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时的黠戛斯人

唐时的黠戛斯就是今天的吉尔吉斯。

下载PDF格式《唐朝时的黠戛斯人

黠戛斯

北宋欧阳修、宋祁编著的《新唐书》-《回鹘传下·黠戛斯》里记述:“人皆长大,赤发、析面、绿瞳,以黑发为不祥。黑瞳者,必曰陵苗裔也。男少女多,以环贯耳,俗趫伉,男子有男黥其手,女已嫁黥项。杂居多淫佚。” 这是中国史书上关于黠戛斯意思是,黠戛斯人都高大魁梧,赤发、白脸、绿眼珠,视黑发为不祥。黑眼珠的,就说是李陵的后裔。男少女多,戴耳环。民俗矫捷粗犷,男子勇敢者在手上刺花纹,妇女结婚后在颈上刺花。杂居,男女之事很随便。黠戛斯人真的讨厌黑头发并且生活随便吗?答案当然不是。他们不但与黑头发的中原人认亲戚,而且妇女以“黥项”的方式表示已婚,嫁前要的彩礼也很重。

黠戛斯,中国隋朝时期西北民族名。地处回鹘西北,约当今叶尼塞河上游,萨彦岭以北,安加拉河以南地区。黠戛斯是匈奴人,《新唐书》:“其种杂丁零,乃匈奴西鄙也。”鄙是中国周代地方组织单位之一,五百家为一鄙。他们的国家叫“坚昆”,通过这两个字分析,今天的一些学者认为,他们可能与乌孙人也有些关系。因为,先秦时乌孙族自号“昆”,是一个西戎部落,先秦典籍称“昆”为“昆戎”、“绲戎”、“混夷”。属于周文王治理的部族,《孟子·梁惠王章》:“惟仁者能以大事小,是故汤(商汤)事葛,文王(周文王)事混夷(昆人)。”

黠戛斯拥有人口十万,军队八万。黠戛斯人主要从事游牧,兼营渔猎,也有少量的农业。他们信仰萨满,祭神只奉水、草神,祭无定时,称巫师为“甘”。他们生活的地方气候寒冷,河流大多数时候都结冰,但环境优美,有很多的动植物,还可以种粮食。《新唐书》:“其兽有野马、骨咄、黄羊、羱羝、鹿、黑尾,黑尾者似獐,尾大而黑。鱼,有蔑者长七八尺,莫痕者无骨,口出颐下。鸟,雁、鹜、乌鹊、鹰、隼。木,松、桦、榆、柳、蒲。松高者仰射不能及颠,而桦尤多。”

黠戛斯人就在这样一个地方诗意地栖息着,他们种的庄稼有庄稼有禾、粟、大小麦、青稞,他们用石磨将它们磨成粉。也许还用我们今天说的炒面来充饥。三月种糜子,九月收获,用以做饭、酿酒,在他们的生活里没有水果与蔬菜。他们的法律及其严酷,战争中胆怯、任使者不称职、非议国事的人都要斩首;若儿子为盗,就将儿子的头系在父亲的颈子上,一直到被折磨死。

关于黠戛斯最有意思的记载是:“人皆长大,赤发、析面、绿瞳,以黑发为不祥。黑瞳者,必曰陵苗裔也。男少女多,以环贯耳,俗趫伉,男子有男黥其手,女已嫁黥项。杂居多淫佚。”意思是,黠戛斯人都高大魁梧,赤发、白脸、绿眼珠,视黑发为不祥。黑眼珠的,就说是李陵的后裔。男少女多,戴耳环。民俗矫捷粗犷,男子勇敢者在手上刺花纹,妇女结婚后在颈上刺花。杂居,男女之事很随便。

果真是这样的吗?答案是不一定的。戴耳环与纹身的事情我们在这里不多说,只说“视黑发为不祥”与“男女之事很随便”。这两件事极有可能是不成立的,为什么呢?黠戛斯一直同唐朝保持着友好关系,如果他们认为黑头发不吉祥,那就不可能自称是李陵的后裔,更不可能千里迢迢来到唐都长安与唐朝皇帝“认亲”了。

唐太宗时,黠戛斯酋长前来长安认亲,受到了唐太宗的热情款待。宴会上,自称李陵后代的黠戛斯酋长因为与唐朝皇帝有一定的“血缘关系”开怀畅饮,并请求归属唐朝。唐太宗当即同意在黠戛斯辖地设立坚昆都督府,隶属燕然都护府,并封黠戛斯酋长俟利发为左屯卫大将军、坚昆都督。公元708年,黠戛斯又派遣使来到长安,唐中宗对他们:“尔国与我同宗,非它蕃比。”使者感动得黠戛斯使者连连顿首。而黠戛斯也真的把自己当成了与唐朝有着亲戚关系的蕃邦,多次派兵参加唐朝打击后突厥的军事行动。如果,他们认为黑头发的人不吉祥或者不吉利,怎么可能和黑头发的唐朝人认亲戚呢?

再说“男女之事很随便”,这仿佛也不合实际。我们看史书里记载的“女已嫁黥项”,为什么要黥项,显而易见地,它是一种标志,是在告诉别人这女人已经结婚了,不可乱来。如果在这方面“随便”,就没有必要让这种“标识”存在了。再就是“杂居”的问题,通过史书的记载,我们看到黠戛斯人当时的居住条件已经相当不错,甚至住上了房子,根本混乱不到哪里去的。

《新唐书》中说,黠戛斯君主称“阿热”,全族就姓阿热氏。阿热的牙廷建在青山,周围用木栅代替墙垣。用毡做帐,称之为“密的支”,其他首领住小帐。还有,冬天住在房子里,屋顶用树皮覆盖。“其君曰‘阿热’,遂姓阿热氏……阿热驻牙青山,周栅代垣,联毡为帐,号“密的支”,它首领居小帐……冬处室,木皮为覆。”在这里,我们看到的不仅是居住条件的改善与文明,也有着等级制度的差别。

同时,衣冠也能从侧面说明一个民族的文明程度,《管子·形势》:“言辞信,动作庄,衣冠正,则臣下肃。”说的也就这个意思。黠戛斯人服装以貂、豸内为贵重者。阿热冬天戴貂帽,夏天戴金扣帽,尖顶卷边;下属则戴白毡帽。喜欢佩刀砺。低贱者穿皮衣而不戴帽。“服贵貂、豽,阿热冬帽貂,夏帽金扣,锐顶而卷末,诸下皆帽白毡,喜佩刀砺,贱者衣皮不帽。”从这一点上看,他们的“礼仪”也差不到哪里去,生活当然是有“规矩”的。

另外,840年,黠戛斯打败回鹘后,烧毁了回鹘可汗居住的金帐,收缴其全部资财,并得到太和公主。黠戛斯阿热认为公主是唐朝的贵女,便派使者卫送公主回朝,但被回鹘乌介可汗在半路上拦劫,还将护送公主的使者也杀了。“阿热以公主唐贵女,遣使者卫送公主还朝,为回鹘乌介可汗邀取之,并杀使者。”如果阿热是一个胡作非为之人,他一定不会想到这点。而我们在读史时,很少见到古代黠戛斯人“淫掳”的一面,也分明能感到这个民族当时的“文明程度”。

既然如此,史籍为什么还要这么写黠戛斯呢?那也许是我国古代史者对边地“少数民族”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偏见吧。黠戛斯人婚嫁用羊、马做聘礼,富人可多到几百上千头。“昏嫁纳羊马以聘,富者或百千计。”这哪里是个“随便”的样子呢?

黠戛斯就是今天的吉尔吉斯(柯尔克孜族)

柯尔克孜族(吉尔吉斯)

唐朝时的黠戛斯人 
  关于民族史的文章:
最新加入:柯尔克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