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吾尔语的形成、定位与基本特色

(一)、维吾尔语的形成和分类属性

下载PDF格式《维吾尔语的形成、定位与基本特色

维吾尔语为维吾尔族的主体语言。依据我国大陆学界的区分,维吾尔语属于阿尔泰语系突厥语族西匈语支。中国境内的突厥语族分为西匈语支与东匈语支两个亚支。其中维吾尔语、哈萨克语、塔塔尔语、乌孜别克语、撒拉语等属西匈语支;

柯尔克孜语、以及甘肃部份的裕固族(旧称撒里畏兀、黄头回鹘,即唐末西迁甘肃的回鹘的后裔,与维吾尔族保有一定的族属关系)语言属于东匈语支。一般论及维吾尔语的定位问题,多从阿尔泰语系(Altaic language family)的发展与分佈着手。按阿尔泰语系与其同位阶的汉藏语系(Sino – Tibetan language family )、南亚语系(Austroasiatic language family)、南岛语系(Austronesian language family)与印欧语系(Indo – European language family)等五个语系,共同建构出中国民族语言的整体内容。

中国东北与西北地区少数民族所使用的语言,几乎都属于阿尔泰语系。除中国外,阿尔泰语系尚分佈在外蒙古、前苏联的西伯利亚、中亚、外高加所等地区,以及伊朗、阿富汗、土耳其与东欧的部份国家中。在语言学的分类上,该语系又分为突厥、蒙古、满-通古斯等三个语族。由于对阿尔泰语系三个语族之间是否有亲缘关系,语言学界的认识不同,形成两个学派。一派认为有亲缘关系,也就是在三个语族各自的共同语之上还有一个原始阿尔泰语,其较为具体的内容的构拟尚在进行中;此派亦承认三个语族之间诸语言有相互影响的关系,但认为其属于次要的现象。另一派则认为三个语族之间没有亲缘关系,因此没有构拟原始阿尔泰语的必要;至于三个语族彼此在类型上的一致性,认为应该是语言互相影响的结果。还有的学说游移于两派之间,认为可以把三个语族之间有亲属关系做为一个假说来看待,等到比较研究取得近一步的成果后再作结论。

在语言的型态上,突厥、蒙古、满-通古斯等三个语族在类型上有其一致性,三个语族的语言都有元音(母音)和谐律,以级辅音(子音)构成的基本共通性。

此外,三个语族也具有十分接近的语法成份。在语言属性的归类上,阿尔泰语系诸语言属于胶着语(又称黏合语,agglutinative language),即在不改变字、词干的情况下,字、词的形成、属性时态的确定与句义的组合,主要靠字、词干单次或多次缀加丰富的附加成份所组成。世界上与阿尔泰语系诸语言同属胶着语的,尚有欧洲的匈牙利语、巴斯克语(Basque)、乌拉尔(Ural)语系诸语言、与高加索地区部份语言,以及亚洲的达罗毗荼语(Dravidian)、以及日语、韩语等。

(二)、维吾尔语的基本内涵与特征

当代维吾尔语经过长期的历史发展,语音与句法构成已趋于更为规律与定型化的发展。目前有八个元音音位,分别是:i、e、ε、a、o、ø、u、y。其中i、e、ε是展唇的前元音,ø、y是圆唇的前元音;而o、u则属于圆唇的后元音。在辅音方面,当代维吾尔语共有二十四个辅音音位。其中,塞音、塞擦音与擦音部份因发音原则而有清音与浊音之分。维吾尔语的元音与辅音,几乎都符合突厥语族诸语言中普遍存在的和谐律规定。有关语音和谐的要素,主要表现在下列四个方面,即:甲、舌位的前后;乙、唇状的圆展;丙、音节的开闭;丁、音位的清浊。此外,元音与辅音之间形成音节亦有其规律性,像是两个元音之间必须有辅音音位,或是连续出现辅音一般不会超过两个。在当代维吾尔语中,凡是出现连续双元音或三个相接的辅音,基本上都是非突厥语族诸语言的外来语。

在古代维吾尔语中,已有部份古中亚语言成份融入其中。10世纪末开始,随着葱岭西回鹘(即喀喇汗王朝)开始皈依伊斯兰教,以及新疆地区伊斯兰化现象的普遍形成,古代维吾尔语中又加入了大量的阿拉伯语和波斯语词汇,以因应外来宗教文化冲击的新趋势。而同样扩大外来词汇使用的现象亦发生在近代。随着清末民初新疆局势的复杂化,俄语词汇便成为维吾尔语中适应西方文化(尤其是科技方面)的主要借词来源。另一方面,自新中国成立以来,随汉族移民的大量迁入,教育事业的普及,加上开放改革以来市场经济的冲击与社会讯息流通的增加,这些也使得汉语词汇成为当代维吾尔语吸收外来文化用语的另一主要来源,其影响所及,甚至有部份取代原先俄语化的维吾尔语词汇的趋势。这个现象再次说明了语言使用的环境,与周遭社会文化变迁的脉动,是有着一定的互动关系。新疆自古以来就是民族文化普遍交流的十字路口,维吾尔族做为近千年来人口最多的土着世居民族,其民族语言的内涵,亦须随着文化环境的变动而产生有效的适应。虽然在蒙古成吉思汗后裔统治新疆的一段时期中(主要指东察合台汗国及其后续时期),新疆地区一度以文化内容较为丰富的波斯语为主要的书面语,但维吾尔语做为主体土著语言的地位仍未曾被有效地取代。而近年来汉语词汇大量入借维吾尔语中,也说明了汉族与维吾尔族之间的互动关系,亦较以往来得密切。

新疆地区幅员辽阔,维吾尔族的分佈也十分广泛,因此维吾尔语中的方言化现象是很明显的。在方言的分类上,维吾尔语分中心方言(以塔克拉玛干沙漠以北广大地区为中心)、南疆西部的和田方言和南疆东部的罗布方言。一般而言,中心方言较有代表性,当代维吾尔语的书面标准语便是以中心方言为基础。三个方言的差距现象并不像藏语中的卫藏方言、安多方言与康巴方言般如此地明显。维吾尔语中的方言化现象主要的差别是表现在语音、词汇和语法上。其中语法的差异最能表现出各地方言区别的程度。至于各地存在语音上的不同,有些语音特点只表现在部份词中,没有普遍性;有的语音特点有严密的对应规律,不仅表现在词中,还表现在构词和构形附加成份中。而这种具有系统性的语音差别是方言划分的重要依据。有关词汇的差别,则主要表现在基本词汇和常用词汇的使用上。总体而言,当代维吾尔语的标准音是以伊犁-乌鲁木齐语音为基准。

维吾尔语的形成、定位与基本特色 
badam维吾尔语输入法  维吾尔语手机输入法  禁止讲维吾尔语  维吾尔语在新疆停用了  维吾尔语我爱你怎么写  维吾尔语言输入法  《基础维吾尔语》pdf  维吾尔语翻译  维吾尔语常用5000词  
最新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