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简史》读后感

我们随即向霍金表示,希望他尽快完全恢复健康,待他七十周岁生日时再来看望。告别之际,护理将他的轮椅移动到合适位置,并擦拭他的脸和眼镜。我们和他分别合影留念,我也特别为他拍了个人照。拍照之后,我们用手抚着他的双手,表示告别,他的双手因输液有点浮肿。杜欣欣再次亲吻了他的额头。

下载PDF格式《《时间简史》读后感

我们向霍金告辞。霍金目送我们走出办公室。杜欣欣接着走到茱迪斯办公室向她告别答谢。在那里,我们遇到了刚从加拿大赶来看望霍金的尼尔·图洛克。寒暄时,茱迪斯接到美国南加州大学的尼克·渥纳的电话,被告知他将在七月份来剑桥探望霍金。茱迪斯告诉我,每每听到有朋友要来探望,霍金总会感到开心和安慰。霍金平时与他的护理人员、学术团队、朋友学生亲如一家。我三十年前念书时霍金病情不是太重的时候,他没有专门的护士护理,由学生承担帮助霍金喂饭和上厕所的工作,并轮流在放学后到霍金家中帮助料理霍金的生活。霍金和他的同事、学生、朋友共同营造的学术和情感的双重氛围,帮助他一次又一次地克服生命的危机。茱迪斯告诉我,霍金从来不要任何人对他的病表示同情,他还想着乘太空船上天飞行。

这次我去剑桥,应该说带有三重任务:探望病危复愈的恩师霍金是份内中事;参加剑桥大学成立八百年的庆典活动;今年又是我三十年前就学的应用数学和理论物理系成立五十周年……因此,在剑桥的日子,时间排得满满的。

?霍金是否即将退休

文汇报:今年1月,有媒体披露霍金即将退休。霍金是否会退休?他退休后有什么新的打算?

吴忠超:2009年1月8日是霍金的生日,今年他满67岁。有传媒发布消息称:霍金即将退休。他的私人助理茱迪斯女士随即给我来信澄清。信中写道,按照剑桥的传统,他将不再担任卢卡斯数学教授,但其他一切不变,包括他的办公室、助手、机械师和护理团队。后来又传说霍金将辞别剑桥,去加拿大的佩里米特研究所长期任职。茱迪斯又来信说,媒体的猜测毫无根据,霍金只打算在2009年6月22日去那里访问一个月,他最近刚与剑桥大学签合同,至少要工作至2012年。

霍金的卢卡斯数学教授任职将于2009年9月30日结束。国际学术界非常关注下一届人选,剑桥人自然更是议论纷纷。下一任可能是这个教席有史以来首次由英伦之外的人担任,其实在世界范围内就学术声望和其他条件合适的候选人寥寥无几。最近几年,粒子物理学家诺贝尔奖得主威尔泽克对霍金辐射作出重要贡献,如果下一届的卢卡斯教授由他担任不会引起什么惊讶。

霍金一生中迄今至少经过了五六次类似的生死难关。1985年在瑞士患病使他永远失去了声音。2003年那次也非常严重。每次都使亲友和国际学术界同仁忧心忡忡,他本人对此却甚为达观,仿佛还有些与死神搞恶作剧式的得意。因为霍金在西方已成为卡通的形象,有一部卡通电影的情节是一对夫妻望着插满维生系统的霍金乘轮椅缓缓而来。妻子对丈夫说:“我想将他的维生系统关闭一阵再打开,看看会发生什么?”这情节曾极大地激怒了霍金的家属。但霍金本人却认为那很幽默,很有创意。我的另一位朋友也是霍金学生,他最近也从外国来剑桥,但他只对霍金招了招手,不想耗费他的精神和他交流,然后他让茱迪斯传给霍金一个字条,说要来参加他75岁生日聚会,霍金微笑一下,在电脑上写道:“It
is too far.”

在霍金患病期间,英国也有许多网友指责皇家为何不给霍金封爵,因为霍金的朋友以及同辈学人彭罗斯已是Sir(爵士),而马丁·雷斯甚至是Lord(勋爵)。我从霍金的主要合作者皇家学会会员吉朋斯那里了解到,霍金认为,许多被封爵的人中颇有不适当者,所以他耻于和这些不适当者为伍。

此前有许多科学家都为霍金未能获得诺贝尔奖而不平,包括许多诺贝尔奖获得者都认为霍金是当代最伟大的科学家。他提出了许多有创见的理论,比如黑洞的霍金辐射、宇宙创生等等,但实验验证需要一个较长的时间,而诺贝尔奖强调获奖者的理论必须得到实验验证。例如具有太阳质量的黑洞的霍金辐射温度是一千万分之一开尔芬,而宇宙背景微波辐射的温度是二点七开尔芬,所以验证霍金辐射尚待时日。爱因斯坦早就提出了引力波理论,但间接验证引力波的存在却是几十年后的事;上世纪四五十年代提出“大爆炸”宇宙学的是物理学家,而最终登上诺贝尔领奖台的,是十多年后贝尔电话实验室两位研究“噪音”的工程师。霍金最关注的依然是当代科学最前沿的课题。

《时间简史》读后感 
  关于思想的文章:
最新加入: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