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的挑战:中亚“去俄罗斯化”和“突厥化”( 01-07)
土耳其的挑战:中亚“去俄罗斯化”和“突厥化”-民族史“去俄罗斯化”和“突厥化”在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俄语还保留着官方语言的地位。其中,吉尔吉斯宪法明确规定,俄语为官方语言,地位仅次于国家语言。在乌兹别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俄语上世纪九十年代便失去了“族际交流语言”的法律地位,更像是一门外语。自苏联解体后,中亚国家的语言政策带上了民族独立不可侵犯的意味,各国或多或少开始用不同方式“去俄罗斯化”——即将俄罗斯人或者以俄语为母语的民族,以及俄罗斯文化从各领域逐步移出的过程。乌兹别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决定将国家语言转为拉丁字母拼写。在讲俄语人口最多的哈萨克斯坦(根据哈萨克斯坦20...
突厥联盟和阿塞拜疆( 11-20)
突厥联盟和阿塞拜疆-民族史阿塞拜疆人是讲突厥语的民族,居住在外高加索地区,阿塞拜疆语(Azərbaycandili,Azerbaijanilanguage),属于突厥语系乌古斯语支,与土库曼语接近。最初伊朗东北部以及东部外高加索地区的土著居民,讲的是古伊朗语,据说这些人是古老的米底人,属于印欧语系民族。公元前1000年,另一个讲伊朗语的民族游牧民族西米里亚人来到了这些地方。随后,这里又加入了讲伊朗语的西徐亚人、斯基泰人和马萨格特人。公元前后,匈奴人的部落来到了这片领土,融合了当地的古伊朗语居民。再后来各路突厥人就来了,首先是可萨人,然后是保加尔人,再往后是奥古兹人(乌古斯人)和佩...
葛逻禄背叛导致怛罗斯战役中唐军被大食击败?( 03-28)
葛逻禄背叛导致怛罗斯战役中唐军被大食击败?-民族史编者按:关于大唐与阿拉伯帝国的怛罗斯之战,近些年,或者说是20世纪80年代之后,几乎所有国内的历史研究者们(也包括历史学家和考古学家)都将葛逻禄部变节视为唐军崩溃的原因。至21世纪,该说法的传播随网络发展进一步扩散,连英国和法国的中东与亚洲史研究者与汉学家们也开始引用国内研究者的相关论文和论据,而他们的读者们也对此深信不疑。但葛逻禄部历史上真的叛变了吗?在查阅了大量资料之后,笔者发现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关于葛逻禄部叛变与大食军夹击唐军的说法,似乎只是个孤证,所有的论文乃至古文,都引用自《资治通鉴》中的同一句话——“石国王子逃诣诸胡,具告仙芝欺诱贪暴之...
突厥民族的历史演变( 08-25)
突厥民族的历史演变-民族史突厥民族的历史演变“突厥”一词因公元六世纪中叶至八世纪中叶的“突厥汗国”而出现在中国汉文史籍里。突厥汗国是以阿史那氏族为统治氏族的众多游牧部落联合体。组成该联合体的各部落使用的是一种相同或大体相同的语言。这种语言因之被称作突厥语。于是,汉文古籍上又把与他们出于同一族源,并且讲古代突厥语和若干突厥语方言的各游牧部落通称为突厥。这样,汉文古书上的“突厥”就有了狭义和广义的两个概念。但无论狭义或广义,“突厥”都不是某一个具体民族共同体的名称。如同著名学者巴托尔德曾经指出过的那样:突厥是随着大的部落联盟的形成而产生的,如果企图把“突厥”这一术语同某个部落联系在一...
最新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