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代新疆屯田

屯田,是我国历朝历代加强和巩固对边疆地区治理的一项重要措施。这一措施的实施,不仅为军队提供了粮草,保障了军队的战斗力,而且发展了生产,繁荣了经济,促进了边疆地区的社会进步。

下载PDF格式《汉代新疆屯田

新疆的屯田始于汉代。公元前101年(汉武帝太初四年),西汉在总结了李广利第一次伐大宛失败的教训后认识到,在西域的活动后勤保障工作至关重要,于是“置校尉,屯田渠犁”。细君公主出嫁乌孙后不久,西汉亦在乌孙北部的眩雷一带屯田。公元前89年(汉武帝征和四年),搜粟都尉桑弘羊根据汉朝在河西地区大规模屯田的经验,上书汉Q惠“将三校屯赤谷(今伊塞克湖附近)”①。随同常惠在赤谷城屯田的辛庆忌,后来升为校尉,又率士卒在焉耆屯田,成为专管焉耆屯田的官吏。公元前48年,随着汉朝对西域统治的不断加强和巩固,汉朝廷便将屯田中心从渠犁转移到车师,并在此设立戊己校尉,统领西域屯田事务。东汉时期,汉朝在西域的屯田中心稍向东移,主要在楼兰地区,即前面提到的伊循一带。

汉朝屯田规模的不断扩大,对西域的政治、经济以及交通等产生了重要而深远的影响。

首先,屯田事业的发展,在物质上保证了国家的统一,改变了过去士兵出征时,因得不到足够的粮食,而出现“强者食畜产,赢者道死数千人”的情形。同时,又不增加当地人民的负担,从而赢得了民心,成为汉朝能够战胜匈奴势力,不断加强和巩固在西域统治的根本因素。

其次,随着屯田事业的发展,士卒们把内地比较先进的生产工具和技术带到西域,从而推动了当地生产的发展。考古工作者在伊犁河谷的昭苏属于塞人或乌孙的土墩墓葬中,不仅出土有铁刀、铁剑、铁锥等用具,而且还出土一件与关中长安等地所出土汉代大小形制完等一样的铁犁铧。在孔雀河下游营盘古城遗址中,也曾发现与此形制相同的铁犁铧。联系到公元123年敦煌太守张珰建议东汉朝廷,“置车司马,将士五百人,四郡供其犁牛、谷食,出据柳中”①一事,可以认为在汉代犁耕技术就已经传人了新疆。另外,在今民丰县尼雅遗址和洛浦县山普拉墓地都出土有铁锛、铁镰、警斧、铁刀等工具。铁工具的普遍使用,使进仃更大面积的农田耕作成为可能,必然会促进当地农业生产力水平的提高和社会经济的发展。另外,据《水经注》记载,东汉将领索励在伊循屯田时,“将酒泉、敦煌兵千人至楼兰屯田,起白屋,

召鄯善、焉耆、龟兹三国兵各千,横断注滨河。河断之日,水奋势激,波陵冒堤,……大战三日,水乃回减,灌浸沃衍,胡人称神。大田三年,积粟百万。”在米兰遗址,至今还存有比较完整的汉代水利灌溉系统。根据调查,该灌溉区控制土地面积约4.5万亩,其中农耕土地1.7万亩。如果将1.7万亩土地投入灌溉和生产,需要一千人,劳动八至十年才能完成①。在西域其他地方也发现有类似的汉代水利工程的遗迹,如沙雅、轮台等地。水利建设规模的扩大和技术水平的提高,为农业的发展创造了条件。

其三,随着屯田范围的不断扩大,不仅使来往商旅不再担心沿途食宿问题,而且安全也有了保障。所以,屯田事业的发展,对丝绸之路的畅通、发展和繁荣,也起过重要的积极作用。

总之,由于屯田寓兵于农,屯田士卒能耕能战,是维护西域社会安定和发展西域经济的一支重要力量,所以汉朝以后历朝历代都把它作为统一、经营西域的一项重要措施。其中,唐、蒙元、清三朝屯田规模最大,收效最为显著。

汉代新疆屯田 
  关于民族史的文章:
最新加入:汉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