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萨满教概况

萨满被称为神与人之间的中介者,在东北亚的历史上广泛分布,韩国亦是如此。

下载PDF格式《韩国萨满教概况

学者们将韩国各宗教信仰间的关系比喻成三层同心圆模式(朴钟锦,2004),即影响了韩国人最基本思维方式的萨满教居于核心层,影响了韩国人伦理道德和人生观的儒教、佛教居于第二层,而还未渗透到韩国人伦关系之中的基督教位于最外层。

作为韩国的本土宗教,萨满教从远古到今天一直给人们提供行为准则。其通过两种原理来指导人们的行为:一方面是通过对邪恶神灵的诅咒和控制来避免灾祸的发生,另一方面通过对一些良善神灵的世俗性祝福、祈祷和献祭来获取平安和幸福。

萨满教不仅是韩国最古老的宗教也是最为普遍的信仰形式,在韩国被称为神教或者巫教。自韩民族开端,萨满教即已存在。尽管无人知晓其创立者,也没有经典可寻,但萨满教对韩民族的影响却是深远而广泛的。在这个意义上,萨满教并不像那些有着高级宗教教理的宗教。《从韩国宗教的现实及其透视镜观察到的韩国文化》(崔俊植,2006)一文就给予了萨满教极高的评价,称其为韩国文化之根。作者认为巫教自始至终伴随着韩国的历史,至今还存在于人们生活中。作者认为,巫教不仅是韩国民族艺术文化的创造主体,还对韩国人国民性格的塑造有着重要作用。然而有意思的是,尽管如今很多韩国人融入萨满教的信仰体系之中,但很少有人声称自己是萨满教信徒。这是因为,萨满教在韩国的现代化历史进程中曾一度被视为低级的迷信,因为萨满教和佛教、儒教相比,它的宗教思想看起来是不成熟的,因此大部分韩国人不愿意承认他们的信仰需要靠世俗性的祈求来获得神灵对他们的应许。尽管如此,我们却不能怀疑实际上很多人仍然在内心深处需要和神灵世界建立某种关系。从这个角度来看,这就意味着萨满教的影响是隐性的而非显性的。

萨满教的信仰基础是万物有灵论,相信所有事物都有其灵魂,关注的是神灵世界的存在以及人与神灵的关系。这些神灵对人们的影响是普遍存在的,而且和所有人息息相关。萨满教是一种以萨满为中心、和超世间进行交流并且形象癫狂的宗教现象。萨满教认为,魔鬼或者恶灵能够给人们带来不好的运气或者导致气候的灾变,因此萨满教的存在是建立在人们心灵深处面对当前和未来环境的不可预知、对于生命无常而产生的恐惧的情感基础之上的,萨满教难以带给人完全解脱的希望,因此,可以说萨满教不是一种令人愉悦的信仰,而这也影响了人们的行为和日常生活方式。因此,我们可以将萨满教中的神灵看作是人们想阻止灾难或者从灾难中逃离出来,并通过一系列的宗教仪式,以期在苦难中可以得到救赎。

韩国萨满教概况
檀君-韩国萨满教概况

檀君神话是研究韩国萨满教的一个重要题目。其实严格地说,韩国的檀君神话不能被看成是历史,因为它是无可稽考的。檀君神话出自13世纪晚期高丽僧人一然撰写的《三国遗事·纪异》。

古记云:昔有(天神)桓因,庶子桓雄,数意天下,贪求人世,父知子意,下视三危太伯可以弘益人间。乃授天符印三个遣往理之。雄率徒三千,降于太伯山顶(今平安北道妙香山)檀树下,谓之“神市”,是谓“桓雄天王”也。将风伯、雨师、云师,而主谷、主命、主病、主刑、主善恶,凡主人间三百六十余事,在世理化。时有一熊一虎同穴而居,常祈于桓雄,愿化为人。时神遗灵艾一柱,蒜二十枚曰:尔辈食之,不见日光百日,便得人形。熊虎得而食之,忌三七日,熊得女身,虎不能忌,而不得人身。熊女者无与为婚,故每于檀树下,咒愿有孕;雄乃假化而婚之。孕生子,号曰檀君王俭,以唐高(尧)即位五十年,都平壤,始称朝鲜。又移都于白岳山阿斯达,御国一千五百年。周虎(武)王即位己卯,封箕子于朝鲜,檀君乃移于藏唐京,后还隐于阿斯达为山神。寿一千九百八岁。(一然,2009)

韩国学者认为,檀君既是韩民族的祖先,也是韩国历史上第一个萨满巫师。很多韩国学者都认同檀君神话中的“桓因”,是萨满教的最高神“哈纳宁”(笔者音译,下同。Hananim)的不同名字。尽管《三国遗事》不能作为史学研究资料,但在这个神话中却可以发现一些古代韩民族对“哈纳宁”的崇拜迹象和文化内涵。

韩国的萨满教中有很多神、精灵和魔鬼,也包括对山、河、日、月、星辰等自然物的崇拜,因此,在古代韩国,人们信仰的神灵众多。所有这些神灵都居住在物质世界中,诸如石头、树木、河流、江海、土地和天空。韩国萨满教信徒信仰的神灵众多,总共有273位神灵。韩国民俗学者金泰坤先生将这些神灵分为四个类型,即社区神龛上的仪式神灵、一般的家庭神灵、村庄宗教仪式上的神灵和每个家屋里的神灵。也有按照自然神、人神来进行分类。归于自然神的有:地神、水神、山神、天神,所有神灵都与日常生活相关;归于人神的有:将军神、国王神、佛教神、道教神、巫堂祖先神等。有人统计,韩国神灵谱系包括22个自然神谱系,其占总数的63.6%;有11个人类神谱系,占总数的33.3%(孟慧英,2005)。围绕这些神灵,人们需要进行跳神、祷告和献祭等一系列宗教仪式。祈求神灵能给予他们内心的平静、健康、财富、长寿,避免诅咒和惩罚。在给这些神灵们献祭之后,韩国人通常会在一起吃喝,庆祝他们从神灵中获得了神力。

萨满教认为人类拥有肉体和灵魂,因此人的出生和死亡是人最重要的两个时刻。他们同样也将这样的关系延展到各种生物之中,他们相信所有的动物也都有灵魂。韩国萨满教信徒认为,当一个人死后,尽管其肉体消逝,但不朽的灵魂却进入一个未知的世界,仍然可以在人世间飘荡至少三年。祖先的灵魂会在特殊的时候回来看顾他的子孙们,据说可以看顾四代人。

萨满被认为是能够和各种神灵进行交流的人,其是中介者、治疗师、先知、祭司以及人神之间的斡旋者。他们有能力进入一种出神癫狂的状态,可以直接和神灵进行接触。韩国萨满大都属于善良神灵引导下的白巫,他们在宗教实践中多是对付和控制恶灵,驱除恶灵离开人们,让人们远离魔鬼。韩国萨满教中称女性萨满为巫堂(汉字词,Mudang),男性萨满称为博数(汉字词,Paksoo)。在韩国萨满教中,女萨满的地位往往高于男萨满,男萨满人数很少而且他们往往也是被边缘化的。在萨满教的驱魔仪式“固特”(音译,Kut)中,女萨满扮演最重要的角色,是仪式上的领导者,男性萨满仅仅是她的助手。但在韩国传统社会中,无论男女,萨满这一职业都被视为社会的最底层。

李朝时期的萨满教和佛教都遭到强烈压制,萨满与僧侣都受到驱逐。尽管萨满教被置于社会边缘,但仍旧与下层民众联系紧密。日本殖民时代,日本人将萨满教视为韩国宗教和文化的基础,认为其凝聚着韩国的民族精神,于是对萨满教进行控制和打击。韩国独立以后,西方理性主义和基督宗教价值观在韩国社会盛行,萨满教被认为是现代化的阻力,一度被认为是过时了的迷信。直到20世纪80年代后期,萨满教才被升高到传统文化的地位而重新受到关注。因此,“许多韩国学者认为,韩国萨满教有一个未被打断的历史,直到今天,萨满教仪式几乎在这个国家的所有地方还在进行,至少有上千个地方都如此。汉城大学的赵兴胤教授指出,在韩国文化边缘,这些萨满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但在主流文化中寻找他们的踪迹却不是易事。这就是韩国萨满教今天存在的基本状况。”(孟慧英,2005)

韩国萨满教概况 
  关于思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