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满在中国

萨满文化有很多表现形式,经笔者走访亲历,在辽宁地区一些百姓家中供奉的保家仙,它是书写胡仙(狐狸)、黄仙(黄鼬)的黄纸神榜。富户人家则用木料、砖瓦搭建”仙家楼”來供奉。对保家仙除了每天烧香磕头外,凡有好吃的必须先盛在盘中给仙家上供,然后才能全家吃,不然仙家认为你不尊敬他,生起气来你家就没有好日子过了。

下载PDF格式《萨满在中国

保家仙、聊斋里的狐仙、乡村流传的黄大仙(黄皮子),都属于萨满信仰吗? 出马、上身、附体,又都是什么意思呢??本文为您细说这些神秘法术的源远流长。神秘的萨满教广泛分布于北亚,是一类巫觋宗教,包括满族萨满教、蒙古族萨满教、中亚萨满教、西伯利亚萨满教。萨满(珊蛮)(Shaman,巫师)被认为有控制天气、预言、解梦、占星以及旅行到天堂或者地狱的超凡能力。Shaman指从事萨满技术的萨满师,Shamanism则由研究的学者所起,所谓萨满教并非指某种特定的宗教或信仰,而是凡具有萨满经验和萨满行为的通称。

史学家告诉我们,萨满教是北方渔猎和游牧民族信仰的古老民间宗教。流传于满族、赫哲族、达斡尔族、錫伯族、鄂温克族、鄂伦春族等民族中,自原始社会己然出现,远远早于佛、道、基督等各大宗教。但各地区、各民族信仰的图腾、跳神的仪式、供奉神灵的名称又各不相同。

据考证,萨满一词是通古斯族语的saman,是智者,而从事萨满技术的人就是萨满师,男萨满师”堂口”的主管神是通天教主,女萨满师”堂口”的主管神是金花教主.他们的神榜要供在居室的正面山墙上,写着”有求必应,在深山修真养性,出古洞四海扬名”的横批和对联,上面正中是教主名称,下列教主率领全堂人马的仙名。
在家喻户晓的《封神演义》一书里,通天教主是截教教主,各种动物精灵都是他的徒子徒孙。而金花教主则说法不一,一说她是通天教主的夫人,另一说她是通天教主的师妹,有的说她是龙宫的王妃,还有的说她是天上瑶池领舞的仙女,说法不一。萨满教中认为她是蟒蛇仙,所以也叫她”蟒金花”,其法力高于胡、黄等仙。

萨满师举行仪式分三种,一是祭祀,二是收徒,三是治病驱邪。举行仪式时萨满师穿上特制的神服,手敲神鼓,唱着动听的神歌,跳着奇怪的舞蹈,仪式分四个阶段:请神–向神灵献祭;降神–用鼓语呼唤神灵的到来;领神–神灵附体后萨满代神立言;送神–将神灵送走。

下面是女萨满的一种请仙咒:

马性未驯如火烈,牵给教主受教戒,

金花洞中独修时,但见桃花任凋谢,

无名无利心清洁,有仙有道消旧业,

凡身退处现真身,道心开处真境界,

吾奉金花教主法旨急急如律令!

金花教主女仙头,原是蟒仙大来由。

真名叫做蟒金花,威震万仙美名留。

下面是一段萨满神歌:

《三大尊佛》

金花教主本姓潘,家住海上白莲山,

白莲山前修过道。通天教主把令传:

胡堂人马为元帅,黄家人马为二排仙,

碑子王爷先行官,蛇蝶莽奈四大邪仙。

再拜二排药王老爷,药王老爷本姓孙,

家住湖广四川人。他在四川开药铺,

压药碾子捣药缸,切药刀亮堂堂。

老君炉里炼过钢,药童药女挎着采药筐。

再拜三大尊佛,眼光娘娘本姓刘,

家住江南一浦洲。手扶栏杆望水流,

有仙童仙女掺扶着。再拜灯光和蜡光,

拜拜南海观音老菩萨。

还有一首神歌《胡黄人马》是讲胡仙和黄仙的來历:

上方倒有七月七,下方倒有十月初一。

下方倒有九月九,上方倒有三月三。

三月三王母娘娘蟠桃会,寿诞之日那一天,

各种神仙都来赴宴。胡黄人马就把酒来贪,

胡家人马打了王母娘娘的金茶碗,

黄家人马撞倒了王母娘娘的玉石栏杆。

玉皇大帝发怒了,将胡黄人马打下天。

打下天无处可奔,那一起就奔到灰龙山。

灰龙山倒有灰龙大洞,灰龙大洞倒把身安。

这胡黄人马时运不领,又赶上老君炉上来炼山,

烧得胡黄人马真可怜。大太爷勾奔湖北口,

二太爷勾奔西帝长安。剩下三太爷无处可奔,

沈阳城就把金银库看。那个神鼓要响亚赛金钟,

又赶上唐王二主去征东。三年征到东海岸。

唐王二主听乘了,三天走马捎到凤凰城。

那个被困就困在海岸当中,里无粮草外无救兵。

那才惊动胡黄人马,胡黄人马占一课,

插上大旗就招兵。招得胡黄人马百万兵。

领兵元帅头前走,催阵的都督随后行,

大旗一扯来到海岸当中。一股元帅一股兵,

一个教主一个先行,一个观香王子一个拉马童。

大道走小道行,雾气朝朝拧成绳。

一起来到海岸当中,这才打开一条路,

救回唐王出了海岸当中,一起返回京城。

这一路上兵马回了深山古洞。

这一路走一路行,不知军马哪路曹营?

第二天早起五点圈朝,找他军师徐茂公。

徐茂公有神通,未卜先知理春风,

诸葛亮草船借过东风。这才知道胡黄人马发动大兵,

救出唐王回京城。这才把胡黄人马来封。

封得胡家人马为帅主,黄堂人马为先行。

胡黄人马嗓内有横骨,不能把话鸣。

这才允可他抓弟子磨香童。

抓住男的为金花弟子,

抓住女的为葵花香童,

借他们的口就能把话鸣。

允可他们四面八方搜苦救难搭救灾横。

我们从辽北地区神榜、神歌的内容看,当地萨满教在流传中受到佛教、道教影响较大,既有王母娘娘、药王爷,又有观音菩萨和大佛。其唱腔则深受当地居民喜爱,据说东北二人转就是吸收了萨满神歌的一些曲调演化成的,铁岭就是辽北地区的中心。

北方满族称萨满为”察玛”。一个宗族的萨满里等级最高者为”达察玛”,在满人”祭祖”的仪式中,”达察玛”担当着重要的角色。所有的祭祀活动都由他主持,还要负责其他萨满的选择、培养和传承工作。每有大型家祭活动,一祭就是三天,所有仪式,从第一天晚上的”星祭”,到第二天的”背灯祭”、第三天的”换锁”,还必须学会跳神舞、牲猪。而祭奠活动开始时,往往远近的家族聚集到这里,最多时有400多人,可以想见,”掌控”那个壮观场面的人的威信和能力。

满族做”察玛”有以下禁忌:

一、禁吃狗肉、戴狍子皮帽子,因为祖先狩猎时狗是有功者;

二、不准跳神当巫医神汉;

三、不准进产房

通过这些禁忌,可以看到,作为一个严格意义上的萨满,必须严于律己、克己服礼,对个人素质要求十分高。

也许正是基于这样的修炼,”祭祀是满族出于对自然和祖先的崇拜而举行的活动,是体现民族特点的重要习俗。满族继嗣,既不是一种愚昧的巫术活动,又不仅仅是一种原始艺术,而是社会文化的复合体。它不仅包括宗教意识,而且蕴藏着富有生命力的文学、艺术、哲学、伦理、民俗等多种意识形态。”

据说,满族的萨满传承方式一般有两种,神选神授叫”抓萨满”,人选人授叫”拿乌云”。过去满族的老萨满死后,为了寻找接替人,就回到族中抓弟子。据说被他选中者,往往出现一种病态,处于昏迷不醒之时,似乎梦中神传神授。当他明白以后,就学得了萨满跳神的本领。而满族培训”家萨满”都是人选人授之法。在族长的主持下,由老萨满等按照祖训族规和烧香跳神内容程序,进行传统的”拿乌云”(即教徒弟)教学活动。

通过对古老的”萨满教”的初步了解,我们可以确认这个教派的几个核心内容:

1、”萨满教”虽然历史悠久,但无论其主神和咒语,已经与南方神灵接轨,并以此为主要供奉对象。

2、真正的”萨满教”供奉的神灵有神职高低之分,一般的动物”仙”都皈依于天上比较大的神灵。

3、真正的”萨满教”体系完善,无论”堂口”、”法本”、”禁忌””传承”都清清楚楚,甚至规定,其中神职人员”察玛”不准跳神当巫医神汉等等。

4、真正的”萨满教”传承分—-神选神授叫”抓萨满”,人选人授叫”拿乌云”。与南方法教中的”阴传”和”阳传”有异曲同工之妙。

5、真正的”萨满教”所用到的核心知识离不开”正统神学和周易八卦”,其体系完善是”有根可查”,绝非”蒙拐骗吹”。

千百年来由于萨满教曾流行于中国北方阿尔泰语系各民族,如通古斯语族的满族、鄂温克族、鄂伦春族、赫哲族、锡伯族,突厥语族的维吾尔族、哈萨克族、柯尔克孜族,以及蒙古语族的蒙古族和达斡尔族等。所以各民族对萨满的称呼不同,每个民族对萨满的称呼也不一不致。蒙古族把男萨满称作”勃额”,把女萨满称作”奥德根”。雅库特人称萨满为”奥云”。达斡尔族称萨满为”雅德根。”塔塔尔族、哈萨克族等称萨满为”喀木”(KAM),也有称”奥云”或”巴克西”的。

经考证,在中国东北诸民族萨满的跳神仪式中,尽管不同民族的萨满有不同的程式,甚至不同的氏族之间亦不尽相同,但基本程序是完全相同的:请神–向神灵献祭;降神–用鼓语呼唤神灵的到来;领神–神灵附体后萨满代神立言;送神–将神灵送走。这样,请神(献牲)、降神(脱魂)、领神(凭灵)、送神便构成了阿尔泰语系诸族萨满仪式的基本架构。此外,阿尔泰语系诸族中的一些民族还有许多相同内容的祭祀仪式,譬如蒙古族、达斡尔族、鄂温克族都有祭敖包的萨满仪节;鄂温克族的”奥米那楞”,鄂伦春族的”奥米南”,达斡尔族的”斡米南”,都是同一性质的萨满集会活动。显然这是东北阿尔泰语系诸族长期互相影响与融合的结果,同时也反映了东北地域文化的某些共同特征。

实际上,萨满教的本质像其他宗教一样,是关于神灵的信仰和崇拜,因此不应该把它排除在宗教之外。萨满教在宗教意识之中确立了各种具体的信仰和崇拜对象,并建立了同这些对象之间或沟通、利用、祈求、崇拜,或防备、驱赶、争斗等宗教行为模式萨满服务其中的社会组织约束并规范了其社会的共同信仰和各种宗教行为,决定了萨满的社会角色和社会作用,并利用它们服务于现实的社会生活秩序和社会组织体制。因此萨满教应看作是以信仰观念和崇拜对象为核心,以萨满和一般信众的习俗性的宗教体验,以规范化的信仰和崇拜行为,以血缘或地域关系为活动形式三方面表现相统一的社会文化体系。萨满教的本质是万物有灵。让我们以虔诚的心面对萨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