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句丽墓葬和壁画

吉林集安和辽宁桓仁境内,发现大批高句丽墓葬,内部绘有精美壁画。这些墓葬属高句丽王国晚期墓葬,其中半数以上的墓群是高句丽国王、王后或是贵族的墓,墓中大部绘有精美细致的壁画,反映了那个时期的一些生活状态和风俗习惯,高句丽独特的墓葬风俗对其周边的区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下载PDF格式《高句丽墓葬和壁画

东北吉林集安县境内,学名叫“集安洞沟古墓群”的高句丽墓葬,是吉林省重点保护的名胜古迹,是中国少数民族地区古墓群之冠。有高句丽国建国700多年间遗留下来的墓葬达1万余座,仅现存较为完好的就有7160座之多。这些古墓群分布的范围极广,绵延几十里,加之墓类繁多,内涵博大精深,不可小觑。

高句丽洞沟墓葬群将军陵-东方金字塔
高句丽洞沟墓葬群将军陵-东方金字塔

这个洞沟古墓群里著名的古墓壁画,绘于墓室土壁上,非常精美的壁画哟!

高句丽洞沟精美壁画
高句丽洞沟精美壁画

这些高句丽壁画是研究公元5世纪至6世纪,高句丽历史文化的珍贵实物资料。洞沟墓葬群其中有一个将军陵,被称为“东方金字塔”,底面积960平方米,由1100多块巨型花岗岩石条堆垒砌筑而成,其最小的护坟石都有15吨重。这个建天集安城东北4公里龙山脚下悬崖上的将军陵,据考为二十代王长寿王陵,造型颇似古埃及法老的陵墓,将军坟墓基长31米,高12米,墓体呈方锥形,共有7级阶梯,墓体建筑雄伟,造型明快庄严,是高句丽建筑技艺、艺术成就所达高度的一个缩影。

高句丽墓葬群主要包括五女山城、国内城、丸都山城、12座王陵、26座贵族墓葬、好太王碑和将军坟1号陪冢。历史上存在了705年的高句丽少数民族在这里留下了大量的历史遗迹。高句丽王城外现存近7000座高句丽时代墓葬,堪称东北亚地区古墓群之冠,高句丽古墓壁画中发现的八卦图被确认为中国最早的八卦图实图。高句丽古墓群中以将军坟、太王陵为代表的14座大型高句丽王陵及大量的王室贵族壁画墓,从不同侧面反映了高句丽的历史发展进程,也是高句丽留给人类的弥足珍贵的文化、艺术瑰宝。

国内城、丸都山城(始名尉那岩城)是高句丽早中期(公元1-5世纪)的都城,其特点是平原城与山城相互依附共为都城。位于集安市的高句丽古迹,是奴隶制国家高句丽王朝的遗迹。在集安市周围的平原上,分布了一万多座高句丽时代的古墓,这就是开篇提到的闻名海内外的”洞沟古墓群”。其中太王陵、将军坟和千秋墓等规模宏大。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中国考古工作者在集安、桓仁陆续发掘了多处高句丽王城和贵族墓葬遗迹,对部分遭受自然损害的王陵进行维修,高句丽丰富的文化内涵,轮廓逐渐清晰。
在高句丽将军陵的墓道朝向不远处的太王陵,太王陵的东侧矗立着被称为”东方第一碑”的好太王碑,是长寿王为纪念第十九代王永乐太王而建。碑石由一块方柱形巨石修琢而成,高6米多,四面环刻文字共1775个,字体介于隶书与楷书。汉字镌刻的碑文记述了好太王一生的功绩和有关高句丽起源及建立政权的传说,是高句丽保存至今最长的一篇实物文字资料。

墓葬有石墓和土墓两类,多分布在富尔江、浑江、鸭绿江一带,以桓仁集安最集中。积石墓流行于3~5世纪,桓仁墓群时代较早,均为积石墓。集安墓群时代较晚,先为积石墓,后为封土墓。积石墓以碎石、砾石、石条为封,大体发展序列和形制为:积石墓→方坛积石墓→方坛阶梯积石墓→方坛阶梯石室墓→封石洞室墓(见集安高句丽积石墓)。大体是顺山谷或河流走向排列成行。封土墓与积石墓并行交叉出现,盛行于6世纪。大体的发展序列和形制为:有坛封土石室墓→阶坛封土石室墓→封土洞室墓→封土石室墓。王室、贵族的封土墓构制宏敞,坟垄高大,其中有不少精美的壁画。集安的壁画墓中,除一座为积石墓外,均为封土墓,时间从4世纪中期至7世纪初,可分为3期:①前期为4世纪中期迄5世纪上半叶,壁画以墓主人生活画为主,绘于白垩土石壁上,如角抵墓;②中期为5世纪上半叶迄6世纪上半叶,除墓主人生活画外,出现了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神,以及反映佛教内容的莲花、佛像、飞天、菩萨,如三室墓、长川1号墓;③后期为6世纪中叶迄7世纪初,壁画直接绘于石壁上,以四神为主。从壁画可以了解高句丽历史文化,又能看到中原文化对高句丽的影响。
积石墓中出土有战国西汉时期的铜钱,有鼎、釜、甑、斗等铜器,铧、镰、斧等铁器,均与汉魏时中原地区的形制相同。出土的鎏金器制作精巧、纹饰华美;金银器朴拙中见纤巧;黄釉陶器造型浑厚大方。在集安墓群中,矗立着著名的好太王碑,是长寿王于414年为其父广开土境平安好太王树立的墓碑。

高句丽墓葬壁画
高句丽墓葬壁画
高句丽墓葬壁画
高句丽墓葬壁画
高句丽墓葬壁画
高句丽墓葬壁画
高句丽墓葬群相邻地域的汉魏辽东壁画
高句丽墓葬群相邻地域的汉魏辽东壁画
高句丽墓葬群相邻地域的汉魏辽东壁画
高句丽墓葬群相邻地域的汉魏辽东壁画
高句丽墓葬群相邻地域的汉魏辽东壁画
高句丽墓葬群相邻地域的汉魏辽东壁画
高句丽墓葬群相邻地域的汉魏辽东壁画
高句丽墓葬群相邻地域的汉魏辽东壁画

高句丽古墓壁画众多,高句丽王室及贵族墓分布在中国吉林集安一带。多为封土石室墓。4世纪后期~5世纪前期的壁画,主要为反映高句丽上流社会生活的家居、出行、狩猎、娱乐等写实画面。5世纪中叶~6世纪前期,除描绘贵族生活外,还出现四神图,一些墓中并有礼佛、菩萨等佛教美术内容。6世纪中期以后流行四神、仙人乘鹤骑龙、神怪图等。在绘画技法上,6世纪中期以前,墓壁上先涂抹一层白垩土,然后作画;6世纪中期以后,在磨光的石壁上直接作画。这些壁画墓多已被盗,出土遗物较少,但墓中壁画具有高度的艺术及史料价值。
已发现的壁画墓近20座,重要的有角抵墓、通沟12号墓、长川1号墓、舞蹈墓、三室墓、四神墓、五盔坟4号和5号墓等。墓用石材砌筑,封以黄土,也有的封以砾石。墓室有单室、多室之分。墓多早年被盗,墓内遗物多已无存。墓内壁画反映了高句丽的贵族生活和社会风俗,有很高的学术和艺术价值。可分3期:前期壁画多绘于白垩壁面上,以描绘贵族生活为主,如角抵墓由前室、甬道、后室组成。墓室方形,顶部为抹角迭涩构成穹窿式藻井,其上绘日月星宿。墓室四壁绘主人踞杌上,妻妾侍宴,二壮士于大树下奋力角抵,白发老翁依杖观看,车马待驾。壁画运笔朴拙奔放,单线平涂,设色单纯。中期壁画在描绘贵族生活的同时,出现了四神图,如三室墓呈曲尺状,有3室,以甬道相连,墓室方形,抹角叠涩藻井。一室四壁绘宴饮、狩猎、攻城、出行。二室四壁绘力士、武士,藻井绘日月星辰、仙人奇兽、朱雀、玄武、青龙、白虎。三室四壁绘托梁力士,藻井绘飞禽、走兽、莲花等。内容丰富,线条豪放。室内出土黄釉陶器等遗物。在长川1号墓中,还绘有佛像和菩萨像。晚期壁画直接绘于平整的石面上,如五盔坟5号墓为方形单室,抹角迭涩藻井。四壁绘青龙、白虎、朱雀、玄武,衬以莲花火焰网状图案。四隅绘人身怪兽。藻井绘伏羲、女娲、牛首人、锻铁治轮羽人、伎乐天、仙人、日月星辰、龙虎缠斗等。画面点缀鎏饰,龙虎鸟兽眼珠均以绿松石镶嵌。壁画色彩浓重绚丽,线条遒劲而又富有变化,装饰富丽堂皇,严谨,代表了高句丽壁画艺术的水平,从壁画内容和形式,都能看到中原文化的深刻影响,与出土的稍早些的汉魏时期辽东一带墓葬壁画(辽阳三道壕、北园壁画群)风格相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