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清入关前的历史

满清入关前的那段历史,是满清王朝近三百年一直讳莫如深的话题。满清入关前,上推到明建国初,明太祖朱元璋将他的七个儿子分封在开原,广宁,北平等北方和东北临近边境的军事重镇,目的是拱卫中原,防备蒙古的卷土重来。朱元璋的儿子朱棣发动“靖难”之变后,天子守国门,迁都北京后,一生多次出兵蒙古,以图江山永固。成祖朱棣还在黑龙江流域建立奴儿干都司,在东北设立二十五个羁縻卫,强化对东北的控制和管理,明初可谓用心良苦。然而,绝对出乎朱元章和朱棣预料,在其后他那些不肖子孙的经营下,虽然蒙古人抢不走大明的社稷,但明朝却让蒙古人的臣下奴仆满族夺取了江山。

下载PDF格式《满清入关前的历史

入关前满族的前身先是叫作女真,只是努尔哈赤起兵后,先称后金,到了皇太极时期出于政治原因才称为满洲,它的部族才被称做满族。据《清史稿》所载,努尔哈赤的祖上是吞朱果而生。出生地在白山黑水的莫合理,让人无处考证。

我们简单梳理一下满清入关前中国东北的民族历史。匈奴和东胡是中国早期历史上出现在北方的两大部族,一东一西。东胡也是占据东部区域各民族的统称。如果说蒙古是东胡的后裔,那么,基本上以大兴安岭为界,东胡的东面,还存在着中国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不断变幻名字的肃慎、挹娄、靺鞨、女真等通古斯系部落。在唐朝,这一部族在牡丹江一带建立了今天日韩争议不断的“渤海国”。在两宋时期,女真部族首领完颜阿骨打帅领部族南下推翻了东胡系契丹人建立的辽国,建立了与南宋以淮河为界的统治,是为金国。金国建立不到百年,北方大漠的东胡系蒙古族崛起,于1234年灭亡了女真人的大金国,蒙古人建立了空前一统的大元王朝。然而,地幅辽阔的元朝统治仅维持百余年,在朱元璋建立的大明王朝的打击下,元顺帝带领他的残存力量退出大都(北京)回到漠北草原。终明朝一世,被打回老家草原上的蒙古人,内部分分合合,驻牧地不断迁徙变换,蒙古人在东北的势力也是风云莫测。终于百年之后中国东北的女真族的同族满族,在逐步发展壮大后,首先征服了周边的蒙古部落,开始了与大明王朝的角逐和生死搏杀。

建州,满清王朝的开国人努尔哈赤出自东北建州卫。谈起建州卫要追朔到元朝时代,元朝时在东北设置了羁縻性质的五个万户,其中有胡里改万户和斡朵邻万户(这两个卫是后来满族的起源),他们的祖上当初生息繁衍于黑龙江北岸(在北岸),到元朝时期他们南迁到现松花江与牡丹江交汇处的黑龙江依兰县境内(元朝时胡里改已经在依兰县,胡里改就是牡丹江)。约在元中后叶迁到珲春河口元奚关总管府城——奚关城。洪武五年(公元1372年)他们在这里因遭到兀狄哈(郝哲人)的袭击,转移到朝鲜半岛境内,约在洪武七年(公元1374年)前后,定居在阿木河(今天朝鲜境内会宁)及其西部。

胡里改迁到凤州(吉林海龙)。元末明初,由于不断受到来自北方野人女真(赫哲)和来自西北的蒙古人的侵扰,明朝洪武年间,胡里改万户阿哈出带领部族得到明廷允许在凤州定居下来,明朝在这里设立了建州卫,阿哈出赐名李诚善,为建州卫指挥使。他死后,其子释加奴,其孙李满住先后袭职,后迁往图们江与鸭绿江交汇处的婆猪江流域。

建州的另一部。斡朵邻万户猛哥贴木儿(清太祖努尔哈赤六世祖),同样不堪野人女真和蒙古人的侵扰,带领部族迁到图们江以南朝鲜境内庆源道居住。后由于阿哈出的推荐,明廷派使招喻,任命猛哥贴木儿为建州卫指挥使,增设了建州左卫,使其帅部族回迁至凤州境内(胡里改和斡朵邻都到了凤州)。后来,猛哥贴木儿和他儿子权豆为“七姓野人”(赫哲人)所杀,明廷任命猛哥贴木儿的异父同母弟凡察为建州左卫指挥签事,执掌左卫事务。又任命猛哥帖木儿的次子董山为建州左卫指挥,于是,这两个叔侄之间发生了“卫印之争”,无奈下,明廷又增设了建州右卫,以凡察为右卫都督同知,管理右卫事务。将其部族迁至辽宁抚顺以东的现新宾县境内。于是,建州三卫不断以浑河和苏子河畔为中心发展壮大起来。

入关前,建州女真的迁移还与朝鲜密不可分,继承高丽的李氏朝鲜建立后,继续向北扩张领土,通过招谕、剿杀、驱赶女真部落,使朝鲜本国疆域不断向北推进,一直拓展到鸭绿江图们江两江流域。明朝虽招抚了鸭绿江图们江流域的女真部落,却不保护女真人利益,满足于朝鲜的“事大至诚”,同时忙于安抚周边,任凭朝鲜将鸭绿江东岸图们江南岸的女真领地尽收囊中。李氏朝鲜利用明朝“不分化外,一视同仁”的天朝大国妄自尊大的心理,阳奉阴违,以柔克刚,致明成祖表示“朝鲜之地,亦朕度内,朕何争焉”,同意将铁岭(非今日辽宁铁岭)以北,公崄镇(今朝鲜咸镜北道吉州)以南的“十处人民”割让给朝鲜。

满清入关前,明朝和朝鲜时常联合打击建州女真。苏子河畔的女真部落几年之后,董山成为建州三卫的首领,其实力已成为明朝在东北统治的一大威胁。明廷为削弱建州女真的力量,采取了削减进京入贡人数,由原来的几百人减至五十人,使每年通过朝贡而获得的封赏大为减少;又对建州卫进京朝贡的贡品百般挑剔,苛刻得让建州卫的人们难以忍受。在多次交涉毫无结果之下,董山联合海西等部进犯辽东。明廷却以卑劣手段招抚董山进京朝贡为名,在回来的路上,将董山扣押在广宁旋又将其杀害。之后又派总兵官赵辅帅军五万,并责成朝鲜出兵对建州两路夹击。对建州卫实行灭绝政策的烧杀抢掠,造成十室九空,建州卫首领李满住兵败也被朝鲜军杀害(1467年丁亥之役)。成为建州三卫空前的一场浩难。这是明朝明成化年间发生的事情(成化犁庭)

满清入关前,早期东北女真仍分为生女真和熟女真。到明朝的中后期,女真各部族通过陆续的南迁,已遍布我国东北境的大部分地区。按照明朝的说法,女真有着熟女真和生女真之别。在今辽宁境内有着建州部,在今吉林境内有着海西四部,或者也叫做扈伦四部,这两部分被称为熟女真。现开原以北的女真各部,被称为生女真或“野人女真”。熟女真和生女真在当时有着各方面的区别,然而,最实质和最大的区别是,按明廷的规定,熟女真要按朝廷规定实行二岁一贡或者三岁一贡的进京朝贡制度,而生女真则不必向朝廷履行朝贡。换句话来讲,这就是因为熟女真所处的地域距离朝廷较近,需要对其进行严密控制。而生女真所在地域相对比较遥远,不需要对其进行严密管控。就是这样。

满清入关前,明代女真按详细的地域来划分,女真部落共有四大部,即1建州部;2长白部;3鸭绿部;4东海部。

建州女真部:包括苏克苏浒河(今辽宁苏子河),浑河﹝今辽宁浑河北岸﹞,完颜﹝今通化以南﹞,棟鄂﹝今辽宁桓仁县附近﹞;

长白女真部:包括纳殷﹝今吉林抚松县东南﹞,珠舍里﹝今吉林省临江县以北﹞;

鸭绿女真部﹝今吉林省集安县﹞;

扈伦女真部:包括叶赫﹝今吉林省四平市﹞,哈达﹝今辽宁省清河流域﹞,辉发﹝今吉林省桦甸县﹞,乌拉﹝今吉林省伊通县﹞;

东海女真部:包括窝集﹝今黑龙江省宁安县北﹞,瓦尔喀﹝今吉林省延吉以北﹞,库尔哈﹝今黑龙江中游,牡丹江下游一带﹞。

满清入关前,到明万历年间,东北女真各部落的迁徙已基本稳定。处于现吉林省境内的海西四部或者叫做扈伦四部,在建州女真早期成化犁庭遭受明廷剿灭后,海西女真成为女真民族中阵容最强,力量最大的,这四部分别为叶赫部,哈达部,辉发部,乌拉部,部落间争斗不断。

建州卫女真,董山和李满住时,在明王朝成化之役的军事打击后,部族势力在较长时期内衰退下来,到王杲之父多贝勒统领右卫族众的时候,建州女真的势力才逐渐强盛起来。

古勒城之役,万历朝的万历二年十月(1574),建州右卫王杲大举犯扰辽阳、沈阳,辽东铁骑的创始人,“英毅骁健,有大将才”的辽东总兵李成梁亲统剿杀大军,直扑建州右卫王杲所属古勒寨。王杲与明军进行了殊死的拼杀,李成梁督兵具炮石、火器,斧其栅、攻其寨。遂纵火焚烧杲室五百余间及刍茭,烟火相望,诸虏大败北。此役斩首捕虏一千一百四级,夺获马牛五余头,事后王杲被缚“槛车到阙下,磔于市。而同时,大清朝的创始人,努尔哈赤与其弟舒尔哈齐被俘,为李成梁收留,充当仆役。王杲在被李成梁杀死之后死后,他的儿子阿台,阿海立志为要父报仇。重新召集旧部,积极重修修筑古勒城,积极扩展自己的势力。于万历十一年(1583),阿台、阿海再度纠集部众,又开始了大举犯边抢掠,掠夺人口和财产。同年二月,建奴抢走的汉人引导下,大军神李成梁又一次率明军,再一次攻打古勒城。李成梁首先攻破曹子谷斩首一千五百多。李成梁又为了斩草除根,大举进攻古勒城莽子寨,王杲儿子阿台、阿海全部被灭尽。明军共得二千二百二十二级。努尔哈赤的祖父、父亲在此役也被(误)杀。为安抚努尔哈赤,明朝给了他三十匹马,三十道敕书,并让努尔哈赤承袭建州左卫都指挥使一职。自此,努尔哈赤带领建州部开启了女真(满洲)新的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