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略智慧赢得文明冲突

战略智慧赢得文明冲突

古今之震世强霸,皆是暂时具有“战无不胜”的军事优势;虽然赢得战争,终是输掉自身;即便非常“文明”(例如迦太基、古希腊和罗马),也是历史长河中的几许浪花而已。——“……这风靡世界的帝国,为了征服一切,自己也最终天折,屈服在时光无上的淫威之下。……啊!第伯河……流动的,反而安然长在。”(〈法〉杜·贝莱(1522-1560)《罗马的纪念碑》程依荣译)

下载PDF格式《战略智慧赢得文明冲突

一个民族或文明要想长生久视,绵延终古而幸存未来,她就必须具有高超的文化传统与战略智慧——它要求:尽管对立,亦能“无对而和”;虽然战争,犹可“兼爱非攻”。唐诗云:“妙算干戈止,神谋宇宙清。”如果掌握到了如此法宝,即使是经常战败,也能赢得天下,赢得历史。

当今世界,文明冲突方兴未艾:一边是最古老但最具生命力,一边是最年轻而最强壮;胜负未分,前景难测。如果借助于“正→反→合”的辩证分析,我们也许能够豁然开朗,而推演大势。详述如下:

第一、西方的优势在于“反”(“正反合”的第二阶段),即暴力手段之无限升级,克敌制胜,消灭对手。中国的优势在于“合”(“正反合”的第三阶段),即柔道和合之“全胜智慧”,输赢乃常之“全争战略”。这就是说,除非西方一开始就能彻底摧毁中国(亡国灭种,就像征服美洲和非洲土著那样),否则的话,其结果可能完全相反。老子曰:“弱者道之用,反者道之动。”
古诗云:“刚强初悍顽,溃散终披靡。”事实上,一百多年前,中国看似“积弱”,却难被征服。今非昔比,阴阳逆转——中国已走出低谷,而欧美则开始衰落!

第二、西方优势的致命性是“物壮则老,是谓不道,不道早已”(老子语),中国优势的潜在性是“大方无隅,大音希声,大器晚成”(老子语)。进言之,西方优势(“正反合”之反)的致命弱点有三:A.非仅是双方对立,更有全球争衡,所以霸主难以全力以赴。B.暴力手段与科技武器易被他方学会,因而其优势难以长期保持(老子曰:“揣而锐之,不可长保”)。C.西方是“同而不和”:它征服异域之际,乃其内部矛盾激化之始——原来“敌人”又成“盟友”,故能幸存下来。中国的优势(“正反合”之“合”)乃独一无二的战略智慧,它源于文化蕴聚,很难被西方所掌握,其所学到的,仅皮毛而已。如果西方能学到、能掌握,它就已被中国文化“同化”,因而中国大获“全胜”了!

第三、正因为西方优势在于“正→反→合”之“反”,故而其所玩的是“零和游戏”(你死我活,优胜劣败,进化法则),但它之“胜券在握”乃非常短暂(如同历史上的军事帝国);若其加诸于今之“地球村”,则是一毁俱毁,没有赢家(除非它在军备上真能压倒对方,使之无法招架与还手。此次中俄联合,遂令霸主功败垂成)。这就是说,西方对于中国的军事优势难以发挥实际效果,甚或是“纸老虎”。古诗云:“战胜多白骨,兵家贵万全。”中国的优势(“正→反→合”之“合”)是涵融暴力且超越之,它首先须做到“共存”,这是今天居于“危机四伏、险象环生”的地球村的人们、或者处于“如临深渊、如履薄冰”的生物圈的众生,所渴望的。

老子曰:“圣人常善救人,故无弃人;常善救物,故无弃物。”中国文化与战略乃“救人救物”(人与万物),而西方的战争与和平则是“不救人不救物”(倾荡地球村,破坏生物圈),基督教更是“弃人弃物”(弃异端,弃现世,弃自然)。所以中国兵法要求“全胜慎破”,主张“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此乃仁者用兵,存活天下,为万世开太平!老子又曰:“我有三宝,持而保之∶一曰慈,二曰俭,三曰不敢为天下先。慈故能勇,俭故能广,不敢为天下先故能成器长。今舍慈且勇,舍俭且广,舍後且先,死矣!夫慈以战则胜,以守则固。天将救之。以慈卫之。”

总而言之,今人唯一能够选择的冲突方式乃“中庸之道”——既是超强暴力、又是超越暴力,既是全面争端,又是全面和解。谁比中国有此能耐?古诗云:“若到天庭问南事,细陈长策为销兵。”

战略智慧赢得文明冲突

作者:诸玄识

时间:西历201269

战略智慧赢得文明冲突 
赢得国际竞争主动的战略资源  战略机遇期名词解释  战略上赢得主动  中国历史上错过那些战略机遇  赢得国际主动战略资源  赢得国际竞争主动的战略资源。实行  什么是赢得国际竞争主动的战略资源  强后勤是赢得战略主动的重要因素  赢得战略机遇期  
最新加入: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