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丹辽国的宗教信养

契丹人在创建辽国以前,就已经与中原汉人接触了几百年,对汉人文化非常了解 ,宗教方面,也是完全接受了汉人的佛教和道教思想。辽国建立后,在宗教上,佛教是最主要的宗教,但契丹人早期的萨满教仍有影响,并且契丹人也有祖先崇拜。

下载PDF格式《契丹辽国的宗教信养

契丹人建立的辽国,佛教基本上继承盛唐的教学佛教。早在唐朝唐武宗发动灭佛事件时因为河北诸藩镇不听从,大量僧侣与佛教文物流向河北地区,使得当地佛教文化蓬逢发展。902年龙化州建开教寺,为佛教北传契丹的起始点。918年辽上京又建佛寺,佛教逐渐为契丹人下华严寺辽代菩萨塑像所信仰和崇尚。926年辽朝灭渤海国后,俘渤海僧人崇文等57人至上京,又建天雄寺。此后,诸京和各州县也相继修建寺庙。938年辽朝领有燕云十六州后,此地逐渐发展成佛教文化重心,到辽朝晚期“僧侣、佛寺之数冠于北方”。从山西应县木塔佛像中发现的丹藏、佛经及佛画,河北丰润天宝寺塔发现的佛经,内蒙古巴林右旗释迦佛舍利塔中发现的佛经,堪称佛教艺术瑰宝。

契丹人辽太宗等辽国皇帝也采取保护佛教政策,等都尊崇佛教,佛教大盛。辽兴宗时觉华岛海云寺僧人海山(郎思孝)与辽兴宗关系甚好 。辽道宗曾以诗赞誉法均:“行高峰顶松千尺,戒净天心月一轮。”随着佛教的传播,由皇帝下令,寺庙校勘、雕印佛经和个人写经、集资刻经、印经等活动蔚然成风。从山西应县木塔佛像中发现的丹藏、佛经及佛画,河北丰润天宝寺塔发现的佛经,内蒙古巴林右旗释迦佛舍利塔中发现的佛经,堪称佛教艺术瑰宝。辽朝还完成了《大般若经》为首的主要佛教石刻,于辽兴宗时期出版的《契丹大藏经》,其地位仅次于宋朝宋太祖时期开版《蜀版大藏经》,在佛典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道教和道家思想对契丹人也产生了一定影响。辽国初,以各种方式进入草原的汉人中,就有一些道教信仰者。随着这部分汉人逐渐向辽朝内地迁移,道教也逐渐在辽朝的疆域内传播,甚至在一些重要城市也占据了一席之地。如上京有天长观,中京有通天观,一些州城也多有道士和道观。某些契丹上层和契丹部民也信仰道教。辽圣宗对“道释二教,皆洞其旨” ,其弟耶律隆裕更是个虔诚的道教信徒 。某些上层道士同佛教上层一样受到皇帝的礼遇。辽圣宗曾予道士冯若谷加官太子中允。道教的传播也带动了道家经典的研究,辽初道士刘海蝉著有《还丹破迷歌》和《还金篇》,辽朝文人耶律倍译有《阴符经》,辽圣宗时于阗张文宝曾进《内丹书》,寺公大师的《醉义歌》中也杂有道教思想。

在契丹辽建国那个时代,佛教与道教继续互相影响,比如,辽代建于辽阳的广佑寺白塔,塔周雕刻有道教的八卦图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