由己感到悲哀。

金庸的小说写作技巧和作品风格,我们暂且讨论到此,结束了吗?不!看看坊间,讨论金学,甚至讨论”讨论金学”的书何其多,但是,别人的意见只是参考,只有我们真的去看、去想、去研究,得到的才是武侠之外,真正属于我们的东西,那些人物才会融入自我,那些观念才会亘久地存于我们心中呀!不是吗?

金庸的天龙八部是什么意思? 
  关于民族史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