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萨满:东北农村“跳大神”现状

跳大神发源于东北辽源黑土中的萨满巫教文化,是一种活人与死人邪祟沟通的方式,而官面儿的解释则多半是归于封建迷信一类,充满了神秘的民间怪谈色彩,而且现代的人很少见过,但却差不多都听说过,就好像这种’东西’似乎离我们并不是那么远,但却又好像也不怎么近。

下载PDF格式《今日萨满:东北农村“跳大神”现状

实际上跳大神在东北已非常非常罕见。

今日萨满:东北农村“跳大神”现状

东北地方有一种由满族人的萨满宗教发展出了请仙跳神的治疗鬼魂缠身、妖魔作乱的仪式,俗称”跳大神”。严格的说”跳大神”是一种请神术,一般的程序是作为请神上身的跳神者在他的助手帮神者的配合下持单面手鼓、系腰铃,边跳边唱以此请得信仰的神灵上身,在神灵上身后便会依求医者所请为其消灾治病。更有趣的是每一个跳大神者所信仰的神都不同,而且他们所能处理的病症也各有所长,所以东北民间跳大神者众多。

后来跳大神被归为封建迷信之列,跳神者由公开转为秘密,仪式也由原来的隆重盛大转变为简单的上香请神,原来”来神”的时候上身的神仙都是唱着说事,现在也变成说白话的了。虽然不被承认但跳大神就这样顽强、半公开的存在下来,可以说是与时代同步了。

解放前,很多农村地区的人得了病,往往请大神用邪术治疗。大神的治疗方法别具一格,不听诊切脉,不打针不吃药,而是连敲带打,连跳带唱的把”仙”或”神”请来,附在”大神”身体上,再把病人身上的”鬼魂”也请来,通过大神的口来说出它的来历和要求。通过双方讨价还价的谈判,达成协议,给”鬼”方一些想要的东西,打发走之后,病人也好了。如果达不成协议,”鬼”方不想走,”大神”就需要用各种文武邪法把身上附的魔鬼赶跑,使之不敢再来纠缠,这些荒诞的做法,听起来非常可笑,可在解放后的今天,有人还在搞这些迷信活动。

“大神”就是装神弄鬼专治邪病的一种人,只要有人请,从不拒绝,即使是脚气,也说成是”鬼”附体,过去”跳大神”是招摇过市,大肆张扬,跳神前,大开三道门(大门 房门 和富门)连上下窗户全卸掉,一家请”大神”全村看热闹。

“大神”一般都晚上活动,这有一定原因.

今日萨满:东北农村“跳大神”现状

首先白天大家都忙,没工夫瞧,第二,装神弄鬼,求仙药求圣水,在灯光下好作弊。

第三,晚上才是所谓的神仙鬼狐活动的时刻,容易招来谈判,过去”跳大神”有单人跳的,而更多的却是两人,一人”跳大神”一人充当助手,帮着病人在”大神”面前说好话,以图多要些酬谢。

“跳大神”场所有一定的布置,需在屋内靠北墙,面朝南挂起一幅用布画写的大神案。从上到下,如同家谱一样,画着一辈辈的各种大仙名牌、画像。诸如,胡三泰,黄大仙,柳黑姑,长翠莲等。凡属胡姓均是狐仙(狐狸),凡属黄姓都是黄仙(黄鼠狼),凡是柳姓,均是柳仙(蟒)等等,神案一般高长一丈,宽八尺左右,并排放着两张高桌,两张桌子前边中央放着一张小桌,叫供桌,上有香炉,蜡白,供果酒菜,中心则是整个的猪头,供桌下面有桌围,桌围中间有个大圆圈,圈中有个”仙”字。两旁绣有一幅对联,上联”有求必应”下联”当愿众生”横批”心诚则灵”。供桌前边放有一个高脚凳,上铺红毡是”大神”坐的。

今日萨满:东北农村“跳大神”现状

看到这,很多朋友可能好奇了法器有什么,这里瞧,法器有神鼔两面(两人各一面),腰颈一挂(大神用),再就是根据”大神”送”鬼”时表演的武活节目用的道具,一般有”下油锅”用的是油和秤砣。”上刀山”用的是铡刀八把,挂铡的铡刀两把。”吃红枣”用的火盆和烙铁等等。这就是”跳大神”所需要的准备工作,当然也有一些不可告人的”密口”均由大神自备。病家则需要准备大量香蜡,纸马和烧酒,供跳神随时取用。

好了进入正题,待到掌灯时分,把患者扶到外屋炕上,盘着腿,面朝北坐定,头蒙一块红方布,双手握着一炷香。此时,大神跟助手都以一种紧张神秘严肃的神态,拿着死神鼓,用点燃的黄裱纸在鼓面旋转烤着,喝一大口烧酒,边喷边烤,鼓边挂着八枚铜钱呼啦啦的作响,随后,只见”大神”摇摆走来,到病人面前,把口中烧酒分三次喷到病人脸上,边敲边在病人头上绕圈,时紧时慢,打单鞭,敲花点,随着节奏跳闹一番,唱到”哎_-____我左手拿起文王鼓,圆幺回哪哎—-唰唰当当,柳木圈,羊皮克,横三竖四八根弦,四下栓,羊弦扭系儿悬挂金钱……”这便是请神的开篇。

今日萨满:东北农村“跳大神”现状

待到唱了一会,大神开始浑身颤抖,张牙舞爪作狐状,给人们一种预示,可能有大仙要附体了,这时助手唱到”住库堂把庙门开,家住穿堂鼓楼庙,当仙下马你得报报国号啦”这时,大神睁开眼操起鼓,慢慢敲起来,边走边跳,浑身发颤,面部通红,眼直发亮,恐怖吓人。这时一家老小有几口算几口,全都下跪,连连磕头求大仙给治病,但求大仙治病可不易,需像大仙贿赂一番,于是助手替病人说好话了。

胡三太爷,您来人家一路辛苦,需要点什么?”大神装模作样的说到”两百斤重的猪头来一个”,病人一听吓一跳,哪有那么大的猪头啊?大神接着说到”去了尾巴就算到了”。其实这就是大神借机敲诈罢了,之后又唱又跳对着病人开始进攻,烟熏,酒烧,鼓响,铃晃,弄得病人头晕脑胀,加上病人心理作用,引导病人随着他的意愿说话,以显示自己法力无边。以此来让别人相信,鬼以赶走,病随之就好了。

今日萨满:东北农村“跳大神”现状

当然也有故意配合大神的,说公婆哥嫂对自己不好,假借鬼上身,以此配合大神,达到吓唬家人,以后善待自己的。这种互相依靠,大神就靠这种关系户来做生意。

至于那些取药搬酒的文活,挂铡上刀山的武活,都是采用杂技魔术中的一些门子,加上一层迷信外衣愚弄民众而已。

对于跳大神,我认为不能一言以蔽之为迷信唬人,跳神或者说萨满,是凌驾于所有宗教之上的万年存在,跳大神探询的是心灵活动和精神世界,不能完全用物质科学眼光来看待。

今日萨满:东北农村“跳大神”现状 
  关于思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