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女真

本文探讨的是明代东北地区的女真人,总体来看,明代女真经济文化社会生活方方面面,前期仍相当落后,后期发展迅速。

下载PDF格式《明代女真

明代女真文化方面,各部女真人经济方面存在的差异,反映在文化生活上当然也不尽相同。东海女真由于地处东北最东北角,所以东海女真保留古老的东西多一些,建州、海西女真则较多地继承了金代女真的一些文化习俗,也就是说拥有较高的文化水平。

金朝建立前,女真人只有语言而没有文字。到破辽时俘获契丹、汉人,开始学习契丹文和汉文。金朝初年文书几乎都借用契丹文字。阿骨打命完颜希尹创造文字,希尹和叶鲁依仿汉字楷书,因契丹字制度,合本国语,创制女真字,在天辅三年(1119年)完成并颁行。女真族从此有了自己的文字。希尹所创女真字,称为女真大字。熙宗于天眷元年(1138年)有制造颁行女真小字,并下令百官诰命,女真、契丹、汉人各用本族文字,渤海同于汉人。但女真小字到皇统五年(1145年)才正式使用,与大字并行。

创制女真大字的完颜希尹
创制女真大字的完颜希尹
金代创制的女真文,明前期仍在女真地区使用。

明初继续使用女真文字
明初继续使用女真文字
1413年(永乐十一年)记录招抚女真史事的《永宁寺碑》,立于黑龙江下游特林地方。为使女真人了解碑文内容,碑阴与碑侧刻有与汉文对译的女真文。属海西地区的玄城等40卫中,仅31年后,1444(正统九年)时已“无识女直字者”。建州女真虽然在15世纪后期给明朝和朝鲜当局的文书中还使用女真文,但到16世纪初,也已“汉字、女直字皆不知”。这是因金朝亡后,女真人在蒙古贵族长达百余年的统治下,蒙文成了明代女真社会通用的文字。玄城卫指挥撒升哈等在1444年便向明廷奏请,求以后下“敕文之类,第用达达字”。达达字即蒙古文。建州女真至努尔哈齐兴起时,亦是“文移往来,必须习蒙古书,译蒙古语通之”。蒙古文是借鉴回鹘文字母创制,而回鹘文转自中亚粟特文,对于女真人,阿尔泰语系的表音字母语言,比源自汉字的方块字更适合。

明代女真婚姻习俗方面,一夫一妻制是明代女真的主要婚姻形式,但已出现一夫多妻制,也残存群婚制。过多妻生活的,一般多为部落首领和富有户,这说的不是废话嘛,没钱养得起?像建州卫酋长李满住有三妻,分别为斡朵里、兀良哈、火刺温三个不同部族的人。残存群婚制的,主要是处于边远地区的一些东海女真部落。乞列迷人“若娶其姊,则姊以下皆随为妾”;与苦兀相邻的部落里,流行朋友至家,“馈之艳妻,去则归之”,这是由落后的生产力决定的。当然,在建州、海西女真社会也有少量群婚制残余,如建州女真人嫁娶“不择族类”,有父死子妻其后母,兄死弟妻其嫂之俗;海西女真哈达部酋长王台死后,其子康古陆即以其后母温姐为妻。此外,女真社会普遍流行早婚,“年及十岁即娶”。后来,文明程度最高的海西女真改为至十七八岁成婚,建州女真直到皇太极时代才规定,女子不到12岁而嫁者“罪之”。成婚前先有“约婚”(定婚)。约婚后,男家需向女家纳甲胄、牛马、奴婢等彩礼,已出现有的贫困户至10年未纳足彩礼而不能成婚的。穷人什么不管什么时代什么地方都有啊!

明代女真丧葬风俗,人死,建州女真是停丧于家,杀牛以祭,3日后择向阳处葬之。葬时,有将死者生前所穿衣服及乘马随葬之风,随葬马是杀后去其肉而葬其皮。而海西女真流行树葬(也就是风葬),择大树置尸于上,随葬之马皮、尾和脚及生前所用弓箭等物挂于树。东海女真诸部落葬俗比较原始,除有树葬外,还有现代人更不能接受的葬法,苦兀人父母死后,去其肠胃,将尸体曝晒干,出入背之于身,饮食必祭,3年后才“弃之”。乞列迷男女老死,“刳其腹焚之,以灰骨夹于木植之”;溺水死者,以鱼叉叉其尸,用海豹皮包而埋之。示意可变海豹;被熊虎咬死者,“裸踯其尸作熊虎势”,令人用箭射尸,带箭埋之,示意可变熊虎。无奈的期望。

明代女真士兵
明代女真战士
明代女真宗教方面,明代女真仍然是普遍信奉萨满教,认为万物有神灵。在诸种神灵中,尤尊崇天神,凡遇大事必祭天。祭天前后皆“斋戒”。还有于月望祭七星的习俗。佛教在女真社会里继续传播,1417年(永乐十五年)明在建州卫置僧纲司,以女真僧人塔儿马班为都纲。永乐年间,明还在奴儿干都司所在地建永宁寺,说明偏远的东海女真中也有信佛者。

明代女真社会组织方面,社会组织是与上述社会生产和文化习俗相适应的,东海女真还处在氏族制阶段;建州和海西女真以血缘为纽带的氏族制已经解体,个体家庭基本上已成为社会的生产单位,无论在村屯还是部落内,尽管有各种血缘关系的户还占多数,但已转变为以地缘为纽带的组织。不过,直到努尔哈齐起兵统一女真诸部前,女真社会内还没有赋税、徭役和法制(这也证明,明政府对女真地区没有建立有效的管理),但已进入奴隶制阶段;各部首领虽又兼任明置卫所的行政官吏,但权力还有限,如建州女真酋长的更替还必须“众所推服”,仍“无君臣上下之分”。明朝对东北女真的政策是失败的。

综上所述,东北的女真人,较先进的部众都已在金代和金元更迭过程中融入更为先进的汉族等民族中去了,到明代的时候,残留的女真偏远部落经济文化落后,生产力水平低下,但尽管如此,蒙古势力的衰退,明朝对东北管控松懈,给了女真人极大的自由空间,明代女真社会稳步发展,随着人口增加,南下迁徙频繁,与汉、蒙古、朝鲜交往愈加密切,刺激落后的女真快速成长,终于建州女真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