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纳宁:韩国萨满和基督教共同的神

在韩国萨满教的诸多神灵中,最高位的神是哈纳宁,“哈纳宁”是对土生土长的韩国神祇的称呼。佛教在进入韩国及其发展的过程中,吸收了萨满教“哈纳宁”这个名称,并用来指代宇宙的最高统治者。基督宗教在进入韩国的过程中也借用这个名称指称《圣经》中以色列人的神。在韩国基督徒的意识中,哈纳宁是唯一真神,因为其不仅和其所创造的宇宙完全分离,而且完全独立于其他所有神灵、魔鬼系统之外。对哈纳宁的崇拜大概是从高丽王朝时期(公元10-14世纪)开始,“哈纳宁”这个词的使用一直延续到朝鲜王朝时期。“哈纳”(音译,下同,Hana)是天空、天堂的意思,“哈纳宁”这个词由“哈纳”和“宁”(音译,下同,Nim)组成,“宁”是对人尊称的黏着语,可以意为尊敬的、主等,于是“哈纳宁”就意味着“天上的主”。在今天的韩国,“哈纳宁”几乎已经成为基督宗教的专有词语,很少有人会首先想到其真正来源是韩国的萨满教。在萨满教的自然神灵中,天神居于中心位置,这在其他宗教文化中也可以见到。在中国,对天神的崇拜长期为官方所垄断,祭天是国家事务,从民众分离。古代韩国受中国的影响,韩国先民对天的崇拜权力也被统治阶级剥夺,于是他们转而崇拜那些他们感兴趣的自然神灵,这些自然神灵对他们生活的影响程度也远远超过了天神的影响。结果在韩国的王朝时期,官方宗教对天神的垄断和普通民众对萨满教的追随分离开来,这样的趋势尤其在李朝时期最为明显。因此,对于韩国萨满信徒来说,哈纳宁是最高也是离他们最远的神,尽管和他们息息相关,但并不是他们崇拜的焦点。

下载PDF格式《哈纳宁:韩国萨满和基督教共同的神
哈纳宁:韩国萨满和基督教共同的神
哈纳宁:韩国萨满和基督教共同的神

关于哈纳宁的神性,笔者认为:第一,其是韩国古代大众信仰中273位神灵中最高的神;第二,对哈纳宁的崇拜既没有系统的神学理念也没有经典的文本可以稽考;第三,人们对哈纳宁既有恐惧的情感也充满了祷告的热情;第四,哈纳宁既可以给人们带来疾病和灾难,也可以在人们对他崇拜的时候赐予人们健康和幸福。在这些特征上,我们都可以从韩国人对哈纳宁的神性的思考中,联想到《圣经·旧约》里耶和华的形象。

基督宗教传入韩国后,为了在新的环境里能够对以色列的神进行崇拜和祷告,哈纳宁这个既没有神学教义也没有经典文本的神的名称填补了韩国人对基督宗教“GOD”翻译的空白。哈纳宁的特点让其很容易就能穿上其他神灵的外衣,于是,传教士和韩国基督徒对此加以利用,赋予了哈纳宁全新的含义。

韩国萨满教中的哈纳宁也和以色列的神有很多共同之处。在这两个神的信仰系统之中,他们都有天国之子的理念,都否认神的有形,都有着复合性的神性,也都有着人格。而且,天国也都是两个信仰体系中的神所居住的地方。因此,哈纳宁这一名称在韩国深入人心,对韩国人接受基督宗教有很大的帮助。在这种意义上我们可以说,以色列的神化身为了韩国的民族神;或者说,哈纳宁超越了民族神的意义,受洗而重生了。

另外,韩文版《圣经》的翻译也是以色列的神被冠名为韩国哈纳宁的关键因素。哈纳宁在韩国也被称作上帝(汉字词,Sangje)、天帝(汉字词,Cheonje)或者天主(汉字词,Cheonjoo),这些词语都是受到了中国文化和汉语的影响。在韩文流通之前,对那些更热衷于汉学的上层阶级来说,用韩文书写哈纳宁是低等的贱民才做的。15世纪时,世宗大王发明了韩文字母,称为谚文。韩文字母尽管被发明出来,却受到统治阶级的鄙视,一直主要在下层民众中流传使用。在《圣经》要翻译给广大韩国民众之时,为了赢得更多韩国人的心,神的名字被传教士用更大众化的词语来翻译。因此,《圣经》的翻译不仅加速了基督宗教的“上帝”和“哈纳宁”的融合,同时也促进了韩文在保守的上层两班阶级中的使用。

随着基督宗教的发展,包括传教士和本土神学家在内的韩国基督宗教领导者的神学意识越来越强烈。他们担心“哈纳宁”这个词也许会带来一些异教的泛神论和偶像崇拜的麻烦。但是这个名称最终战胜了所有的障碍,并保留了《圣经》中希伯来神的观念。

回顾这个名字的历史是颇有趣味的。“哈纳宁”由单词“哈纳”和“宁”组成,后者的意思就是敬爱的人或者主的意思,棘手的问题就是“哈纳”部分。其在韩语中最早的形态是“哈纳尔”(音译,下同,Hanal),意为天国,后来也逐渐使用“哈呢儿”(音译,下同,Haneul)。在称呼神时,书写上都加入了“宁”,即“天国之主”的含义可以用“哈呢宁”(音译,下同,Haneunim)和“哈纳宁”二者同时表达。“哈纳”是缩写了的“哈纳尔”,和韩语中数字“一”的写法以及发音完全相同。“哈纳宁”原初的意思是“天国之主”,而听起来也可以是“唯一的主”。

20世纪60年代晚期,韩国天主教和新教双方的学者一起进行《圣经》的翻译工作时出现了矛盾。韩国天主教一方坚持要使用“哈呢宁”,但是韩国新教一方大多数人认为“哈纳宁”的使用更符合基督宗教的本意。就连新教内部的圣经学者和神学家们也有过激烈的争论,一些“哈呢宁”的支持者认为哈纳宁是数神的偶像崇拜,甚至一度演变为互相指责对方为异端。因此,今天大多数新教教会仍然使用老版本的《圣经》,而天主教则用新的“共同翻译”版作为官方通用版本。总之,不管这样的争论是否必要,仅在韩国用民族神哈纳宁的名称来指代神这一问题上,韩国基督宗教无疑是取得了神学本色化的成功,更使得韩国基督宗教的“哈纳宁”具有了韩国民族-国家认同的色彩。

哈纳宁:韩国萨满和基督教共同的神 
  关于思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