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句丽归属的争议

世上争夺都是为了各自的利益,都说拥有各自的道理,一切争议的归根结底都是立场不同。我们历史爱好者就是为了把历史学好,就是为了了解更多的史家观点。

下载PDF格式《高句丽归属的争议

先简单回顾高句丽历史,高句丽王朝,前37年建国,668年灭。第一代国王高朱蒙,历28代,计705年。

自建立起,前期历史,高句丽一直处于中央王朝打压下。公元前37年,扶馀国贵族高朱蒙在西汉王朝下属玄菟郡卒本(今辽宁省桓仁地区)建立高句丽国。

高句丽建国时的西汉疆域图
高句丽建国时的西汉疆域图

公元3年高句丽第二代王琉璃明王由卒本川纥升骨城(今辽宁省桓仁县五女山城)迁都国内城(今集安市区)。公元209年,辽东公孙康乘高句丽内讧进袭高句丽,“焚烧邑落,攻破国都”,国内城被毁。山上王移居丸都(今集安城北)。公元243年,曹魏毋丘俭攻伐高句丽,丸都遭毁灭性破坏。高句丽第11代王东川王逃离。山城从此荒废百年。西晋后期,中原天下大乱,无力顾及东北,高句丽美川王十二年(公元311年)夺取西安平县(位于鸭绿江口北岸),切断了乐浪郡与辽东的联系,乐浪郡遥尊晋室中央直到4世纪中叶,344年百济略取乐浪西县时,乐浪太守还遣刺客刺杀百济汾西王。以上是客观的史实记述。
高句丽与几代中原王朝及朝鲜半岛南部的新罗、百济征战不断。朝韩观点认为,在公元1世纪,高句丽王朝就已牢固地确立为一个独立的主权国家(这说法是中国反对的,那都是汉四郡的土地)。中原大乱后,在吞并乐浪郡后,公元404年,高句丽广开土好太王击败衰落的后燕慕容氏,攻占了辽东(汉已灭,无四郡了)。到公元5世纪长寿王末年,高句丽的疆域空前扩大,东临日本海,西滨黄海,南到汉江流域,北抵辽东辽河为界,版图跨越现今中朝两国,是高句丽王朝的全盛时期。高句丽是当时东北亚地区最为强盛的独立主权国家之一。

高句丽最盛时疆域
高句丽最盛时疆域

近些年来,围绕着高句丽历史的归属问题,中国、韩国、朝鲜两国三方的历史学界展开了激烈的争论。

中国历史学界以边众、孙进已为代表,主要有三个基本论点:

一、高句丽是中国东北历史上的少数民族政权,高句丽史是中国历史。理由有二:

(1)高句丽的主体发生在中国,原高句丽三分之二的领土都在中国;(正确)

(2)当时四分之三的高句丽居民都归顺了中国。(这点是很重要的,但怎么考证清楚呢?)

二、王氏高丽和高句丽没有继承关系。理由有三:

(1)高句丽亡于公元668年,而高丽建于公元918年,两者相差悬殊,归属各异;(年代有没有关系?)

(2)高句丽与高丽所辖居民的构成不同(扶余和三韩);

(3)高句丽与高丽在族系上完全不同,不可混为一谈(夫余和三韩)。

三、古代战争没有所谓正义和非正义之分。唐朝征伐和灭亡高句丽的战争不是侵略战争。

进而得出高句丽历史属于中国历史的结论。

而韩国、朝鲜历史学界与之相应的三个基本论点是:

一、高句丽是独立的主权国家,不是中国的地方政权。(初立时肯定不是独立的)

二、王氏高丽和高句丽有继承关系(自己说的)。

三、唐朝征伐和灭亡高句丽的战争是侵略战争(高句丽是边疆少民政权)。

进而重申高句丽历史是属于朝鲜(韩国)历史的一部分。

韩朝历史学家对此有如下8点论述,让我们来看一看:

1、朝鲜古代史书〈三国事记〉论述的就是高句丽、百济、新罗三个国家的事(正确,该书是记这三家)。高句丽史是朝鲜的历史,决不属于中国历史的范畴(这是口号)。

朝鲜朝中社评论说:高句丽在对外关系方面巩固坚守了民族自由权,将企图侵犯自由权的势力一一打败,高句丽并不是任何一个国家的少数民族政权或附属国,而是一个自由独立的国家。

2、朝鲜半岛在旧石器时代就已经有人类生活,并于公元前2333年产生朝鲜最早的国家——古朝鲜——檀君朝鲜。(这条朝韩以外的国家应该都不会承认)

韩朝历史发展的脉络为檀君朝鲜——古朝鲜国——濊貘——扶余——高句丽——渤海国——新罗——高丽——朝鲜——韩国、朝鲜。这是韩朝历史的基本结构。这个结构表太清晰了,清晰得让人不相信。历史这学科可不这么简单,中国坚决不承认渤海国划入高句丽后继这一观点,中国史家一贯认为渤海是粟末靺鞨建立的。

高句丽与扶馀具有相同起源和祖先(中国史家多数同意该观点),高句丽、百济、新罗三国同宗同族,语言相同,民族认同感一致(不知道语言相同,不可其间的认同感)。从朝鲜半岛三国时期一直使用相同语言的事实说明(这一事实是怎么证明的?),试图将高句丽作为与韩国其他王朝不相关的独立部落的观点是站不住脚的。在高句丽遗址在不断发现的考古文物表明,该地区不属于中国历史上的边疆地区。

3、中方主张“在中国领土上出现的历史都属于中国历史。”试图把高句丽史编入中国史。韩方说:“孙进已主张的,不过是以现在的领土中心主义为基础的。但历史的继承权应与现在的领土主权明确区分。”

中方认为:因为高句丽亡国后,大部分高句丽人内迁中原,所以高句丽史属于中国历史。

韩方认为:明朝时,在朝鲜境内的满族人比东北的满族人多,由此推断,清朝属于朝鲜历史。这能成立吗?(只能证明,朝鲜抢走了国中国女真人的土地)

历史上,哪个王朝统治过哪个地区,是有一定标准的。一要驻军;二要征税;三要任命官员。三者齐备才能说统治了该地区,才能说该地区的政权是从属于该王朝的地方政权。在高句丽王朝存续的七百多年间,中国多次改朝换代,先后有东汉、三国、两晋、五胡十六国、隋、唐实现了王朝的更迭。这些中国王朝在高句丽都未能、也根本不可能进行任何有效的统治,既不能驻军;也不能征税;更不能任命各级官员。由此可见,当时的高句丽是一个独立的主权国家,而不是什么中国东北边疆少数民族的地方政权。如果高句丽是中国的地方政权,那么中国的隋朝、唐朝就不会前仆后继历时长达60年,派兵攻打自己的地方政权。把高句丽视为中国的一部分,是大国沙文主义的民族霸权行为。

4、韩朝方认为中国学者把历史上外交关系的一种形式“朝贡、册封制度”歪曲为中央和地方的关系,进而得出高句丽是中国的地方政权的结论。

中国历代封建王朝,总是自封为天朝上国,总是一厢情愿地把所有外国都当做进贡国看待,有着莫名其妙的天下共主的虚荣。近代甚至为了得到通商使节“纳贡称臣”的一个叩头之礼而不惜与英国翻脸,导致英法联军进北京火烧圆明园。

中国北大历史学教授宋成友曾指出:高句丽和渤海国的政权虽然需要获得唐朝皇帝的承认,但那只是双边外交承认的形式,并不意味着它们就是中国的地方政府。实际上,唐朝不干涉这些国家的内部事务,对它们也没有什么实际控制。

宋成友教授又说:从汉朝开始的五百年间,日本历届政权都要获得中国政府的承认。假若把承认邻国政权作为中央与地方政府关系的标志,那为何不把古代日本也称为中国历史的一部分?

5、其实在以往绝大多数中国官方的历史文献中,都强调高句丽是朝鲜民族古代史的一部分。中国过去的历史学家还是区分了中国史和外国史,把东北方相邻民族国家的历史分类为《东夷传》、《北史》等,表明并不属于中国史而属于外国史,是与外国的关系史。高句丽作为不属于中国的外国而被列入了《东夷传》。

在中国正史上多把“高句丽”称为“高丽”来记述。《南齐书》、《周书》、《隋书》、《旧唐书》、《新唐书》等史书把“高句丽”正式记述为“高丽”。如在《旧唐书》中记载唐高祖在公元622年写给高句丽荣留王的信中写道:“今二国通和”,这表明高句丽是与唐朝处于平等地位的独立的外国。

据《后汉书 东夷传》记载,早在高句丽立国之前,“武帝灭朝鲜,以高句丽为县,使属玄菟”。由此可见,公元前108年,汉武帝以武力灭亡古朝鲜国占据辽东设置“四郡”之前,今辽东地区属于古朝鲜国版图。高句丽灭亡后,部分高句丽人融入汉族人群。

中国《旧五代史》、《新五代史》和《宋史》均将高句丽族高丽写入王氏高丽传中,承认王氏高丽是高句丽的继承者。《明史》将箕子朝鲜、卫氏朝鲜、汉四郡、高句丽都纳入到了朝鲜史中。

新中国成立后,在郭沫若、范文澜等主流历史学家的书籍中,高句丽一直被划入有别于中国历史的世界史的一部分。

中国社科院1982年出版的“魏晋南北朝时期”地图,图中表示迁都平壤以后的高句丽疆域不属于当时的中国。三国时期地图中显示高句丽、扶余是区别于中国的独立国家。1980年中国社科院出版的地图表示渤海国不属于当时的唐朝。

6、如果中方认为王氏高丽和高句丽没有继承关系,那么试问后金的奴尔哈赤、清朝的皇太极、蒙古的成吉思汗、元朝的忽必烈和刘邦的汉朝又有什么继承关系呢?历史上蒙古人曾经征服过许多国家和民族,那么现代蒙古人是否有权称南宋之前的中国历史也属于蒙古历史呢?何况历史上高句丽在其亡国之前与中原王朝政权不存在隶属关系,当时更不存在什么“少数民族”的提法。因为当时的高句丽人在今东北地区不是少数而是多数。

7、至于认为唐朝征伐和灭亡高句丽的战争不是侵略战争,这显然是谬论。无论哪个国家民族,无论在哪个历史时期,凡是入侵别国疆土,侵城略地,开疆拓土,屠戮外族的战争都是非正义战争;凡是为了保家卫国,抗击外敌入侵,维护领土主权,保卫人民生命安全的战争都是正义战争。不能只说古代倭寇侵犯中国和近代日本入侵中国的战争是非正义的,而否认古代中国侵略屠戮别国人民的战争也是非正义的。这明显是同类问题,双重标准,于理不通。以此类推,那么当年大辽攻伐北宋,金兵入侵中原,八国联军入侵中国,蒙古灭亡中国,满清屠戮汉民的战争也都不是非正义的了。

8、韩国学者认为,现如今中国的部分学者竟然宣称中国古代史书以及新中国郭沫若、翦伯赞等学者有关高句丽的记载有错误,这又是一个为现实利益曲解历史的例子。除了徒惹他人笑话之外,毫无学术价值(学术是发展的)。

综上所述,得出的结论是:朝鲜和中国的关系实难理清楚。朝鲜韩国学者认为,高句丽历史在主体上属于朝鲜(韩国)的古代历史。该观点中国人是不会接受的,历史上东北地区的民族融合太多了,太复杂了。东北地区的东胡、肃慎、夫余、汉,都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靺鞨特别是粟末靺鞨,跟高句丽关系密切,但他和高句丽是两个不同起源的民族,一个是肃慎,一个可能是扶余。后来的女真金国和渤海才算是同一民族不同支系建立的有继承性的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