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关于高句丽始祖朱蒙的传说

本文介绍的关于高句丽始祖朱蒙的传说,取自朝鲜平壤1993年改建的东明王陵。

下载PDF格式《朝鲜关于高句丽始祖朱蒙的传说

朝鲜东明王陵的碑文、壁画,记述了高朱蒙诞生、创建高句丽国、高句丽的风俗、高句丽的尚武风气、高朱蒙出征、高句丽军事威仪等传说。

朝鲜平壤东明王朱蒙陵墓纪念碑
朝鲜平壤重修东明王陵纪念碑

朱蒙,又称东明、邹华、众解等,出生于中原朝代的汉宣帝神爵三年(公元前59年),北夫余人,朱蒙本来是北夫余的一位王子,他的母亲名字是柳花,传说中河伯的女儿,她是夫余王的婢女。某一天,故事发生了,“有段日子,夫余王不在宫中。柳花独自一个闲居在一个屋子里,某天,太阳照过来,柳花起身避开阳光,而阳光偏偏就像跟着柳花似的,怎么躲,阳光都跟着照在柳花的身上。柳花觉得身体上感觉很特别。后来,后来柳花就怀孕了,就是这样就怀孕了。十月怀胎后柳花生了一个蛋,一个很大的蛋,大如五升,夫余王厌恶这个蛋,先后把它丢给狗和猪,狗猪不吃;又把它扔在路上,牛马绕行;抛在荒野,群鸟又以羽毛呵护,夫余王又用刀割,割不破。无奈,夫余王将这个蛋只好还给了柳花。柳花把它放在阳光照射的温暖处,有一个男孩破壳而出,这个男孩,就是朱蒙”。这则很荒诞的神话,实际上反映了高句丽人对太阳神的崇拜。

我们继续欣赏朝鲜东明王陵讲述的故事,朱蒙小时候就善于狩猎射箭,“年甫七岁,岿然异常,自作候弓矢射之,百发百中”,表现出了非凡的射技本领。朱蒙一词,夫余语言的本意就是善射。夫余王有七个儿子,常和朱蒙在一起比试射技高低。然而他们的本事全都不如朱蒙,朱蒙因此受到他们的妒忌。夫余王的大儿子带素认为“朱蒙非人所生,将有异志”,请求夫余王除掉他,免生后患。夫余王没有杀朱蒙(对朱蒙还是不错的),让他喂马,这是奴仆做的活儿。朱蒙很鬼,特意将骏马减食,让它消瘦,反把一些笨马喂肥。国王不明就里,挑选肥马自乘,瘦马给了朱蒙。一次,国王举行打猎,有意刁难善射的朱蒙,仅仅给了他一支箭矢,朱蒙箭矢虽少,射获却不少,于是又引起了诸位王子和大臣的嫉恨,预谋杀害他。朱蒙的母亲柳花暗中得知此事,偷偷地告诉了朱蒙,劝他快些逃走,并鼓励他说: “以汝才略,何往而不可?与其迟留受苦,不若远适而有为。”朱蒙听了母亲的话,遂与夫余人乌伊、摩离、陕父三结义兄弟逃出北夫余,向东南方向奔走。北扶余在今天长春一带,东南方向也就是说向辽宁东部奔去。

亡命途中,一条大河,名叫淹滞水,又作掩施水、奄利水等,即今流经吉辽两省的浑江,横阻了去路。追兵在后,朱蒙想过河没有桥,朱蒙于是向水神祷告,说:“我是太阳的儿子,河伯的外孙,今日逃难,追兵快到了,用什么办法让我过河啊?” 之后奇迹发生了,鱼和鳖并从水下浮出,搭起了一座浮桥,朱蒙过河后,鱼和鳖突然都消失了,追兵无法渡过河去,只好作罢收兵。鱼鳖浮桥,显然是神话,却反映了高句丽人信奉水神的宗教观念。

过河后,朱蒙和乌伊等三人来到一处叫毛屯谷的地方(今天辽宁桓仁境内),有了收获。朱蒙遇见了穿戴不同的三人,并归附了朱蒙。这三人一个人穿麻衣,一个人穿纳衣,一个人穿水藻衣,装束可能代表着当地不同经济形态的三个部落,麻衣者应以农耕为主,纳衣者应以狩猎为主,水藻衣者应以渔业为主。朱蒙得此三人,非常高兴,分别赐姓克氏、仲室氏、少室氏,并说“我方承景命,欲启之基,而遇此三贤,岂非天赐乎!”于是根据三人特长,“各任以事”。这段传说说明,朱蒙跑到毛屯谷,和当地百姓联合起来,当地百姓和扶余可能是不同族属。

朱蒙又接着率领大家前行,来到卒本川(今桓仁下古城子),他们见此地“土壤肥美,山河险固”,于是准备立都,但未急于修建宫室,只在沸流水(今富尔江)旁盖方子居住,国号高句丽(未建城就立国高句丽)。关于朱蒙建国的地方,《魏书》等史籍作纥升骨城:“朱蒙至纥升骨城,遂居焉,号曰高句丽。” 纥升骨城就是今天的桓仁五女山城(世界遗产),它与卒本城(桓仁下古城子)都是高句丽早期城址,两个城都是高句丽创国(前37年)初期的都城,高句丽国王平时居于平地上的卒本城,战时则居于高山之巅的纥升骨城(高句丽喜欢在山上建城,辽阳还有个燕州城,又叫白岩城)。

前36年,吞并沸流国(这个隶属西汉的小国早就存在,它才是句骊的主体)。朱蒙建国当年,“四方闻之,来附者众”。为了巩固政权,朱蒙对周边民族和部落开始征伐。首先,攘斥了邻近的靺鞨部落(在卒本的哪个方向呢?东北?),靺鞨退缩畏服,不敢进犯。一天,朱蒙忽见沸流水中有菜叶随波漂下,猜知上流肯定有人,于是假作狩猎,前去寻找,果然找到了沸流国。沸流国国王松让出来相见,对朱蒙说:“寡人居处偏僻之地,不曾见过君子,今日邂逅,不亦幸乎?但不知你从哪来此?”朱蒙回答说:“我是天帝之子,现在纥骨升城立都。”松让欺他“立都日浅”,打算把高句丽纳为属下的附庸之国。朱蒙非常气愤,两人争辩不已,于是进行射技较量,来决胜负,松让最终不敌朱蒙,只好认输。次年六月,“松让以国来降”,被封为多勿候。朱蒙建国第六年十月,派遣乌伊、扶芬奴率兵北伐,攻打太白山东南荇人国,“取其地为城邑”。十四年十一月,又命扶尉伐北沃沮(什么方向?),“灭之,以其地为城邑”。通过一系列征讨,朱蒙政权不仅行到了初步稳定,疆域也得到了拓展,为高句丽日后势力的扩大,奠定了基础。

朱蒙在建国之初,未建宫室,待到国力稍强,便开始了营建。朱蒙三年春三月,“黄龙见于鹘岭”,秋七月,青赤色的祥云又“见鹘岭南”,受此瑞兆的暗示,次年七月,“营作城郭宫室”,这座城郭,便是纥升骨城(桓仁五女山)。

朱蒙建国十四年,他的母亲柳花在夫余逝世。夫余王金蛙以太后礼安葬(这好像是《朱蒙》电视剧里的情节),又立神庙祭祀。十月,朱蒙遣使出访夫余,馈赠方物,报答夫余王的恩德。

朱蒙在夫余时,曾娶妻礼氏,生一子,名类利,后为高句丽第二代王。到卒本后,又娶一妻,生了两个儿子,名沸流、温祚,温祚后来南下建百济国。

在中原王朝汉成帝鸿嘉二年(公元前19年),朱蒙逝世于卒本东面山岗,葬在龙山,时年40岁(年轻啊)。朱蒙死后,高句丽人在卒本川立庙祭祀,号始祖庙或东明王庙,后来的国王继位后,大多前去拜谒。高句丽迁都平壤后,将东明王陵迁至平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