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大神”和萨满

      “跳萨满”是满族传统宗教萨满教的一种祭祀形式,民间俗称“跳大神”。跳大神是野萨满的主要工作内容。满族入关前,凡祭祀必“跳萨满”。入关后也未放弃萨满祭祀的古俗,乾隆年间还颁行了《钦定满洲祭神祭天典礼》,使萨满祭祀更加规范化、典制化。此后,萨满教的祭祀活动成为清代“国祭”,与其他国之大典并行不悖,可见满清对萨满的重视。

下载PDF格式《“跳大神”和萨满

      萨满信仰贯穿北方一些民族生活方方页面。萨满是通古斯语“知晓”的意思。萨满文化是以萨满教的宗教仪式为核心的文化,是中国北方通古斯、蒙古等各民族原始文明的核心。

      萨满文化作为古代文化的集合体,差不多囊括覆盖了北方人类宗教、历史、经济、婚姻制度、文学、艺术、体育、民俗等各方面的文化成就。萨满代表内容有萨满歌谣、萨满舞蹈和萨满造型艺术(包括绘画、剪纸、刺绣等)。

      一切不正常现象都可能与萨满有关。萨满不是世袭的,上一代萨满死后相隔数年后,产生出下一代萨满。新萨满被认为是上一代萨满的“神灵”选择的,所以新生婴儿出生时未脱胞胎者、神经错乱者、久病不愈者,都被认为是当萨满的征兆。学习当萨满者,要学会祭神的祷词,熟悉萨满宗教活动的内容。最后考试时,跳得神志不清,才被认定这是萨满“神灵”已附体,这才取得进行宗教活动的资格。

      干什么活,用什么家什,萨满必须有“神帽”、“神衣”、“神鼓”等一套用具。“神帽”以铜条或铁条为帽架,帽顶前侧有一只铜制的鹰,后侧是两根铜制鹿角,角叉的多少表明萨满的品级。“神衣”是紧身对襟长袍,一般用鹿皮制作,周身上下缀有铜镜、小镜、腰铃等。下身后侧是飘带。“神鼓”以板条做鼓边,用山羊皮、小牛皮或狍皮做鼓面。萨满跳起“神”来。有节奏地敲“神鼓”,大小铜镜和腰铃相击作响,飘带四飞,俨然如沙场上的勇士。弥漫着神秘气息和不可抗拒的力量。萨满与鼓必不可分,萨满只有在鼓声中疯狂。

      长久以来,许多人认为萨满就是装神弄鬼。他们穿上奇奇怪怪的衣服,说些听上去完全不着边际的话或唱着舞着跳着,有时还喝鸡血或吃生肉,很吓人。实际上,“跳大神”就是萨满的正常工作。萨满的“跳神”一般分三种:一是为人治病;二是教新萨满;三是举行祭祀仪式。

      “跳大神”最受非议的就是治病,人们不看医、不吃药,仅让萨满舞舞扎扎地跳一通,病就会好。特别是发现有些人利用跳神治病来骗财骗物后,“跳大神”开始声名狼藉。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以后,更被视为封建迷信、装神弄鬼而遭到禁绝。

    萨满表演越来越罕见了, 祭祖仪典是萨满教的传统。新中国成立以后好多年里,鄂温克、鄂伦春、达斡尔等民族还保持着这种特色。祭祖多于春季举行,又称“四月会”。

      通古斯的鄂温克人举行祭祖仪典时,将“祖神像”挂于树梢,东、西两侧分别挂日、月模型和萨满的面具,树间皮绳上悬挂驯鹿或犴等动物的头、喉、舌、心、肺以及四肢和尾巴,兽头朝向祖神;祭祀场所附近的树干都涂抹上兽血。

      契丹的达斡尔人在聚会的第三天,萨满会将本氏族男女老幼集中在一处,绕以皮绳,三次将皮绳收紧又再放松,若皮绳长度有所增加,即认为是人丁兴旺的预兆;众人从绳下钻出,认为可免灾祸。当夜,萨满还要模仿飞禽的动作和鸣叫,举行吃血仪式,并将牛羊血抹在众神偶像嘴上,以求福佑。   

      近两年,在吉林省伊通牧情谷旅游风景区神鹰山开设一个萨满祭坛表演场。在那里,人们会看到这样一个场景:70岁的满族老人石宗祥佩带沉重腰铃,手拿“神鼓”和马叉,跪在地上,有节奏地敲响鼓,伴随着鼓的韵律,老人哼唱起了苍凉而又极具韵味的“神曲”……据说,他身上的腰铃是祖上传下来的,有10多斤重,共有48个铁铃。他表演的是萨满祭祀中的一个片段,叫“野神祭”。

      这位满族石姓萨满第九代传人说:“这东西不能挣钱,现在很少有人愿意学了。”萨满这种文化是否能传承下去,满族老人非常担心。

      萨满最初多是女性,以后男萨满逐渐多起来。萨满有家萨满和野萨满之分,在氏族血缘纽带较强的时代,家萨满的地位远远高于野萨满。家萨满主持氏族的各种祭祀活动,其中以祭天、祭祖为主,所以家萨满多是建州女真人;而野萨满则是用“跳大神”来为崇信者“驱邪除病”,他们多是别的部族的女真人。

      建州女真统一了女真各部落后,满族氏族社会迅速向封建旗制发展,家萨满势力日益衰落,除了按例举行的祭天、祭祖外,几乎不再有其他的活动。而以驱邪治病为名的野萨满却兴旺起来,受到民间的推崇。这也是人们后来只知道“跳大神”而忽略或淡忘了萨满教的一个原因。今天东北农村仍常见跳大神。

      萨满地位崇高,所以萨满死后的葬法与普通人是不同的。 萨满死后要葬在树上,黑龙江省宁安县志记载:过去萨满死亡,他的遗体要葬在树上,至今人们还偶尔能看到这些树葬的遗迹。萨满树葬,可以说是天葬的一种形式。安葬萨满,族人要选树干粗大枝叶繁茂的树木,在树干上凿出空穴,把树枝穿入其中,然后将萨满的棺木架在上面。据说,这种树葬方式象征萨满的灵魂能攀上天树,重返天穹。后来,土葬逐渐代替了树葬,但将萨满的衣帽和其他“神器”随葬的习俗一直沿袭到上个世纪。

    萨满眼中,柳树是神树,乌鸦是神鸟。跳大神是驱邪治病为主的野萨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