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博:内蒙古科尔沁地区萨满现状调查

现代蒙古族称萨满教为böge-yinšašin或böge mörgöl ,也叫“博教”。男萨满称为böge [bo:]“博、博额”,女萨满称为udugan,idugan“亦都罕、巫都干”。目前蒙古博所用法具有神鼓(他拉哼歌日革)、鼓槌(楂岫尔)、神鞭(有“恶力彦”鞭、“晃豁”鞭、“苏亥”鞭、“哈啾亥”鞭等几种)、神刀(有“伊勒都”和“吉达”等不同种类)、锣(被称为“赉青”的萨满多用此类法具)以及口琴(呵门豁尔)、铜镜等。

下载PDF格式《蒙古博:内蒙古科尔沁地区萨满现状调查
-不可思议的蒙古萨满-第1图

科尔沁博

蒙古博萨满的法服由法冠、神裙、神靴等组成。法冠有“德日痕玛拉盖”、“多锅拉嘎”、“剔地目”、“奥尔盖玛拉盖”等几种。内蒙古地区的萨满多戴“德日痕玛拉盖”、“多锅拉嘎”和“剔地目”。各地蒙古族萨满的神裙有较明显的差异。内蒙古科尔沁萨满的神裙一般由“衬裙”和“罩裙”两部分组成。“衬裙”上佩戴铜镜和腰铃等。“罩裙”是由一宽围腰和多条彩带组成。所以科尔沁萨满们也将其萨满服称为“花衣服”。萨满服背面正中间的飘带上饰有各种家畜图案和动物精灵图案。

-不可思议的蒙古萨满-第2图

各种翁衮(做法事用的神偶)

-不可思议的蒙古萨满-第3图

神鼓

萨满神偶蒙古语称“翁衮”或“翁固德”。据蒙古国策·达赖先生的研究,最早的翁衮可能是“人们把自己认为最凶恶的东西的形状用木头或石头仿制出来,用草或毛绳捆起来,因而产生了神像,然后发展到人形的形象”。这一看法很有道理。笔者在调查中发现,蒙古族萨满的翁衮中既有虎、熊、豹等凶猛动物,也有各种形状的萨满祖先神像。道尔吉·班扎罗夫在其《黑教或称蒙古人的萨满教》一文中曾指出,蒙古人把“死者也算作一种新的神,叫翁衮……能够决定什么人的灵魂才能当翁衮的只有萨满”。据马可波罗、普兰尼·加尔宾、鲁布鲁乞等早期旅行家的游记记载,古代蒙古人的翁衮主要是用毡子、皮子、木头等来制作的。制作翁衮神偶时,住在不同帐幕的所有主妇们都聚会到一起,非常尊敬地制作它们。当她们制作完毕时,杀一只羊举行会餐,并把骨头放在火上烧掉。目前所能看到的各地蒙古萨满的“翁衮”各式各样,形状不一。我们在科尔沁调查中发现在内蒙古地区萨满所供“翁衮”多为青铜制。蒙古族萨满举行各种宗教仪式时往往呼请各种“翁衮”精灵,并使其附身。根据附身的“翁衮”不同,萨满会模仿各种不同神灵和“翁衮”姿态舞蹈。

-不可思议的蒙古萨满-第4图

祭天

蒙古博萨满每年要举行一次祭祀“翁衮”的仪式。蒙古国萨满称这种仪式为“翁固德音塔嘿拉嘎”(意即“翁衮祭”),内蒙古地区的萨满则称为“翁固德术色乐乎”(意为给“翁衮”献牲)或“翁固德罢雅食嘎乎”(使“翁衮”高兴之意)。这种仪式内蒙古地区的萨满一般每年的农历七月九日或九月九日举行,蒙古国萨满则每年正月初三举行。过去一般举行九天或至少举行三天,现在则仅举行一天。蒙古族萨满教的仪式主要有成巫仪式、祭祀仪式、治病仪式、祈愿仪式、除秽仪式等。其中成巫仪式是新萨满加入萨满行列时的考验形式。这种考验仪式亦有一定的地区差别。内蒙古科尔沁地区萨满的“伊循大坝大爬呼”,即过九道关仪式较有代表性。九道关的一般做法是要赤脚踩过九个烧红的铡刀。也有在一枚烧红的铡刀刃上赤脚跳九九八十一次的时候,这也叫九道关。但并非所有的萨满都能够通过九道关。蒙古族萨满的祭祀仪式除上述祭“翁衮”仪式之外,还有祭天仪式、祭祖仪式、祭火仪式、祭“吉雅其”神仪式、祭“保牧乐”神仪式、祭“尚西”神树仪式、祭“奶奶神”仪式、祭敖包仪式、除夕祭、正月初一祭、清明节祭等。

-不可思议的蒙古萨满-第5图

祭祀敖包

-不可思议的蒙古萨满-第6图

求雨

-不可思议的蒙古萨满-第7图

祭火

-不可思议的蒙古萨满-第8图

治病

蒙古族萨满的治病仪式一般由杀牲献祭、祈祷请神、附体下神、驱鬼送神等几个大的阶段组成,并有“卓力格嘎日伽乎”、“古日木嘿呼”、“吉达倾戈腹”等具体做法。此外,治小孩病时举行一种叫做“苏尼斯驮达呼”(意即“叫魂”)的仪式。这是基于蒙古萨满教灵魂观念的具体操作仪式之一。蒙古族萨满教认为人有灵魂并且灵魂不灭。蒙古语称灵魂为“苏尼斯”,灵魂离开人体就导致疾病和死亡。灵魂暂时离开人体是发生疾病的主要原因,尤其小孩的病往往是由于“苏尼斯摘拉乎”(意即灵魂离开身体)而引起的,所以萨满要通过举行“苏尼斯驮达呼”仪式来叫唤小孩的灵魂回来。

-不可思议的蒙古萨满-第9图

神灵附体后吃木炭火的博

科尔沁博萨满教是迄今遗留的蒙古族萨满教的一支,它不仅具有蒙古族萨满教的一般特点,还具有较浓厚的地方特色。科尔沁博萨满教主要流行于内蒙古东部科尔沁草原一带,它之所以能够保留下来,有复杂的原因。首先,与科尔沁蒙古各部的特殊地理位置有关。科尔沁各部地处内蒙古草原的东北部,而西藏喇嘛教是从西南蒙古各部传入,然后才逐渐东行,传至科尔沁各部,相对较晚。其次,也与科尔沁萨满教的斗争策略有关。在与喇嘛教的斗争中,一些科尔沁萨满采取了灵活的策略,曾一度巧妙地利用和吸收了喇嘛教的一些教俗以达到“明降暗保”的目的。因此,近代科尔沁地区的萨满教明显地带上了喇嘛教的色彩。

-不可思议的蒙古萨满-第10图

博过各种关

蒙古博萨满有世袭萨满和非世袭萨满之别。世袭萨满一般都有己的谱系。许多萨满常以世袭为荣耀,并将萨满祖先的系谱背下来,世代相传。其中有些人的萨满世系往往可上溯到几代、十几代以上。譬如,内蒙古库伦旗的门德巴雅尔萨满的祖先,相传是天的侄子,传至他已是第十三代了。门德巴雅尔萨满能记述的五代萨满世系是:祖爷奈玛甘萨满—太爷官钦札布萨满—爷爷嘎日札萨满—父亲孟和巴特尔萨满—门德巴雅尔萨满。背诵祖先的萨满系谱是蒙古族科尔沁萨满教传承中必不可少的重要内容。

-不可思议的蒙古萨满-第11图

鼓舞

-不可思议的蒙古萨满-第12图

博舞

文字和图片摘自戴白古拉摄影画册《科尔沁博》,中国民族摄影艺术出版社出版。

蒙古帝国建立后,由于统治范围日益扩大,各族人民的宗教信仰各有所异,为达到“因其俗而柔其人”的统治目的,除供养萨满外,也赡养基督教徒、伊斯兰教徒和佛教僧侣。忽必烈创建元朝后,虽然继续奉行先朝的政策,但已偏重于佛教,由此藏传佛教盛行一时,萨满教被挤出了上层社会。后来,俺达汗时期,甚至在《卫拉特法典》中宣布博为非法,予以杀戮清除。
虽然,地处蒙古草原东北的科尔沁部,当年并没有参与《卫拉特法典》的制定。但随着喇嘛教不断传入与扩张,博的地位也越来越下降,不得不由上层而转入民间。然而,喇嘛教在科尔沁的传播并不是一帆风顺的,遭到了蒙古博的强烈反抗,到清朝末年愈演愈烈,“灭博”事件时有发生。清代科左中旗“疯王”曾把全旗的博都抓来,集中一起,一个个分别扣在大缸里,四周架起大火焚烧。大部分博都烤焦了,只有四个博非但没被烧死,出来时,胡子上挂着冰茬,嘴里还一个劲儿地喊冷呢。
博具有神通,能够治病驱魔占卜。博不是什么人都能当的,要拜师修行。修行要过九重关:光脚走过九根尖利的木桩子、赤身滚过插有九颗大针的毡子、用舌头依次去舔烧红的九块烙铁、光脚走过烧红的九个犁铧、光脚踩灭燃烧着的九堆柴火、赤手捞起沸油锅里的九枚铜钱、用九根绳子把自己的身体紧紧勒绑后再用刀割开、在刀 刃环成的圈子里爬行九次、光脚走过利刃朝上的九口铡刀,如此才能独自行博。
科尔沁被誉为“安代之乡”。其实安代舞就起源于萨满教,是博的治病方法和祭祀仪式,现如今才回归舞蹈本体。博的确有着解释不了的奇特能力。虽然没有博了,但科尔沁还有正骨大夫。有着神奇手段的正骨大夫皆姓包(孛儿只斤氏),而且都是博的后人。再严重的骨伤,喷几口酒,捏吧捏吧,说好就好了。这是千真万确的。

在内蒙古大部分地区,萨满教已销声匿迹,目前主要分布在科尔沁和呼伦贝尔的一些地区。

请关注上面公众号“察古观今”,更方便地搜索各方面资讯

蒙古博:内蒙古科尔沁地区萨满现状调查 
  关于思想的文章:
最新加入:科尔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