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初期与沙俄的黑龙江之争

本文的视角与您熟知的有很大不同,自己评判吧。

下载PDF格式《清朝初期与沙俄的黑龙江之争

清朝初期领土实际只到吉林,黑龙江省根本就无政府机构,是北方其他少数民族的地盘,但向清朝纳贡而已,最多只是藩属。而大毛子的开拓队则在顺治年间都到松花江了,黑龙江地区大毛子的武装定居点则有泛滥之势,实际上是大毛子首先控制黑龙江,而大毛子在黑龙江四处开拓,也引起了清朝的不满,导致了清军前去讨伐,最后清军就驻扎黑龙江不走了。

到康熙22年,康熙决定在黑龙江建城永戍,当时先后建了瑷珲,墨尔根,齐齐哈尔这三城,这样大清就把黑龙江省给直接控制了。

而在尼布楚谈判前,清朝与毛子各与打算,毛子是想以松花江为界,但军事上没有成功,所以就想保住一部分现有控制区。而康熙则是提出三案,如果军事打击非常顺利,就按所有曾对大清纳贡的头人控制区都划归大清,如军事打击成功但攻击发展不快,就按格尔必齐河为两国之界,如军事打击难度很大,则以黑龙江,乌苏里江,呼伦湖为界,总之无论无何都是要占领黑龙江省。

由于军事上清军取得较大优势,事实上尼布楚条约内容为康熙提出的上案与中案之间,清朝达成了较理想目的,新获得的土地远比下案中的黑龙江以南要大的多。但清朝是否实际控制过黑龙江以北是有疑问的,尼布楚条约规定外兴安岭(即石大兴安岭)和乌第河之间的地区划街问题留待后议,后来也实际承认了这个边界。但是黑龙江以北,乌苏里江以东,康熙时期就1个瑷珲老城,实际是个驻军小寨子,乌苏里江以东啥都没有,根本就没有政府机构。

康熙时期,清朝令黑龙江各族部民入旗,编成新满洲,以及移民汉人到黑龙江的方法,加强对黑龙江的控制,但黑龙江以北,乌苏里江以东仍因地处偏僻而无什么机构,也没多少居民,到清末只有江东64屯的业绩,靠这区区64屯怎么可能控制那么大的土地???所以清朝的黑龙江以北,乌苏里江以东土地,实际是圈地圈来的丢荒地,后期丢掉并不奇怪,因为根本就没有开发管理。

没有足够的人口与居民点,就不可能长期控制一个区域,清朝时期向黑龙江移民太少,根本没人愿意去,就是大移民时期,多数也是移到了吉林与辽宁,所以清末能保住黑龙江以南就算成功了,反正康熙的划界下案就是这么个边界,这个边界内实际才稳固。因为是靠大江大河为界,有天险地利可凭,此外也就在这界内,才有一定人口居住,并有一定的移民意愿,将来可以逐步充实起来。超过这个边界后,居住点太少,移民意愿太低,很长时间内是不可能有效管理控制的,另外黑龙江北就1条小河 沟为界,也无天险地利可凭。所以清朝强盛时期,别人不能争,后期不那么强盛了,肯定有人来争,如果清朝的人口再多些,并也有大量人口愿意移民黑龙江以北地方居住,并不是只有区区64屯几万人居住,而是有好几百万人口居住,有一定数量城市,那后期也不会丢掉江北江东。

由于黑龙江人口稀少,所以移民也是必要的,清朝初期汉人也有移民关外的,但数量不大,而且大多数移民也是只到辽宁与吉林,而清末大移民也是这样情况。就人口来说,别说清末,就是现在黑龙江的人口都不多,不过要达到勉强可进行有效管理控制的水平,那在清中期就达到了,当然,控制能力也并不高。而江北江东地区,在毛子退出黑龙江流域以后,一直到清末,除了瑷珲老城附近外(64屯地区),根本就没有清朝的管理机构。只偶尔有兵队过去,到黑龙江下游一些部落收些贡物,还曾在得楞设立过1个非常驻收贡点,而嘉庆以后,连得楞收贡点也放弃了。收贡物也不会派人到黑龙江以北,乌苏里江以东收了,最多就是黑龙江以北,乌苏里江以东有几个小部落在那打打鱼,每年送几条大鳇鱼到瑷珲城,然后由清朝官府转送给朝廷。黑龙江的贡物主要就是大鳇鱼,不管中游下游,捕到一定尺寸长度的大鳇鱼一定要送到官府进贡给大清皇帝,当然,也是有赏钱的。看到以上情况应该可以了解到,清朝除了江东64屯外,实际从未管理过黑龙江以北,乌苏里江以东的其他地区。

至于黑龙江省的满族人也不是女真人,都说女真在白山黑水之间,实际当时女真分布是北不过松花江,主要就是辽宁一带,吉林都少,黑龙江的新满原本并不是女真人,是大清控制黑龙江后才被收入了满旗。黑龙江的新满主要是由达斡尔,赫哲,朱舍里,鄂伦春,鄂温克,锡伯,索伦等10几个黑龙江地区的少数民族与汉移民组成的。当时黑龙江大部分各族部落均已入旗,与新满相区分的就是老满,控制黑龙江以前就入旗的满人,那就是老满,女真人都是老满。

从上述可知,雅克萨之战并不是毛子对大清的入侵,而是毛子与大清对黑龙江的争夺,结果是大清控制了黑龙江。

补充一下:

黑龙江是女真民族的故乡,皇太极继位后更加重视黑龙江流域的经营。1631年黑龙江中游的虎尔哈托黑科等四首领来朝贡物。1634年,精奇里江索伦部巴尔达齐帅四十人来朝贡貂皮。在其影响下,外兴安岭以南索伦部多数都归附后金。1637年,黑龙江上游乌鲁苏城的索伦部首领博木博果尔帅八人来朝。于是,黑龙江上游南北两岸各城屯俱附之。此外,鄂嫩河,尼布楚一带的蒙古茂明安部,贝加尔湖以东的使鹿部皆先后归附。后博木博果尔叛乱,皇太极派萨木什喀,索海平叛,1641年,清军攻取齐洛台(今俄罗斯远东赤塔),俘获博木博果尔及其余部。收复和控制了贝加尔湖以东广大地区。至此,“自东部海滨(鄂霍次克海),迆西北海滨(贝加尔湖),其间使犬,使鹿之邦,及产黑狐,黑貂之地,厄鲁特部,以及斡难河源,远迩诸国,在在臣服”。

1643 年波雅科夫率领沙俄侵略军到了精奇里江(结雅河)支流勃良塔河,比皇太极统一这一地区晚来十年。

清朝初期与沙俄的黑龙江之争 
  关于民族史的文章:
最新加入:黑龙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