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群雄,兴唐路上的垫脚石

 

下载PDF格式《乱世群雄,兴唐路上的垫脚石

隋唐更替之间,豪杰辈出:李密薛举薛仁果薛仁)、李轨、刘武周宇文化及王世充窦建德杜伏威萧铣刘黑闼徐圆朗梁师都,这些豪强最终都成了兴唐路上的垫脚石。

李密

有一种说法是唐并非从隋炀帝手中夺到天下,而是平定群贼之后才统一的。李唐确实没有和隋炀帝正式交手,主要是隋炀帝在江都根本就不想回来,倒省了攻打长安的李渊父子不少麻烦。不过,李渊在一年之内由太原到长安称帝,除了他的两个儿子、众将士以及像李三娘这样的巾帼英雄之外,还有一个功臣是李渊未曾赏过的,即李密。

李密参加了杨玄感的起义,失败后辗转去过几个地方,最后在瓦岗落脚。李密在瓦岗军中表现出了他的志向及才能–志向上,像自承盗贼的翟让是不如他的平天下之志的,而才能上,瓦岗当时更比较擅长打劫,原因嘛,主要是有能力不知该怎么使,因此李密的加入,确实使瓦岗的层次及少目标提高了一个台阶。但在评书中,李密的到来似乎有股不祥之气,却把瓦岗的黄金时代交给了一个混世魔王–只可惜,那个草胞的程咬金现实中根本没做过瓦岗的头领,而且根本不草胞。

当时真正的头领翟让认为李密比他强,因此极有尧舜风度的将头把交椅让了出来。只是李密果于杀伐的一面他却不知道。自从让位后,翟让基本上干的就是诱敌这样的事情了,有人为他打抱不平,这些话就传到了李密耳中,慢慢的李密相信了,决定有所行动。李密采取的手段是非常常见的设宴,但翟让根本不疑心会出事,结果就被杀掉了。李密这样做既巩固了自己的地位,同时也为后面的树倒猢狲散埋下了伏笔,怀疑之所以后人对李密印象不好把他说成是一个无义之人也是由此而来,不过李密也不算冤枉,他的所为的确不义,所谓可以同富贵,不可以同患难。

当时瓦岗盛极一时,而李密离天子之位也仅一步之遥,但谁想到半路杀出个王世充来,把李密打个大败。其实这么说也不全对,半路里杀出来的本来是宇文化及,是他非要和李密争洛阳,于是洛阳城内越王杨侗采用了元文都的建议招安李密,共同对付宇文化及。可是王世充却反对,毕竟洛阳在和李密的战斗中死了不少人,联合李密得不到士兵的认可,结果可想而知。经过一场内变,王世充掌握了洛阳的大权,与李密又成为敌人,那么李密只好又包围洛阳城。可是没想到屡战屡败的王世充最后竟然打败了李密。北邙之败还引发了很多旧瓦岗的将士改投了王世充,于是忽喇喇大厦将倾,眼看大势已去,李密拔剑欲自刎,自然眼前的王伯当不能不管。走投无路下,一行人一起跟着李密投奔了唐朝。

李密投唐大概是因为上面提到的他的那个功劳。什么功劳呢?李密之所以大败,是因为他不该啃洛阳这块硬骨头,而把肥肉拱手送给李渊。此事说来话长,李渊将出兵时,李密曾给他写封信,虽以兄相称,但语气却是有些傲慢,甚至是有些以盟主自居了。但李渊对这个倒不在乎,他是官场上的老手,这种事经历的多了。眼下最实际的是能够夺得长安,至于你李密,如果能为我们挡住洛阳,就算万事大吉了……因此李渊的回信甚是恭敬,大弟大弟的这么称呼。没想到,几句牙疼咒一般的奉承话,竟把李密捧的飘飘然起来,本来就打算攻打洛阳而且也是有些不得不打洛阳的他,更加昏头昏脑的乖乖打洛阳去也。等他清醒之时,李渊已在长安的皇椅上乐摇摇了。可以说李渊这一次把李密耍的够呛。

 

李密或许真的把李渊的”大弟”信以为真了,要么就是嫌被李渊耍的不够,在绝境中放下”盟主”身份去投奔李渊,李密以为能够捞个什么王当一当。不过,李渊”弟”的称呼没变,但他给这个”弟”的官爵却是与这个称呼十分不匹配的,只是光禄卿而已,其实就是管皇宫中膳食的官。而且除了李渊,其他大臣对李密及其部下非常很踞傲,甚至还有索赂的,这个说是李渊纵容一点不为过。另外,李渊又以李世民打败薛仁果为由要李密去迎接他,其实就是想让李密看看唐兵的威武士气,在心理上给予震撼。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一个阴谋服务的,那就是想有意逼反李密。李密果然被激怒了,可惜后人不批评李渊的残苛阴险,反为他封李密为光禄卿开脱,说什么怕人心不服等等,又怪罪李密杀妻无义,是个反覆的小人。其实李密不走也不行,不走的话早晚也会被李渊以别的方式干掉。只是李密的”背叛”,让李渊有了光明正大的理由杀他,就是瓦岗旧将也说不出来什么。最后,李密死在了唐将盛彦师的手中,时年三十七。

 

有人曾说过,如果手中掌握着瓦岗军的李密与李世民所部交战,那一定会很好看。也许吧,只可惜这场虚无的大战是永远无法上演的。

薛氏父子

薛氏父子,即薛举和薛仁果(薛仁),号称西秦。关于薛仁果的名字,新旧唐书是写作”仁杲”的,而礼泉的昭陵石刻等则写为仁果。这支父子兵和李氏父子的目标一样,也是要进兵长安。结果,他们晚了一步,只好加紧围攻扶风。有一句话叫”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关中一地不容二虎,所以薛氏父子是李氏父子最大的威胁,反过来,李氏父子也是薛氏父子最大的进攻目标。

既然两家都互相视为仇敌,那自然打仗没商量了。唐与西秦之间的战争是三部曲,有点像”三局两胜”,前两场各有胜负,第三场则是一战而定成败。第一场是薛仁果大战李世民,结果被打的大败。这场仗把薛举打的有点怕了,甚至问起部下”有没有投降的天子”。不过马上他们时来运转,第二次大仗就赢回来了。这一次薛举亲自出马,唐朝方面仍是李世民为主帅。这次打仗出了点事,就是李世民忽然病了,结果刘文静和殷开山两人按书中的说法便是擅自出兵,然后搞得大败而归。这个不听号令可能还有商榷,但两个事实是可以肯定的,一是李世民的确病倒了,二是唐军的确大败,而且败的非常惨:死者十之有六,大将慕容罗睺、李安远、刘弘基都被俘虏。于是郝瑗劝薛举说:”今唐兵新破,关中骚动,宜乘胜直取长安。”然而薛举却在此时病死掉了,被迫出局。如果他能够坚持打到长安的话,那么也许李渊就得亲自出马了。薛举死后,薛仁果继承了他的王位,于是第三次大战又开始了。这一次唐朝主帅仍为李世民,而这一次他采取的方法是后来他常用的坚壁不出,后发制人。消耗了六十天,终于把薛仁果的粮食耗尽了,因此李世民命人在浅水原引诱薛仁果,然后分兵两路进攻。西秦将领宗罗睺大败,只好逃跑。最后在折墌城,薛仁果看到大势已去,便开城投降了。

战后,按例是李世民一番分析,然后便是处理降兵降将之类的事了。李渊的意思是,因为薛仁果的人当初杀了很多唐朝将士,因此要把他们全杀掉。这时站出来劝阻的人是李密,他认为正因为薛仁果杀了这么多人所以才会灭亡,”怀服之民,不可不抚”。可见李密其实还是很想在唐朝好好做事的,奈何李渊之城府非李密所能料–由此可见,李密也是有点没头脑,李渊会对那些敌将起杀心,也同样会对他起杀心,但是他却没想到。不过李渊这次倒真听了他的意见,放过了其他人,但谋首也就是薛仁果仍然被斩首。

于是薛氏父子就是这样被灭亡了。

乱世群雄,兴唐路上的垫脚石 
兴唐  兴唐连环画  兴唐通信科技有限公司  兴唐241  四海兴唐  兴唐通信  兴唐装饰  兴唐五虎  兴唐245  帮助  举报  
最新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