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丹人的“捺钵”和“四时巡守”

“捺钵”是契丹语的译音,契丹语词,本意为行营。

下载PDF格式《契丹人的“捺钵”和“四时巡守”

自辽代以来,“捺钵”一词由行宫、行营、行帐的本义被引申来指称帝王的四季渔猎活动,即所谓的“春水秋山,冬夏捺钵”,合称“四季捺钵”、“四时捺钵”。

四时捺钵
四时捺钵

契丹人的捺钵作为一种活动习俗,是指辽帝在一年之中所从事的与契丹游牧习俗相关的营地迁徙和游牧射猎等活动。辽帝保持着游牧先人在游牧生活中养成的习惯,居处无常,四时转徙。因此,皇帝四时各有行在之所,谓之捺钵,又称四时捺钵。辽代不同时期四时捺钵的地区也有所变化和不同。

捺钵
捺钵

契丹人的“捺钵”,汉语译为“行营”、“行在”、“营盘”。辽朝虽先后以上京和中都作为政治中心,但每年又“四时巡守”,“四时各有行在之所,谓之捺钵”。皇帝在游猎地区设的行帐,以区别于皇都的宫帐。辽太宗时,取燕云十六州后,其国土包括长城以南的广大地区,为保持契丹族的骑射善战传统的经济生活,仍然过着“转徙随时,车马为家”的生活。正如<辽史>中记载的“辽国尽有大漠,浸包长城之境,因宜为治,秋冬违寒,春夏避暑,随水草就畋渔,岁以为常”,四时各有行在之所,在这种特殊经济、政治、文化背景下,在契丹的管理体制上,逐渐形成了一套县有鲜明游牧契丹民族独特特点的四时捺钵制度。契丹皇帝四时巡行的宫帐(也称牙帐),即春捺钵、夏捺钵、秋捺钵、冬捺钵。

四季捺钵
四季捺钵

辽帝保持着先人在游牧生活中养成的生活习惯,居处无常,四时转徙。因此,皇帝四时各有行在之所,谓之捺钵,又称四时捺钵。辽代不同时期四时捺钵的地区也有所变化和不同。大体而言,春捺钵设在便于放鹰捕杀天鹅、野鸭、大雁和凿冰钩鱼的场所,最远到混同江(今第二松花江)和延芳淀(在今北京东南)。夏捺钵设在避暑胜地,通常离上京(今内蒙古巴林左旗境)或中京(今内蒙古宁城境)不过三百里。秋捺钵设在便于猎鹿、熊和虎的场所,离上京或中京也不很远。冬捺钵设在风寒较不严酷而又便于射猎的场所,通常在上京以南至中京周围。辽帝在四时捺钵驻留的时间长短不等,每处长则两月左右,短则不满一月。

四时捺钵 四时巡守
四时捺钵 四时巡守

春捺钵 皇帝的春猎活动主要是凿冰取鱼和纵鹰鹘捕捉鹅雁。时间是正月上旬至四月。活动地点有四处:鸭子河(今松花江);长春河(今洮儿河);鱼儿泺(长春河附近);鸳鸯泺(今河北省张北县)。钩鱼后有“头鱼宴”,捕鹅雁要用一种体小力大而凶猛的猎鹰名“海东青”,捕鹅后也设庄严隆重的“头鹅宴”,相当中原皇帝的亲耕大典。

契丹人的捺钵
契丹人的捺钵

夏捺钵 时间五月末至七月中旬,地点多在吐儿山、黑山。皇帝与南北臣僚议国事兼避暑游猎。黑山在今内蒙古自治区巴林右旗西北白塔子庙东汗山,吐儿山在其东北。

秋捺钵 时间在七月中旬至九月。主要是入山射猎,打虎猎鹿,故又称之“秋山”。秋山活动与春水一样有着十分浓重的政治典礼色彩,在行猎中还有宴会等活动,同时也有习武教战的功能。

冬捺钵 时间在十月。主要是皇帝与南北大臣议国事,射猎讲武,并接待宋朝及各国使节的朝贺。地点在永州东南三十里的广平淀,这里是冬季气候较暖的地方。

捺钵制度是有辽一代治国安邦的基本制度,对于辽朝这样一个多民族政权至关重要。辽代中期以后辽圣宗、辽兴宗和辽道宗3个皇帝都驾崩于捺钵,说明它不仅在政治生活,而且在日常生活中对于辽廷如影随形、不可或缺的重要程度。捺钵制度中游牧狩猎文化威武有加、健勇无比的宝贵元素,为中华文化北雄南秀、气象万千的多元一体格局带来了新的因子,注入了新的活力。

契丹人的捺钵和四时巡守
契丹人的捺钵和四时巡守

四时捺钵不仅作为契丹帝王的行娱活动而存在,也具有清暑与避寒的实用意义,尤其不能忽视它在国家政治生活中的重要作用。春水、秋山中获头鹅、猎虎鹿的习俗,均有强烈的仪式象征含义。在“因俗而治”的国策之下,这种典礼性质的习俗活动,强化了契丹人的民族意识,团结了本族部民,在保护文化与维持政权统一上所发挥的作用,被《辽史》评誉为“立国规模,莫重于此。” 辽国在吸收先进定居农耕文明的同时,仍保留着一些浓郁的草原游牧习俗,这是契丹人持续强盛几百年并创立广阔北方帝国的原因之一。辽朝灭亡后,其捺钵制度对于中国北方民族建立的金、元、清三代政权也产生了深远影响并得到了继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