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佛教的一些问答

问:法师,你觉得把佛教考证来考证去好吗?

下载PDF格式《关于佛教的一些问答

晓:第一、宿习冥授类,比如南齐太学士江泌――有的本子上写作汪泌――的女儿,自九岁开始,忽然闭目静坐诵出“佛经”,这在当时是很轰动的事儿,惊动了朝庭,被皇上“诏见”,直到十六岁死去时,总共诵出二十一部三十五卷,从僧祐法师的《出三藏记集》以下历代经录中都记载这件事儿。这是宿习。还有冥授的,比如说《高王观世音经》,这部经是元魏时一个叫孙敬德的人,造了尊观音像。后来他被贼人抓住要杀头,晚上“忽如梦睡,见一沙门,教诵救生观世音经”,“令诵千遍,得免苦难”,晚上孙敬德就诵了一百遍,直到要行刑时终于诵够千遍。杀他时,刀子砍下去却断成了三段,连换了三次刀,刀子都断了。监司就把这件事报告给了丞相高欢,高欢“乃为表请免死”,所以这部经就大为流行。这件事在经录中也都记载。

第二、伪造类,比如有一部《嫉妒新妇经》,《开元释教录》中说,这部经是当时的一个人伪造的,伪造这部经的缘起是因为他的夫人嫉妒心很强,但是她是一个很虔诚的佛教徒,于是他就伪造了这部经,来告诉他的夫人说嫉妒的果报是很重的,以此来吓唬他的夫人。再比如《正化内外经》,这是晋朝的王浮为了给道教争得地位而伪造的一部经,说孔子是老子的学生,释迦牟尼是老子的转世化身。

第三、抄录成书类,最有名的代表人物是南齐的萧子良。抄经与抄录成书是不一样的,要注意区别,不要混淆。抄经是允许的,比如在《出三藏记集》中就有《新集抄经录》,后来又称为“别生经”,还有称为“支派经”。法经法师编的《众经目录》中给抄经下的定义是,“后人随自意好,于大本内,抄出别行”。智升法师在《开元释教录》中给下的定义是,“大部之中,抄出别行”。也就是说,抄经是指在大部头的经典之中抽出一部分独立刊行。而抄录成书类伪经则是“将整部经典浓缩菁华后编成一部经,或者将很多经典分类抄集”。比如《佛所制名数经》,智升法师说这部经是“抄集众经”。再比如《六通无碍六根净业义门经》、《戒果庄严经》等。还得注意与经集的区别。僧祐法师对别生经和“抄集众经”是区别对待的,别生经不入伪录,但抄集众经是列在疑伪经中,比如《佛所制名数经》,说是齐武帝时的比丘释王宗所撰(注意这个“所撰”),接着说,“抄集众经,有似数林,但题称佛制,惧乱名实,故注于(疑伪经)录”。对当下的机吧?!

在古来的经录中列出的伪经都是按这三类来分的,只要属于这三类中的任何一类都算伪经。你们看会集这种情况,是可以列入第三类的吧~~

问:现在会集本无量寿经这么流行,定位为伪经怕不好吧?

晓:是就是是,我们不能因为它流行就改变它是伪经的事实。不能说流行就好,就象流行感冒一样,我们不能因为它流行就抹杀它对人们的违害性,它越流行对佛教的违害就越厉害。

问:在《六祖坛经》中,六祖说佛性无常,而一切善恶诸法分别心是常。虽然六祖自己有解释,但我仍然不懂,我想请法师你给说说。

问:在戒律中不准擦胭脂抹粉,但冬天一到,脸衰(cui)得厉害,怎么办?

问:安慧论师一分说,难陀论师二分说,陈那论师三分说,护法论师四分说,如果我在修行的时候,与护法论师四分说相应了,而另一个人的修行中,发现与安慧论师一分说相应了,出现这种情况怎么办?

晓:出现这种情况就说明你们的修行出偏差了。因为一分说、二分说、三分说、四分说都只是堵学人的口而已,在破学人的执着而已。实际上这四种情况并没有高下之分,张三问安慧论师一个笨问题,安慧论师给了一分说,张三又相信安慧论师,安慧论师给了这答案之后,张三认为这问题解决了,不再为这个问题费心了,安心解决生死大事儿了,就可以了。李四也有这个问题,他并不知道张三已经问过安慧论师这个问题了,他遇到了护法论师,问了护法论师,护法论师给了四分说,李四又相信护法论师,护法论师给解答之后,李四也不再为这个问题费心了,安心解决生死大事儿了。也就是说,一分说、乃至四分说,其实都是在给众生安心而已,这根本就不是境界问题,你怎么可能修行出一分、二分、三分、四分呢?放心吧,绝对不会的~~

问:那么境界到底什么样?

晓:境界不可言说,可言说那就不是境界了。

问:修出来的情况能与典籍中说的一样吗?

晓:不能,典籍中说的不是境界,经典说的是方法,它只是标月指,只是给我们了一个方向。而修出来的那是境界,这是两码事儿。

问:已经有一分了,已经堵住学人的口了,为什么后来又出现二分、三分、四分说?

晓:先时有一分说,一分说堵了一部分人的口,但还有一部分人烦恼更重,见思惑更重,一分说堵不了他的口,安不了他的心,于是就得二分说,更有一部分人二分说还堵不住他的口,就有了三分说、乃至四分说。现在不是连四分说也堵不住你的口、安不了你的心吗?我建立五分、六分都没有关系,但建立几分这方法已经显得繁琐了,这方法不用了,要换坐标系了。一分说乃至四分说,你愿意建立就建立五分说、六分说也行,这些说法都不能用对与错来说,虽然书上也有对与错的说法,但我们要知道那只是顺口,起到安心作用就可以了。

问:真理只有一个,怎么能有不同的说法呢?

晓:因为这些说法都不是真理,从本质上来说,它们都与真理毫不相干,它们只是“安心”。

问:书上的对错说法并没有起到安我的心的作用呀~~只让我更加迷惑――连安慧论师、难陀论师都会犯错,还有谁可以依靠呢?

关于佛教的一些问答 
佛教常识问答  佛教问答  赵朴初佛教常识问答  佛教知识 大全问答题  佛教常识问答 pdf  佛教问答大全  佛教知识问答  赵朴初佛教知识问答  佛教问答疑难杂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