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分裂主义的活动及其背景

经过“文化大革命”的浩劫,我国的政治、经济均遭到严重破坏,“文化大革命”结束后,百废待兴。在恢复经济、全面落实政策的过程中,新疆分裂主义势力蠢蠢欲动。进入20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政策宽松,分裂主义势力乘机兴风作浪。主要表现如下:

下载PDF格式《新疆分裂主义的活动及其背景

(1)在落实宗教政策过程中,被取缔的经文学校死灰复燃。此类经文学校,当初因为灌输分裂思想毒素,所以被取缔。20世纪80年代初期,经文学校开始隐现,办校之人尚存顾虑,选择办校地点比较隐蔽,主办人有阿訇、一般教徒,甚至学校教员,入学者以青少年为主。由于国家处于落实各项政策之中,此类私办经文学校的出现,并未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更未进行干预。

20世纪80年代中期,私办经文学校呈现大张旗鼓之势,一个阿訇即可教数百名学徒,对办学的有关规定及其手续全然不顾。有关部门曾依法过问,而教员却诱导学生闹事。宗教管理部门制定条规,对经文学校予以规范管理,但效果不佳,不得不进行清理整顿。1989年,全疆私办经文学校共有938所,学员已超过万人。问题是,这些私办的经文学校并非以传授知识为主,分裂分子往往将其作为培养信徒的阵地。

南疆叶城是私办经文学校的重灾区。这一时期,千余名青少年从此类学校毕业。20世纪80年代后期,该县有私办经文学校33所,在读生七百多名,主办此类教育的是阿·买合苏木,他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伊斯兰教协会常委、叶城县伊斯兰教协会主席,但却热衷于传播分裂毒素,鼓吹“为新疆独立而斗争”。他对信徒们说:“以经文学校培养力量,实现东突厥斯坦独立。”由他主讲的课程,贯串着歪曲新疆历史,鼓吹“圣战”、分裂等内容,使青少年深受其害。不仅如此,他还实施爆炸、暗杀、抢劫、投毒、制造武器等所谓军训,结果训练出大批暴力恐怖分子,新疆发生的恐怖暴力案件,多数都是这些亡命徒所为。至20世纪90年代初,阿·买合苏木培养的学员已有数百人从事爆炸、暗杀等暴力活动。私办经文学校是20世纪80年代宗教狂热的重要源头,是暴力恐怖活动的基地之一。

(2)境外分裂势力利用国内改革开放的宽松环境兴风作浪。穆罕默德·伊敏、艾沙等在国外长期从事分裂活动,营造了若干个窝点,虽然他们已年迈体衰直至病故,但其窝点仍在。改革开放后,人员交往频繁,境外分裂势力则乘机出动,千方百计向境内渗透,传播其分裂毒素,其手段仍然是紧紧抓住宗教与民族这两大要素。宗教仍然传播泛伊斯兰主义,只是更加极端;民族仍然是泛突厥主义,煽动民族情绪,叫喊独立,分裂国家。这些都给新疆的稳定造成严重危害。

(3)“东突”分裂势力活动频繁,甚嚣尘上。“东突”分裂势力在新疆根深蒂固,尽管每次分裂暴乱都以失败告终,但东突分裂势力无论在思想上或组织上都未能得到彻底清理,所以,一有机会,这股势力不仅露头,而且制造麻烦不断。20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不断向前推进,东突势力也在恶性膨胀,无论在思想上或是组织上,都比以往越走越远,分裂暴乱事件数量不断上升。

20世纪90年代,是新疆分裂主义分子犯罪活动的高发期,分裂势力在国内外的活动极为活跃,冠以各种名称的分裂组织纷纷出笼,分裂破坏活动频率加快,形式多样,手段残忍,恐怖色彩浓厚。其原因主要是:新疆分裂分子与国际恐怖组织合流,东突势力与塔利班、本·拉登、车臣等国际恐怖组织已经连成一气,别有用心的西方势力藏污纳垢,支持纵容。苏联解体、中亚五国独立,形势剧烈变化,境外分裂势力活动更趋嚣张。分裂组织出笼了六十多个,分布在西亚、中亚、南亚、欧美,乃至俄罗斯、埃及等地。

西亚以土耳其为据点,旁及沙特阿拉伯等西亚国家。早在20世纪中叶,穆罕默德·伊敏、艾沙等在那里集结,以侨民、难民为旗号,成立了所谓“侨民协会”、“难民福利互助会”等,之后,东突分裂组织就不断出笼。至20世纪90年代,出笼了“东突厥斯坦青年民主联盟”,还印发了报纸。老的故去,新的接替,又相继出笼了“东突民族解放联盟”、“民族统一联盟”、“文化协会”、“民族中心”、“民族党”、“基金会”等数十个打着东突旗号的分裂组织。

在中亚的“东突”分裂组织主要分布在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此类分裂组织20世纪60年代开始出笼,20世纪90年代恶性膨胀,号称:国际委员会、解放组织、跨国联盟、民族革命阵线等,前面冠以“东突厥斯坦,’、“维吾尔斯坦”帽子之类的分裂组织即有二十多个。上海合作机制建立后,其活动受到了遏制。

20世纪90年代“东突”分裂组织在南亚地区也有显现,出笼了“东突伊斯兰党”或“伊斯兰真主党”、“青年党”、“突厥党”等。

一些西方势力,庇护纵容恐怖分裂势力,20世纪80年代,“东突”分裂组织纷纷出笼,20世纪90年代恶性膨胀,分裂机构名目繁多:“代表大会”、“统一联盟”、“信息中心”、“统一阵线”、“独立联盟”、“人权同盟”、“协会”,等等,前面不仅冠以“东突”、“维吾尔斯坦”帽子,有些还冠有“世界”、“美国”、“欧洲”、“英国”、“澳大利亚”等帽子。显然,分裂分子已经“不知道”他们的国籍了。

进入20世纪90年代以后,新疆分裂组织急剧增加,并且成立了具有分裂纲领的许多所谓政党。1990—1995年,被破获的分裂案件(包括其政党、组织、团伙的活动)共109起,涉案人员一千余人,说明这一时期分裂活动较为活跃。

新疆分裂主义的活动及其背景 
  关于民族史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