箕子陵墓现状和朝韩的去中国化

箕子死后葬于何地,史学家众说纷纭,有史书说箕子陵墓在河南省的商丘县,也有史料记载箕子陵墓在朝鲜平壤的乙密台下,是衣冠冢。

下载PDF格式《箕子陵墓现状和朝韩的去中国化
箕子陵墓现状和朝韩的去中国化
箕子陵墓现状和朝韩的去中国化

记载说高丽礼部于1102年为祭祖箕子,在平壤牡丹峰修建纪念箕子的衣冠冢,在墓旁也建立了箕子庙(平壤市原箕林过去还有“箕子墓斋室碑”等古迹)。从那时起,箕子陵受到历代王朝的祭扫与修缮,由于陵寝地处平壤中心的牡丹峰脚下,与乙密台、七星门、浮碧楼等名胜比邻,因而历来亦是平壤的著名景观之一,直到1959年箕子墓全部拆除,现已荡然无存。而我国以及韩国、日本的一些介绍箕子的著作或论文中仍然在说‘朝鲜箕子陵’现位于平壤牡丹峰。
近年通过考古发现箕子的墓地在关内,与箕子相关的文物也发现在今河北北部,辽西一带,可以肯定箕子的活动范围在辽西一带,而非朝鲜半岛。古代‘朝鲜’的地理范畴也在今天渤海北部的辽东一带,古籍以讹传讹的说箕子朝鲜是今天的朝鲜半岛,显然是不符合历史事实。再有说箕子传礼仪和制度,而历史证明汉字是公元三世纪后,传入朝鲜半岛的,而箕子朝鲜说显然是后人附会的虚构历史传说。所以,目前朝鲜韩国学者对此段历史的存在予以否认,不承认箕子朝鲜的存在。
观点争鸣
【相反的意见:为朝韩承认的卫满朝鲜的首任君王卫满是在推翻了箕子朝鲜的哀王(箕子的后人),并取得箕子朝鲜的首都王险城(今朝鲜平壤市南),新政权被称为卫满朝鲜,可知卫满朝鲜之前确实存在过箕子朝鲜(另外,卫满之后接着就是汉四郡时代);至于箕子的墓在哪里并不重要,更何况我们中国人讲究落叶归根,葬的离家近一点没有什么不行;平壤的墓历史上已经说明是衣冠冢,当然不可能有尸骨;以下是维基百科的记载】
【根据史记记载箕子朝鲜据说是商朝的遗臣箕子建立, 典籍中最早出现“朝鲜”一词的是《尚书大传》中周武王封箕子于朝鲜之地。有谓“朝鲜”即“朝日鲜明”之意,“朝”读如“朝日”的“朝”;但在《史记》卷一百一十五《朝鲜列传》第五十五“集解”引张晏云:“朝鲜有湿水、洌水、汕水,三水合为洌水,疑乐浪朝鲜取名于此也。”索隐云:“朝音潮,直骄反,鲜音仙。以有汕水,故名也。汕一音讪。”史记中也有周武王封箕子于朝鲜之地。 中国古籍[山海经-海内经]曰:“东海之内,北海之隅,有国名朝鲜”。如果北海为今天的渤海的话,有学者认为箕子朝鲜初期位今中国河北、辽宁和内蒙古东南部。 论语微子第十八中记载箕子与微子,比干合称“殷有三仁”, 今本竹书纪年殷纪中记载纣王五十一年‘冬十一月戊子,周师渡孟津而还。王囚箕子,杀王子比干,微子出奔。’,但记载箕子的这两本古书并没有提及箕子从中国迁徙到朝鲜或者箕子建立朝鲜的描述。
一部分考古发现表明被认为是箕子封地的朝鲜(今辽东,北朝鲜)琵琶型的铜剑在外形和金属成分上与同期中国其他地区的类似武器有所不同,但礼器,生活器具则大体相当。
有一种观点认为箕子朝鲜的疆界是随着时间推移而变动的,起初与孤竹国一同处于辽西地区,有辽西出土的殷晚期青铜器中,方鼎内底中心有铭文“亚侯”为佐证。后来由于燕国的强大而退居辽东和北朝鲜。《魏略》中记载“秦开攻其西方,取地二千余里,至满潘汗为界。朝鲜遂弱”。 也有一些学者认为箕子朝鲜与檀君朝鲜并存。箕子朝鲜位于檀君朝鲜西部大约是今中国河北,辽宁和内蒙古东南部。箕子朝鲜后被卫满朝鲜所灭。汉武帝时在檀君朝鲜西部灭了卫满朝鲜。
另外箕子后人去朝鲜半岛是后世的事,与‘箕子朝鲜’无关,早年的平壤箕子墓,建于1102年,其实就是慕华派建立的衣冠冢。据《高丽史》记载:肃宗7年(1102)10月壬子朔,“礼部奏:我国教化礼仪,自箕子始,而不载祀典。乞求其坟茔,立祠以祭。”从此,箕子陵受到历代王朝的祭扫与修缮。那么真正的箕子墓在哪里?《史记》集释:“杜预日:梁国蒙县(在今之河南商丘大部分与山东曹县部分)有箕子冢”,此墓至今尚存,从未开掘,应为归葬墓无疑。那么平壤的箕子陵被挖掘后未见尸骨并不意外。 箕子的真正墓地就在山东菏泽市曹县。
朝鲜破坏箕子陵与朝鲜的去中国化
在朝鲜的一本宣传金日成事迹的书中对此做了这样介绍:
“(主席)问有关人员将怎样处理‘箕子陵’的问题。当时,他们没能马上做出回答。他们还没认清‘箕子陵’就是封建统治阶级的事大主义思想的产物。主席环视着他们,通俗易懂地给他们讲了“箕子陵’出现的由来。据说。箕子是公元前十二世纪殷人。距他生存的年代过了一千年的公元前二世纪初,为了借口侵略古朝鲜就凭空捏造出他来朝鲜建国的谣传,尽管如此,可又过了一千多年的十二世纪初,封建士大夫歪曲历史说朝鲜是箕子所建立的国家,竟在牡丹峰修了箕子陵崇拜它。主席给他们讲解了这样的历史,然后说,把朝鲜民族看成箕子的后裔是对具有五千年悠久历史的我们民族的侮辱。又说,箕子与朝鲜人是毫无关系的,箕子陵也不是真正的箕子的坟墓,即使掘墓也不会有什么东西,趁这次机会挖掘出来看看也是好的”。挖掘平壤的箕子陵时由于遭到很多人的反对,金日成主席特地嘱咐举办了“老人宴”,把反对的老人们请来,当他们知道陵里什么也没挖出来时,“把‘箕子陵’信以为真的老人们都红着脸掉过头去”。
其实平壤的箕子陵是古朝鲜人为纪念箕子而修建的一座衣冠冢。因为胥余是殷王族,是受封于箕国(今之山西蒲县)之君,故称“箕子”,作为中国古代文化的代表性人物,受礼仪思想影响极深的箕子要求在其死后归葬故国应在情理之中。《史记》集释:“杜预日:梁国蒙县(在今之河南商丘大部分与山东曹县部分)有箕子冢”,此墓至今尚存,从未开掘,应为归葬墓无疑。那么平壤的箕子陵被挖掘后未见尸骨并不意外。 箕子的真正墓地就在山东的曹县。在朝鲜出版的《朝鲜建国始祖檀君》一书也提到了挖掘箕子陵一事:自高丽肃宗(l906—1105)时期起,开始传布说平壤城里有所谓箕子墓。可是,这是假坟。所以战后挖开该墓一看,那里甚至没有任何放尸体的墓棺设施,只有破砖头和破瓷片。(评:千年以上的古墓挖出砖头瓦片一点也不奇怪,关键是上面有什么反应当时社会文化的遗迹,这里也不排除金一世为了意识形态故意破坏历史文物的可能性。希望有了解这些砖头瓦片的人透露一些相关信息。)
在上述的《朝鲜建国始祖檀君》这本学术论文集之中是这样解释“箕子东移说”的:“这是过去中国反动的封建历史学家们凭空捏造的一种主张。他们说,公元前2世纪,由中国人箕子到朝鲜去建国,当上了国王 。……‘箕于东移说’是公元前3世纪末到公元前2世纪初由中国封建历史学家们为把汉朝侵略古朝鲜政策加以合理化而抛出的。过去,中国封建历史学家们一向把邻近的民族、宗族的祖先或头领都描绘成汉族出身的人,‘箕子东移说’也不例外。20世纪初,倭国帝国主义侵略者为了蹂躏朝鲜民族的自主性,恶毒地利用了这一‘箕子东移说”’。
现在朝鲜,韩国的官方出版物也基本摒弃了这一学说,例如韩国海外文化弘报院向海外介绍韩国的两本小册子《韩国欢迎您》、《韩国简介》都把扶余、高句丽、渤海列为了本国历史,而将公元前500—2000年这段历史则列为空白,公元前2000—5000年则称为古朝鲜。对箕子朝鲜则只字未提。
与毁掉箕子陵古迹相对的是,朝鲜政府于1994年10月11日建成了极其宏大的新“古墓”——檀君陵。
朝鲜发掘和建筑檀君陵是为了把过去一直被认为是神话里的人物或传说里的人物以“科学的”方法明确为当时的实在的人物。
在韩国,檀君朝鲜论被称为国史观,而箕子朝鲜论和卫满朝鲜论则被称为殖民史观。
(另注:《论语·公治长》中有孔子“道不行,乘桴浮于海”之叹息。历代的朝鲜文人都曾经对此很感兴趣。许多人相当肯定地认为,孔子生活于春秋时代,见礼崩乐坏而思移居朝鲜。)
参见:箕子 箕子朝鲜(기자조선)(约 1122 BC ~ 194 BC)
另外一种说法:箕子陵与朝鲜的去中国化
长期以来,公认的朝鲜建国史说是“箕子封建说”。
箕子,商朝贵族,末代王帝辛(商纣王)的叔父,与比干、微子并称商末三贤。箕子因纣王无道,“乃被发详狂而为奴”。据说,““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诗经·黍离》)就是他的名句,。周武王灭商后,曾拜访箕子,并讨教治世之道。而后,武王乃“封箕子于朝鲜而不臣也”。箕子建立了国家,并且还教给朝鲜百姓以礼仪田蚕之道,又制“八条之教”。 朝鲜李朝史家涵虚子说:“箕子率中国五千人入朝鲜,其诗书礼乐医巫阴阳卜筮之流百工技艺,皆从而往焉。既至朝鲜,言语不通,译而知之,教以诗书。使其知中国礼乐之制,父子君臣之道,五常之礼,教以八条。崇信义,笃儒术,酿成中国之风教,以勿尚兵斗,以德服强暴。邻国皆慕其义而相亲之,衣冠制度悉同乎中国。故曰:诗书礼乐之邦,仁义之国也,而箕子始之,岂不信哉!”就是说,朝鲜的农耕习俗乃至礼乐制度是在箕子时代建立的,箕子就是朝鲜的建国者。中国史书是这样记载的,朝鲜的书籍也是这样。直到20世纪中期,朝鲜半岛南北方的史书、教科书都沿袭了“箕子封建说”。
然而,承认自己国家的开拓者是另一个民族的人,这是民族主义虚火异常旺盛的半岛人无论如何不能接受的。他们要破。他们先要“破”掉箕子的陵墓。1959年,金日成亲自下令毁掉了有千年历史的箕子陵。理由是,“(中国)为了借口侵略古朝鲜就凭空捏造出他(箕子)来朝鲜建国的谣传”“封建士大夫歪曲历史说朝鲜是箕子所建立的国家”“ 把朝鲜民族看成箕子的后裔是对具有五千年悠久历史的我们民族的侮辱”。
毁掉箕子陵,不是目的。他们要立。他们要立檀君。他们的依据的是元朝时突然冒出的一本《山海经》似的《三国遗事》,其作者高丽僧人一然称,檀君为天上下凡的天神庶子桓雄大王与熊女所生,是古朝鲜的开国君主,于公元前2333年定都平壤。把孙悟空在花果山自树“齐天大圣”旗号一类的神话当作信史, 也就是擅长意淫的半岛人能做的,20世纪的他们就这样做了。不仅如此,他们还“创造”了举世震惊的考古“奇迹”。 1993年,根据金日成关于编写朝鲜民族历史和发掘檀君陵的指示,朝鲜人开掘了位于平壤的檀君陵(胆子够大的,除了北大的那位教授外,没有哪个中国人敢打黄帝陵的主意)。“果不其然”,经现代科技手段检测,证据“确凿”,陵墓中的遗骨是檀君的;数据“准确”,是5011±267年前的。干完了掘“祖坟”勾当,他们又于1994年隆重地建成了檀君陵,已经无主了几千年的那几块骨头可真够风光的了,有那么多的人来顶礼膜拜。至此,篡改历史,伪造历史的“去中国化”工程告一段落。
现在,无论是在朝鲜,还是在韩国,“箕子封建说”都被视为殖民史观,而“檀君朝鲜论”则是朝韩的正统国史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