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骑施与突厥阿史那氏的关系

突骑施人和突骑施部落的源流,目前学界尚未完全达成共识,但突骑施部落是由,突骑施、车鼻施、处木昆三姓为核心,组成的部落联盟(“三姓突骑施”),基本已是定论。另外,突厥汗国崛起后,曾以“铁勒”作为共同族名的突骑施各部,均臣服于突厥,也就是说突骑施属于铁勒。

下载PDF格式《突骑施与突厥阿史那氏的关系

在族裔构成复杂的西突厥汗国中(“十姓突厥”),突骑施部是“异姓”突厥(也称“别部”),也基本是定论。

《旧唐书》称:“突骑施乌质勒者,西突厥之别种也。”

东突厥汗国、西突厥汗国、后突厥汗国都 是以“阿史那王族”为核心,历代可汗均由阿史那一族担任,且掌管军政大权的各“吐屯”(官名),也必须出生阿史那家族。

突骑施,就是上天安排挑战突厥阿史那氏的快刀!

西突厥版图-突骑施与突厥阿史那氏的关系

西突厥牛逼时的版图

乌质勒(690–706年在位)整合了周边各部,开始带着突骑施崛起,也就意味着西突厥阿史那氏权威的跌落。

之后的历代突骑施领袖,都以痛打西突厥阿史那王族为主业。

乌质勒吊捶阿史那·斛瑟罗、娑葛吊捶阿史那·忠节、苏禄吊捶阿史那·献。即便突骑施汗国已经分裂,莫贺达干还杀了阿史那·昕。

别忘了,阿史那·斛瑟罗、阿史那·忠节、阿史那·献、阿史那·昕可都是唐朝册封的可汗,一度是唐朝在西域实施统治的代言人。(阿史那·献曾官至北庭大都护、碛西节度使、四镇经略大使,全权指挥天山南北军事。)

好在历代突骑施首领,不光专业打唐朝的脸。

他们在对抗唐朝支持的阿史那之余,还痛打了后突厥(突厥第二汗国)、痛打了吐蕃及其盟友阿史那·馁子,当然也没少向安西四镇比划。

等到突骑施一代雄主苏禄主政时期,虽然唐朝很清楚苏禄的心思。

《新唐书·突厥传下》:“(苏禄)诡猾,不纯臣于唐,天子羁系之,进号忠顺可汗”。

但相比实在难堪大用的阿史那王族,唐庭还是决定,拉拢突骑施这把快刀。

开元十年(722年),唐庭册封阿史那·怀道之女为金河公主,与苏禄和亲。

有意思的是,周边其他势力也觉得突骑施刀挺快,苏禄连娶了唐朝、突厥和吐蕃三位公主为妻。(“既以三国女为可敦,又分立数子为叶护”。)

突骑施挑战突厥阿史那氏
突骑施挑战突厥阿史那氏

很快,苏禄的野心就成了,唐朝可以利用的资源。

开元十二年(724)至十八年(730)间,突骑施花样吊打了大食。

苏禄之名成了大食人心中的梦魇,被称为“阿布·穆扎衣”,意为“狂奔的公牛”。

凭借苏禄对大食的暴击,不但中亚昭武九国纷纷独立,唐朝也趁机将一直窝在长安,不敢回家的护密国王罗真檀(唐朝册封),送回吐火罗组织反抗大食的起义。

开元十八年,苏禄捶完大食后,遣使入长安报捷,唐朝特意摆下庆功宴。

但在庆功宴上,突骑施和老冤家突厥使臣,为谁坐宴席上手,展开了互喷。

“十一月,突骑施遣使入贡,上宴之于丹凤楼,突厥使者预焉。二使争长,突厥日:‘突骑施,小国,本突厥臣,不可居我上。’突骑施曰:‘今日之赛,为我设也,我不可居其下。’上乃命设东、西幕,突厥在东,突骑施在西。”

由此可见,作为西域一支举足轻重的势力,狂妄的突骑施深得大唐倚重。

突骑施与突厥阿史那氏的竞争
突骑施与突厥阿史那氏的竞争

突骑施与突厥阿史那氏的关系 
  关于突厥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