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西女真叶赫、哈达两部的衰落

海西女真四部的叶赫部原居于松花江北岸,其祖先打叶为该卫指挥,正德年间,明廷授其后裔祝孔革为左都督,后祝孔革帅部族迁至开原以北的叶赫利河,他的两个孙子逞家奴,仰加奴为指挥签事,在北关构筑东西两城,势力日盛,海西女真许多部众望风归附,成为海西女真中的一支强大力量。

下载PDF格式《海西女真叶赫、哈达两部的衰落

海西女真另外力量较强的是哈达部,哈达部原居于松花江北岸呼兰河以东之塔山左卫,其祖先佛剌出为都指挥签事。十六世纪初,其后裔王忠袭为卫都督,从呼兰河签到开原靖安堡小清河上游居住,即明廷所谓的南关。其部众强盛,凡建州,海西,毛邻等一百八十二卫皆畏其兵威。王忠死后,其侄王台袭职,海西各部尽服从台。他对明廷“最忠顺”“东陲晏然,耕牧三十年,台有力焉。

明后期女真地区的形势是复杂的,女真各部、蒙古、明三方势力,既有经济文化上的交往,又有频繁的掠夺和战争。

海西女真的叶赫,哈达两个力量较强的部族的衰落是由其相互攻杀所导致的。1573年,桀骜不驯的建州卫的王臬不满明廷的压榨,起兵侵犯辽东,二年后,被明军打败,逃往哈达部,被王台执送明朝被杀害。王台被明廷授予“龙虎将军”。五年后,建州的王兀堂两次起兵(建奴一直不老实),也被明朝大将李成梁镇压。几年后,王台死去,王台的儿子虎儿罕,康古陆,猛骨勃罗相互争权,叶赫部逞家奴企图趁机控制哈达部。当明朝欲扶持王台孙子歹商袭职时,逞家奴,仰家奴反对,这两个兄弟遭到明廷的诱杀。逞家奴,仰家奴的儿子卡塞和那林勃罗,联络蒙古,并暗结歹商的两个叔叔做内应发兵攻打歹商,被明廷出兵镇压。

从此之后,当初相当强大的海西女真的叶赫,哈达女真两大部在互相攻伐中不断衰落了,明廷对其分而治之,逐步削弱的目的可以说是达到了。明朝对边疆民族一贯的分化和削弱政策看起来是成功的。然而,原来力量弱小的建州女真却在此期间发展壮大起来,原来被明廷视为草芥的努尔哈赤却成了心头大患,海西女真叶赫和哈达两部都先后被建州女真击败,吸收了叶赫、哈达两部的建州女真逐步发展成了与明廷争雄天下的冤家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