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土宗教程

    释解:死后尸坏,血液糊涂,九孔流出,瘀色臭秽,恶气闷人,虫蚁唼食,蛆蛔蠕动。尸汁臭秽,点滴而流,见之无不掩鼻作呕。昔日容华今何在?往昔仪态复何存?此时已是不辨美丑,不知男女。可叹痴迷众生肉眼相看,错将虚假认作真。

下载PDF格式《净土宗教程

   释解:尸停十天以上,肌肉腹藏渐已烂坏,血肉腐败,作为各种细菌的天然培养基,亦是各种蛆虫的大粮食仓。蛆虫细菌极为活跃,将尸体化为脓样,臭烂模糊,此时不能辨别尸体之面目。呜呼此体!恰如薄皮糊在破纸之上,一触即漏;内盛之物,却如陈腐发霉的剩饭又被投弃入了烂肉一般。往日兰麝常薰,香膏常涂,搔首弄姿,极尽妍媚;今朝脓臭,化为烂坏,虽至亲者见之,莫不引巾掩鼻,不忍睹也,观想之怎生爱恋。不是深加憎恶此秽浊之躯,又怎能断却这虚妄之迷情。

    释解:人死后,若将尸体弃于林中,称之为山林葬,不待尸体腐烂,早为野鸟虫兽所啄啖;若将尸体置于棺中,埋于黄泉之下,亦被山鼠虫蚁所啖食,肌肉破烂,乃至完尽;若将尸体沉于大海中,亦为鱼虾之类所吞食,骨肉离散。昔日体丰颜颐,为蚊所刺,立生瞋恚;今朝脏腑肥膏任虫唼食,竟不觉知。往日养尊处优,极自珍爱;而今还不如这猪羊之肉倒值得几个钱。岂不可叹!

  

  释解:尸体分散化解,筋腱消灭,节骨分离,头脊不连,指趾不接,肘骨散乱,已无人样。此时何止已失去仪容姿态,功名姓号亦是空空。人我气盛今何在,情嫉怨亲复何存?生命之长短盛衰,但看秋草与晚风便可体悟。吾人当高处审视,推究此事。

    释解:死后几年,皮肉尽销,骨髓亦空。所存之骨灰白暗色,牙齿尽落,下颌脱离,头颅空壳,眼鼻深洞,白骨一堆。任由虫蚁牵挽,却无子孙收藏。身前无限欢爱,身后无量凄惨,令人见之愁肠百结。纵有千般风流又当归向何处?实实愁煞飘荡之孤魂!

   释解:死后最快七日能烧臭尸,未到七日,若八识尚存,烧时苦痛。当尸被烧之时,体脂为助燃焰,赤火冲天,转瞬之间,化为灰烬,一切妄念当亦同时化为灰烬。一切皆如梦幻泡影,如露又如电,此时只有真心得以显现并日而悬。欲超出生死之路,脱离轮回之苦,此观想应当精研。

  如上四念处与十想观所昭示的无常苦空与种种不净,令人了知人生真相,油生出离心。观想娴熟,则所见之自身,类似行尸走肉,无可眷恋,况复他人?勤行于道,无暇作尘俗之想。是故对吾辈净业行人,修行念佛法门,具有增上缘之力用。《涅槃经》云:“菩萨修于死想,观是寿命,常为无量怨仇所绕,念念损灭,无有增长。犹山瀑水,不得停住;亦如朝露,势不久停;如囚趣市,步步近死;如牵牛羊,诣于屠所。”修于死想,对我执心重的吾人,不啻是一对机良方。彻悟大师亦云:“沙门者,学死者也。”印光大师曾书一“死”字,下云:“学道之人念念不忘此字,则道业自成。”是故,吾辈行人当仰遵佛祖之诚言,常将死字挂在额颅上,直面死,思惟死,死心念佛,方可超越死。

  五、现代人生的境况

  人生的苦境在当代表现得尤为显著。现代人造恶的动机与手段比古人更甚,苦果也就更大。冷静地观察这个世界,我们能睹见一系列的险象与危兆。诸如:精神家园的丧失、全球性的政治腐败、英雄偶像的陨落、文明婚恋观的瓦解、毒品孽花的泛滥、日益污染的生存环境、各类动物的锐减、贫富差距的拉大、种族矛盾、宗教冲突、邪教遍布、计算机犯罪、分子生物学的潜在危险、核战争的威胁等等。种种资料显示,人类境况日趋恶化。

  本世纪以来,种种或自然或人为的巨大灾难次第出现,从中可以看出,人类所面临的灾难逐渐从纯自然性、区域性发展到人为性与全球性。与古代劫难大多体现于物力、人力的耗损和毁灭,以及文明成果的丧失相比较,现代劫难则直接指向整个人类的生存基础。罗马俱乐部发出的“人类面临灾难深渊”的警钟,持久地震撼着人们的心灵。

  当代有识之士本着良知所发出的呼喊,在全球性的市场经济与科技的大浪潮中,似显微弱,同分共业,不可思议。如果人类不从内心作一根本转变,重新修复善恶因果报应的堤坝,重组道德与效率的良性互动的话,任谁也无法挽狂澜于既倒。释尊曾悬记:“吾去世后,经道渐灭,人民谄伪,复为众恶,五烧五痛,还如前法,久后转剧”。重温这段法语,于当代人类命运,思过半矣。

  佛典对娑婆世界的命运有大三灾与小三灾的悬记。这些灾难不由外力主宰,悉是众生恶业所感。大三灾中,瞋恚感火灾、贪欲感水灾、愚痴感风灾;小三灾中,贪欲感饥馑灾,瞋恚感刀兵灾,愚痴感疾疫灾。佛言:于饥馑灾与刀兵灾而死者,皆入恶道;于疾疫灾中死者,多生天上。何以故?以有疾病时,但相慰问,无有毒害屠杀及相争相夺之心故。《婆沙论》云:人若能以一抟之食,发大悲心布施饿者,于当来世决不遇饥馑之灾。若以一阿梨勒果奉施病僧,于当来世中,决不遇疾疫灾。若一日一夜持不杀戒,当于来世决不遇刀兵灾。

  《俱舍论》云:三灾起时,由二种因:一者耽著美味,二者懒惰。随着三小灾的次第出现,佛教法运也相应地渐趋衰微,直至灭尽。世尊悬记:“始自《首楞严经》、《般舟三昧经》,终至十二分教悉皆灭尽,法灭时袈裟自然变白,藏经自然无字。”尔时,十六罗汉尽收世间一切经法,贮于铜塔,此塔沉至金刚际。佛法灭尽,犹如漫漫长夜失去灯炬,众生受苦痛煎熬。释尊怜愍众生,特留《无量寿经》住世一百年,为末法众生作最后的救度。

  或有人怀疑:刀兵劫中的众生,智慧福德极为暗钝,怎能受持这部义理境界甚深的《无量寿经》呢?释尊的一段法语圆满地回答了这一问题:“吾法灭时,譬如油灯临欲灭时,光明更盛,于是便灭。吾法灭时,亦如灯灭。”在回光返照之际,众生的根机尤显猛利,加之苦痛的逼迫,于时便能信解受持念佛法门。据《大集经》记载:《无量寿经》灭后,释尊仍然悲心不舍众生,惟余阿弥陀佛四字,广度群生。劫尽之时,阿弥陀佛四字,世间众生没有能念全者,或能念一字,或能念二字。若有能念全四字者,即为天人师。证知法灭之时,念佛一门乃末法罪浊众生最后得救的津梁,六字洪名即诸佛相传之心印慧命,众生出离苦海之慈航。吾人对净土法门应生殷重恭敬心,依教奉行。若不修净土,即在四生六道之中,大小三灾之内,头出头没,永无出离之缘。

  了知现代人生境况与末世劫运,吾人应从内心生起深切的出离心,生起如救头燃的紧迫感。火宅炎炎,众苦充满,不求生西方净土,将何以堪?元朝白云法师词云:“娑婆苦,光影急如流。宠辱悲欢何日了,是非人我几时休?生死路悠悠。三界里,水面一浮沤。纵使英雄功盖世,只留白骨掩荒丘。何似早回头?”

  吾人应反复咏吟,以佛祖古德的教示,增上出离心,并力跃上阿弥陀佛大愿船,横截生死苦海,圆成佛道,还入生死苦海,拯济常没众生。

净土宗教程 
净土宗对佛教危害  莲宗十三祖师传  大安法师净土教程  大安法师  大安法师讲净土十凝论  学佛网手机版  净宗根本经典:五经一论  净土宗 地藏经  极乐世界下品下生  
最新加入: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