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史之乱中的第三个倒霉蛋-哥舒翰

北斗七星高,哥舒夜带刀。至今窥牧马,不敢过临洮。

下载PDF格式《安史之乱中的第三个倒霉蛋-哥舒翰

诗中的”哥舒”便是本节的主人公,哥舒翰。这个倒霉蛋,比封常清、高仙芝更可怜,因为投降了,后来又被安禄山杀害了。

哥舒翰也是一员蕃将,世居安西,父亲是突厥突骑施哥舒部的后裔,母亲是胡人。年轻时的哥舒翰颇有些任侠气质,《旧唐书》说他”好然诺,纵蒲酒”,《新唐书》则说是”重然诺,纵蒲酒长安市”。虽然一字之差,但给人的感觉就大大不同了。重然诺,有言有果,好然诺,就不一定有果了。老子云:”轻诺必寡信,多易必多难。”孔子云:”慎于言而敏于行。”都是这个意思。好许诺的人不一定可以实行,这常见于政治家或者政客们的行为,所以像皇帝许给大臣们什么免死、封侯之类的话,基本上就是个牙疼咒。但侠客们不能如此,他们得言必信、行必果,不然就当不起这个侠字。事实上两唐书的意思都是哥舒翰重诺,只不过史家一不小心,用了一个易生歧义的字,因此就引发这些问题。

哥舒翰算是个大器晚成的将领,他成为将军的过程,也颇有些任侠使气的因素。他四十岁左右的时候,他的父亲死了,他在长安却三年都没有回去,因此得到长安尉不友好的待遇–也是,汉族对孝道是很看重的,哥舒翰如此作为,也就不难理解长安尉的态度了。哥舒翰不想回自己家里,大概是在长安乐不思蜀,这就像今天农村人口喜欢流动到城市一样。不过长安尉的不礼遇,一方面激起了哥舒翰自尊受到伤害的怒火,另一方面,长安尉虽然官小,却是一方父母官,得罪了他,日子也是不好过的。因此哥舒翰”慨然发愤折节,仗剑之河西”,颇有些浪漫主义的色彩。

河西是哥舒翰发迹的地方,他以其勇武善战很快得到赏识。在当时,河西的主要问题是吐蕃,而哥舒翰就好像是吐蕃的克星一样,对吐蕃作战算是个常胜将军。比如,在积石军(今青海贵德)那里每到麦子熟了的时候吐蕃就来抢掠,唐军这边却束手无策,吐蕃人便把那里称为”吐蕃麦庄”。其实遇到这种情况,最好的办法莫过于不种麦子,如果说当地有老百姓在那里,那就把百姓迁到别的地方,但唐军没有采取这种办法,应该不会是没想到吧,纵然将军们想不出来,幕府中的判官们怎么也该想到吧。莫非是因为觉得换个地方也会同样被抢?如果是这样,那的确是没办法了。总之,这里是唐人”苦恨年年压金线,为他人做嫁衣裳”的伤心之地。这种情况当哥舒翰成为右武卫员外将军,充陇西节度副使、都知关西兵马使、河源军使之后,有所改观,而且是一下子就改观了。其实战术看来也相当简单,就是设伏,然后等敌人到来之后出其不意猛攻,所以说伏击是千年不变的硬道理。这一战唐军大获全胜,几乎将吐蕃的军马全部杀光,大大出了一口恶气。另外,据说此战中哥舒翰曾经因马受惊而掉进了河里,”吐蕃三将欲刺翰,翰大呼,皆拥矛不敢动,救兵至,追杀之。”这个说法似乎不大令人信服,哥舒翰又不是发出什么超声波或者次声波(次声波对人体有害,严重时会导致死亡),吐蕃三将凭什么一听他吼就不敢动了呢?反正如果是我的话,我不会错过这么个好机会,要么把哥舒翰杀了,要么就走为上策,呆在那里为哥舒翰的嗓门而惊讶,实在是一件很蠢的事情。还有,在对哥舒翰的战斗中失败的话,在往回逃跑的路上,如果感觉肩头有异物,那么回头探个究竟的行为也是件蠢事,因为回头便意味着死亡。哥舒翰的枪就在那里等待着,一旦回头,这个人就会被扎死,尸体被高高挑起,然后摔到地上。就算没被枪扎死,也会摔死的,就算没摔死,后面还会有一个哥舒翰的家奴过来斩断首级。不由得想到了狼,听说在狼杀人的方法也是这样,先把爪子搭在人的肩上,如果回头,便咬住喉咙不放。对付它最好的办法就是抓住搭在肩上的爪子,然后来个背口袋–这种方法听来好用,但只怕多数人不敢摸那毛乎乎的爪子。当然,这只是道听途说,真正的狼大概不会这么费事。

总之,哥舒翰确实非常善战,这就回到前面提的那首诗了,从诗中可以看出,这位”西鄙人”对哥舒将军是很钦佩的。”至今窥牧马,不敢过临洮”,这句诗与王昌龄”但使卢城(一作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意思上有相近之处,但和飞将军李广不同的是,李广是生不逢时,有句常用的话是”冯唐易老,李广难封”,而哥舒翰的命就好多了,当玄宗听说他的名声之后便召见他,两人说话很投机,于是玄宗任命他为鸿胪卿,兼西平郡太守,摄御史中丞,代忠嗣为陇右节度支度营田副大使,知节度事。鸿胪卿是从三品,掌宾客及凶仪之事。其实这些边将在朝中的官职多是没用的,只不过虚挂着,主要的是节度使。哥舒翰这一次替代王忠嗣掌管陇右,算是真正的独当一面了。而由哥舒翰来顶替王忠嗣,也和朝中发生的一件事有关。

还记得前面提到的李林甫陷害王忠嗣这件事吗?当时和王忠嗣几乎同时而稍晚进京的就是哥舒翰。哥舒翰出发前,有人说让他多带些钱进京,好输通关节,哥舒翰则说,如果正道尚存,那不用带钱王忠嗣也没事,要真是不行,那带什么都没用。见到玄宗之后,哥舒翰替王忠嗣求情还是很下功夫的,毕竟王忠嗣是他的老上司,提拔过他,而且确实是冤枉的。当时一听哥舒翰要替王忠嗣求情,玄宗大概有些不悦,起身想到后宫去,”翰叩头随之而前,言词慷慨,声泪俱下”,于是玄宗大受感动。可以说,王忠嗣最后的宽大处理,哥舒翰立了很大功劳。

之后,哥舒翰回到陇右,继续对吐蕃作战,结果是”吐蕃屏迹不敢近青海”,这也便是西鄙人诗中之意。不过后来有一次对吐蕃作战,唐军六万三千人攻吐蕃的石堡城,城中吐蕃兵才几百,但是据险而守,虽然最终按期攻破,但唐军损失数万。这好像有点得不偿失,不过拿下石堡城还是很有意义的,这样的险地还是自己占领比较保险一些,而且拿下这里之后,唐军进而以赤岭为西塞,开屯田,备军实。哥舒翰这一次边功又得到玄宗的嘉奖,只可怜了那些死在战场上的兵士,这也就是所谓的”一将功成万骨枯”吧……

安史之乱中的第三个倒霉蛋-哥舒翰 
晋朝为什么不写入历史  安史之乱后的唐朝  安史之乱名词解释  安史之乱什么意思  剑三安史之乱  黄巢起义和安史之乱  安史之乱地图  剑网三安史之乱  安史之乱的时间  
最新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