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桓简史( 08-10)
乌桓简史-民族史乌桓与鲜卑一样都是“东胡”的一支,又称作“乌丸”。公元前3世纪末,也就是秦末,东胡被匈奴攻破后有一部分迁居到乌桓山。根据考证,乌桓山在今天内蒙古赤峰市阿鲁科尔沁旗天山镇西北140里的地方。汉武帝击败匈奴之后,乌桓臣属于汉朝。于是汉武帝把乌桓南迁到上谷、渔阳、右北平、辽西、辽东五郡塞外驻牧,开始设置乌桓校尉,让它替汉朝北御匈奴。汉光武帝的时候,乌桓首领向汉朝朝贡,接受了侯、王、君长的封号。然后又率领乌桓从五郡塞外大规模南迁到塞内的辽东、渔阳及朔方边缘十郡,也就是辽河下游、山西河北北部及内蒙古河套一带驻扎放牧。他们分成了若干个部落,各自为政。建安五年,官渡之...
影响中国历史走向的北方强族( 07-16)
影响中国历史走向的北方强族-民族史那些曾叱咤风云的匈奴鲜卑突厥跑到哪里去了?本文为您解说全部曾影响中国历史发展的北方强族。一匈奴在秦汉时期称雄中原以北的一个强大的游牧民族,前215年被逐出黄河河套地区,历经东汉时分裂,南匈奴进入中原内附,北匈奴从漠北西迁,中间经历了约三百年。中国古代的匈奴和欧洲的匈人(匈奴)没有血缘关系,不是同一民族。近年来使用DNA等测试手段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匈奴人是夏朝的遗民。《史记·匈奴列传》记载:“匈奴,其先祖夏后氏之苗裔也,曰淳维。”。《山海经·大荒北经》称:犬戎与夏人同祖,皆出于黄帝。《史记索隐》引张晏的话说:“淳维以殷时奔北边。”意即夏的后裔淳维,在商朝...
东胡–东北亚民族重要源头( 06-07)
东胡–东北亚民族重要源头-民族史鲜卑人、柔然人、契丹人与蒙古人的先祖都是东胡(东胡族) (东胡族文字青铜削刀)中华民族的文化体系中,由两种截然不同的文化系列组成。其一是以定居民族的农耕文明,另一个便是北方游戏民族的草原文明。他们从北方广漠的草原而来,凭借着铁骑不断南下,为中华民族带来野草般无尽的生命力和新鲜血液,也正是农耕文明与草原文明的不断碰撞又不断溶合,才组成了“中华多元一体”的发展进程。最早见诸于史料并强大的游牧民族是匈奴与东胡。著名学者林幹先生根据文献资料,考古发现,各族的语言,风俗和活动范围大体把北方游牧民族分为三个系统(族系):一是匈奴系统,二是突厥系统,三是东胡...
东胡始末( 05-16)
东胡是我国东北地区最古老的民族之一(东北三大族系:东胡、秽貊、肃慎),也是史上最早进入东部草原的民族,东胡之名最早见于《逸周书》卷七《王会篇》,记载边疆部落贡品曰:“东胡黄罴,山戎戎菽”,逸周书最迟成书于战国;《山海经》记载:“东胡在大泽东,夷人在东胡东。”这反映出有一个以黄熊为“图腾”的游牧民族,他们活动和生存在“大泽”以东的地域,这个部族被中原人称之为东胡人。“大泽”,疑为今天内蒙古克什克腾旗的达里诺尔湖,东是汉语方向,而“胡”则是这个蒙古语族里面“人”的自称“hun”,有“天之娇子”的意思,达里诺尔湖东面的“胡”就称为“东胡”,达里诺尔湖西面的“胡”后来称为匈奴。也有说法认为胡和东胡的分界在浑善达克少地。东胡部族发展到战国时期...
东胡是通古斯吗( 05-15)
从网上看到一篇文章,认为:东胡的意思是住在柳河边的人,此观点的前提是东胡就是通古斯的音译。该观点认为,东胡并非因为在匈奴东而被称为东胡。从《史记》开始,“东胡”族称就被史界误读了。绝大多数甚至于全部历史学家都把这个语词看作是汉语词汇,理解为匈奴东面之“胡”。其实,“东胡”应该是一个古阿尔泰语词(蒙古-通古斯语)Toung-gu(s)的音译,正确的读法应该是“通古(斯)”,也就是说,“东胡”实际上是“通古(斯)”一词的异写。而“通古”的“通”意为柳树丛,“古”为河流,“通古”的直译意为“柳条河”或“河岸上长满柳树的河”,加上表示多数词性的词尾“s”后就演化为居住在河边的族群的族称——“通古斯”。作为族称,其原本意思是居住在河岸长满柳树...
秦开袭破东胡,燕国扩土辽东( 05-12)
秦开袭破东胡,燕国扩土辽东-民族史“燕有贤将秦开,为质於胡,胡甚信之。”这里的胡指东胡,秦开,也就是秦舞阳的爷爷,鲁国宗室后裔,早年在东胡做人质,很受东胡的信任,通晓民情风俗、军事地理。燕昭王姬平即位后,秦开设计逃归燕国。秦开向燕昭王汇报在东胡期间的情况及辽东地区的地理形势、东胡的战斗力等。建议燕昭王出兵收复辽东,他愿挥金戈,冒矢石,率众进击。燕昭王采纳他的意见,委以兵符,勒以军法,开始训练兵士。秦开即筹策用兵方案,约整军士,衅鼓祭旗,刻期出征。公元前300年,燕军自西向东,由妫水流域(今北京延庆境内)向密云地区的渔水(今白河)、鲍丘水(今潮河)流域推进,一路斩关夺隘,马踏平川,东胡军虽...
科尔沁草原上的东胡文化( 05-11)
远至商周起就生活在科尔沁的东胡是个部落联合体,成份较为复杂,其中有东北部的以鱼猎为主的民族,有中部的游牧、狩猎兼备的民族,有西部和南部游牧,农耕互渗的民族。因此,东胡文化丰富多彩。早在战国前期科尔沁东胡人就掌握了高超的青铜冶炼技术,从出土文物看,东胡人铸造的铜剑、铜镞、铜刀、铜戈、铜盔,不但有较高的工艺价值,而且非常锋利实用,特别是铜制双侧曲刃青铜短剑,和“修剑过颐”的长剑,和中原地区的青铜器比较,有着极其明显的地域特征。此外东胡人的铜饰品种类也较多,最典型的是双虺(音费)纠结形铜具、龙形铜饰件、双兽铜饰牌等也都具有较高的艺术水平。科尔沁的东胡人是由游牧、狩猎、鱼猎等多个民族的混合体形成的部落联盟,因此民风雄强,剽悍,崇尚武力和战争...
东胡(鲜卑和乌桓)的民族演进( 04-28)
东胡(鲜卑和乌桓)的民族演进-民族史东胡,在秦汉时期分为鲜卑和乌桓两部分。东胡是我国东北历史早期三大族系之一,在很早的时(公元前1000年)由东胡首次占领中国东北,东胡就是东部的野蛮人(胡人)的总称。北方草原的游牧骑士首次在公元前4世纪的历史记录中出现,那些住在远东的人被周朝的书称为“东胡”。到公元前三世纪东胡已开发出一种先进的青铜时代的文化。用图画刻蚀的骨制品表明,东胡的战车、弓箭和狩猎都是用狗来拖拽的。东胡在中国早期历史上扮演重要的角色,但东胡不是一个单一的、统一的文化,更准确的来说东胡是中国东北部的松散部落联盟,其中多数是游牧民族。鲜卑和乌桓在战争中人人都是弓箭手,他们只有推选出的领...
最新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