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地区史前文明

东北地区的历史,史料记述较少,特别是上古时期,很多不能称为信史,只是推测。随着考古发现的增多,也许再过几十年,东北地区史前文明才会研究清楚。9000年前的海拉尔扎拉诺尔人,7000年前沈阳新乐下层文化,6000至7000年前的吉林大安县长新南山遗址、辽东半岛小珠山文化,6000年前的海拉尔西沙岗文化、昂昂溪文化、密山新开流文化、饶河小南山文化,5000至6000年前的长春氏族部落、奈曼旗大沁他拉遗址、霍林河下游新石器时代遗址、西辽河红山文化,东北文化薪火相传,是后来形成的商族、肃慎、东胡、秽貊(扶余、高句丽)等东北各民族、部落共同的文明起源。据说,东北地区最早的民族肃慎在舜的时代已经存在,肃慎原本生活在山东一带,向舜朝贡,后受西周压力北迁。又据说肃慎在夏、商时期就生活在黑水(黑龙江)和松花江流域一带。战国秦汉时称真番,北齐恢复原名,汉四郡中的真番郡可能与他们有关。肃慎最后成为女真人与诸申。跨度太大,略过很多中间过程,不能让人信服。东北地区各民族文化区划分为:

下载PDF格式《东北地区史前文明
  • 1、汉满农耕文化区;
  • 2、蒙古草原游牧文化区;
  • 3、北方渔猎文化带(区);
  • 4、朝鲜族丘陵稻作文化区。
  1. 汉满农耕文化区位于东北地区南部到北部的广大区域内,包括黑、吉、辽三省大部及内蒙古东北部,是东北地区最大的民族文化区;
  2. 蒙古草原游牧文化区位于东北地区西部,包括内蒙古东部的大部分地区及黑、吉、辽三省西部的部分地区.是东北地区第二大民族文化区;
  3. 北方渔猎文化区位于汉满农耕文化区和蒙古草原游牧文化区之间,沿嫩江、大兴安岭由南向北延伸.在大兴安岭最北端折向东南,沿黑龙江、小兴安岭一直到黑龙江、松花江、乌苏里江三江汇合处。越过中俄两国的边界.这个文化区一直延伸到俄罗斯从贝加尔湖到鄂霍次克海的广大地区,包括说通古斯语和古亚细亚语的各民族;
  4. 朝鲜族丘陵稻作文化主要分布在吉林省东部地区.并且以这一地区为中心呈扇形向北、东、南三面扩散。

濊族在夏商时本居于山东半岛,属东夷民族,周灭商时,濊族被周所迫,大部分向东北迁徙,并以松嫩平原为中心定居下来,其活动范围比较广阔,最南端在长城以北,与燕国为邻;东北部在辽河以东,与肃慎族相接。濊族早在西周时代,就是周王朝的朝贡国。春秋时期,齐桓公曾经发动过对濊的战争。战国时期,濊族从事农业和渔猎业,黍成为濊人的主要食粮。此时的濊族进入原始社会晚期,过着定居生活。濊族是有很多分支,其中高夷(后来的沸流国)在浑江流域,良夷在今大同江中下游(即古朝鲜人,乐浪夷)。东濊是分布在今朝鲜江原道。关于濊人的历史比肃慎可靠些,但仍有多处有待商榷。

东北早期肃慎东胡秽貊分布图
东北早期肃慎东胡秽貊分布图

辽西区中最发达的红山文化和夏家店下层文化,都具有东北文化区的基本特征,如红山文化具有饰压印纹砂质灰褐陶筒形罐与泥质红陶和彩陶共存,磨制石器与打制石器和细石器共存,农牧渔猎多种经济共存的文化内涵,其中的饰压印纹筒形罐、细石器以至玉器的发达,都是东北区新石器时代的主要文化特点;
夏家店下层文化虽已具有更多龙山时代和夏商文化的特征并已拥有发达的锄耕农业,但该文化仍强烈地表现着东北文化的区域性特色,如夏家店下层文化最具代表性的筒形扁已有源于东北地区新石器时代的筒形罐的可信线索,遗址中常有当时其他地区已少见或不见的细石器;有在高山上设防的习俗和石头建筑特别发达等。对赤峰地区史前到青铜时代的环境考古学研究表明,

东北玉器
东北玉器

赤峰地区是由距今8000一6000年前的暖温性夏绿阔叶林区,到距今3000年左右才逐步演替为森林草原区直到现今的典型草原的,也很能说明红山文化到夏家店下层文化时期辽西区的自然生态与东北区的一致性。这样,从红山文化和夏家店下层文化内涵多元性中主导文化因素可知,辽西区首先是东北文化区的有机组成部分,东北文化区是辽西区诸古文化发展的广阔背景,同时,辽西区又是东北文化区首先与中原古文化和北方古文化接触的前沿地带,由于长期吸收邻区先进文化因素,即使辽西区在发展中长期处于东北区的前列,又使其文化面貌有了较大变化,但其本质还是东北区特点。这样,位于北方长城地带东端的燕山地区即辽西区,既然被视为东北文化区的组成部分,那么,它与同处于长城地带的内蒙古自治区中南部为中心的西部应有所区别,就是理所当然的了。在对待当时长城地带民族文化关系中,这是一个具有导向意义的区分。
东北地区的东胡文明与夏家店上层文化密切相关。在上古蒙古部落中,他们是最早进入文明阶段的部族,也是最早出现青铜技术的部族。东胡族使用古代蒙古语,使用青铜武器,也用青铜器进行农耕。虽然他们文明程度较高,武器也很精良,但仍然受制于来自西方的匈奴。东胡后来分化出鲜卑、柔然、契丹、蒙古。

东北由于地处边疆,民族众多,迁徙频繁,文化落后,给后人研究东北史带来很多困惑,但是,近些年,东北早期历史又被外界掺杂了太多政治因素,这更让东北地区史前文明的研究,扑朔迷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