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代女真人口分布

在1233年,蒙古灭亡女真人的东夏政权,占领东北全境,并重新控制黑龙江中下游广大地区,东北女真族的分布状况与金末大体相同。女真族的聚居区首先是东夏故地,也就是包括朝鲜东北部在内的图们江流域、绥芬河流域、牡丹江中上游以及鸭绿江上中游广大地区(黑龙江东南、吉林东部、俄罗斯符拉迪沃斯托克、朝鲜东北咸镜南道以北)。

下载PDF格式《元代女真人口分布

蒙古军队攻克东夏南京、擒获蒲鲜万奴后,遵从蒙古皇帝的命令,女真、高丽“各安土著”,依此指示来看,这里的女真族没有大规模的迁动。

女真建立的东夏故地的这一地区挨着南面的高丽,女真人经常对高丽北部地区进行掠掳,也许按女真的说法是,高丽常北上掠掳女真。在《高丽史》里面,“东真”在1233年后进犯的记载几乎连年不绝,东夏亡后,高丽继续称其东北部和图们江流域的女真人为“东真”或“东女真”,女真进犯人数有时一次多达数千人,表明这个地区女真人口很多,势力相当大。终元一代,这一地区的人口状况未见有较大变化。只是到元末、明初,随着牡丹江下游的女真人(努尔哈赤的先祖就在里面)开始南下,女真族人数才略有增加。

女真人口中,除东真故地外,金代上京地区,虽然金末人口有所减少,但仍是元代女真族重要的聚居区之一。自元世祖以后,《元史》屡屡存女直和水达达并提。这里所谓的“女直”,显然是指东北女真族的聚居区而言。前面提到的图们江、绥芬河、牡丹江上中游流域,自然应是“女直”地区。同时,从金之上京向东北直抵金朝胡里改路治所(今依兰附近)一带,向东南抵牡丹江上源之间的广大地区,也当属于“女直”之地。这个地区西与东蒙古诸王分地相接。从肇州(今黑龙江省肇东八里城)属于诸王乃颜分地等情况看,二者之分界估计在嫩江与东北流松花江之间。东蒙古诸王境内,大概也有部分女真人口。

和女真密不可分的元代所说的水达达,许多学者早已指出,就是指松花江下游、乌苏里江、黑龙江中下游沿江而住的居民。元政府在这一地区设水达达路,“居民皆水达达、女直之人”。也就是说,既有吉里迷人以及赫哲、鄂沦春等族先世,也包括兼营渔猎的女真人。这里“上地旷阔,人民散居”。至顺年间(1330一1333年)的钱粮户数为二万九百六。与当时东北其他地区比较,这里人口不算少。其中的女真人户数,估计起码占半数以上。水达达和女真还是有区别的。

东北南半部地区,元代时女真族已所剩不多。设在辽、沈一带的总管高丽、女直、汉军万户府辖下,有部分女真人。其他路府大概只有少量散在女真人户或女真屯田军。

综上所述,元代女真人主要居住在:1、东夏故地;2、金上都阿城-胡里改依兰-镜泊湖三地围成的区域;3、三江平原一带的水达达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