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的“重文抑武”与”积贫积弱”

北宋的“重文抑武”政策最终导致了“积贫积弱”吗?北宋立国之初,宋太祖、宋太宗即采取“重文抑武”的国策。这一国策对结束唐末五代藩镇割据、扭转武人政治的混乱局面起到了积极作用,也奠定了文人执政的稳定政局,但也造成了武将地位的降低和社会尚武风气的缺失。北宋中后期,执掌军事的枢密院长官大多由文臣充任,更是北宋朝廷“重文抑武”的极端表现。“重文抑武”政策的持续推行造成了北宋政治制度完善、文化昌明、经济高度发达与军事萎靡的失衡,和北宋灭亡有着直接关系。

下载PDF格式《北宋的“重文抑武”与”积贫积弱”

罢收兵权

“重文抑武”是宋朝基本国策,即所谓:“兴文教,抑武事”[1]。北宋初年实现这一政策与唐末五代以来藩镇割据、武人专权的局面密不可分。唐末藩镇割据,君弱臣强,五代政权短暂,如同走马灯般地变化,均与武人势力强大密切相关。后晋大将安重荣曾毫无愧色地说:“天子,兵强马壮者当为之,宁有种耶!”置儒家伦理纲常于不顾,将以下犯上的弑君篡权行为视同儿戏。后汉军帅史弘肇也宣称:“安朝廷,定祸乱”者,只须长枪大剑,“至如毛锥子(即毛笔)焉足用哉”。整个五代时期,文臣不仅仰承武夫鼻息,还往往有身家性命之忧,王安石精辟总结为:“五代用武,故政出枢密,宰相备位而己,非治法也。”[2]

北宋初建,社会上重武之风依然浓烈,将官们对文臣相当轻蔑。大将高怀德性情粗犷,厌烦书本文辞,对来客不加礼貌,其骨子里仍然看不起士大夫。将领王彦昇任京城巡检一职时,借机夜闯宰相王溥家门,以索酒为名进行敲诈。武将在文臣面前飞扬跋扈,实际上便是漠视朝廷法度乃至天子权威的一种表现。为了确立皇权至高无上的地位,铲除藩镇割据赖以依存的隐患,宋太祖采取赵普的“稍夺其权,制其钱粮,收其精兵”的建议,收兵权、削弱藩镇势力。第一步,通过“杯酒释兵权”剥夺中央及各地节度使的兵权;第二步,派文臣到地方任职,剥夺节度使的行政权;第三步,派专人任转运使,剥夺节度使的财权,这样就初步解决了自唐后期以来的武人专横,藩镇割据的问题。其中“杯酒释兵权”还富有很强的戏剧色彩:

史载,建隆二年秋天的一个夜晚,宋太祖召集石守信等饮酒,告诉众人:没有你们的拥戴,我也当不上皇帝。但是做皇帝还不如节度使痛快,为此,我彻夜难眠。石守信、王审琦等大为不解。宋太祖解释说:这并不难理解,你们谁不愿意当皇帝呢?石守信等询问:陛下何出此言,现在天命已定,谁还敢有异心?宋太祖回答:你们是不会有二心的。但谁能保证你们的手下不会有人贪图富贵,一旦他们把皇袍披在你们身上,即使你们不想当皇帝,到时还能做得了主吗?石守信等人顿时紧张起来:我等愚笨,没有想到这一层。请陛下可怜,给我们指条生路。宋太祖安慰他们:常言道:人生苦短,如白驹过隙,转瞬即逝。人所追求的,不过是荣华富贵,恩及子孙。你们何不交出兵权,到地方上做官,多置良田,多买些歌儿舞女安度晚年呢?为了铭记你们的恩德,我赵家世世代代与你们结成儿女亲家,咱们君臣不疑,共享富贵。众人听后,如释重负。第二天,石守信等纷纷称病,请求解除职务。通过“杯酒释兵权”,宋太祖削夺了对他威胁最大的功臣宿将的禁军指挥权,铲除了唐代以来节度使拥兵作乱、藩镇割据的隐患。

后来各地的12位节度使到京城朝见太祖,也几乎被全部罢免,委以没有实权的散官。为了巩固边防,宋太祖选拔了一批资历不高而英勇善战的将领充斥边疆。

在采取收兵权等各项措施的同时,宋太祖一方面给予军事将领优厚的经济待遇,另一方面又对其政治地位和权威加以抑制,“厚其禄而薄其礼”,通过一系列措施,宋太祖不仅消除了将帅自专军队、干预政治的问题,而且极大地降低了武官的地位。

二、重文抑武

北宋建国之后,宋太祖做出尊儒崇文的倾向。宋太祖登基不久,下令扩修国子监儒家先圣祠庙,重新塑造、绘制“先圣、先贤、先儒之像”。赵匡胤不仅亲自为孔子及颜回作赞文,还一再率群臣幸临国子监,拜谒文宣王庙。建隆三年,宋太祖下诏对文宣王庙行使一品礼仪,向天下传达了“崇文”的信息。

北宋立国次年,遵循旧制举行科考,录用进士11人。开宝年间,录取进士和诸科己达百余名。开宝三年,宋太祖在录用合格科考者外,又下特旨赐103名曾15次落第者进士、诸科出身。由此而开两宋科举“特奏名’的先例,扩大了录用文官的数量。此后赵匡胤还以考生状告考官不公为由,亲自对举子进行测试,然后才予以放榜,于是形成了“殿试”定制。中举入仕者荣耀百倍,自此成为“天子门生”。宋太祖还在宫中竖有石碑,令后世继承者跪读,碑文内容之一,便是“不杀文臣士大夫”,这一戒律正反映了宋太祖对文官的宠遇。

宋太祖明确提出,宰相须用读书人。文臣中从此掀起读书热,以吏治着称而寡于学术的赵普在归朝后也阅读不辍,留下了“半部论语治天下”的趣谈。宋太祖还要求武臣读经书,欲其知为治之道。为迎合宋太祖的旨意,武将们找来书本装模作样地阅读,以至闹出以下笑话:党进奉命奔赴前线,要行文臣陛辞之礼。属下劝他:武将不必如此。但党进执意要做。属下只得在笏板上写下致词,教他背熟,然后登殿。结果,党进忘记所背之词,又不认识笏板上的字。他突然看着宋太祖高声说:“臣闻上古,其风朴略,愿官家好将息。”一番风马牛不相及的话逗得侍卫们不禁掩口失笑。宋太祖统治晚期,武领们己适时调整心态,敬重文官,其中尤以曹彬最为突出。曹彬虽位居枢密使的高位,每次在路上遭遇士大夫的车马,必引车避之。

北宋的“重文抑武”与”积贫积弱” 
北宋重文抑武  北宋崇文抑武  重文抑武  宋朝重文抑武  宋代重文抑武  重农抑商的主要影响  重农抑商时间  重农抑商什么时候结束  为什么重农抑商  
最新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