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人怎么过清明节和寒食节?

更觉至尊思虑远,不应全为拙倡优。

下载pdf格式《宋朝人怎么过清明节和寒食节?

王安石这里称赞当朝皇帝思虑深远,不为清明春游、声乐所醉。北宋后期陈师道在《后山集》卷5《和董判官寺居作》诗中写到:

共作东州客,同栖古寺深。

论交非有旧,不见解相寻。

冷过清明节,悲生故国心。

此身随所寄,未足问升沉。

陈师道客居寺舍,心境凄凉,全无节日娱乐之情。同样是只身一人飘泊他乡的郭祥正,亦是无心赏景。他的《青山续集》卷5《清明雨不果出》一诗流出:“雷势黑飞天马阵,雨声狂播铁林枪。清明节物都谁赏,寂寞无聊恋故乡。”

还有不少诗篇描写清明节墓祭的繁忙景象和诗人追思死者沉重心情。宋人孙觌《鸿庆居士集》卷4《马迹上冢遇大风雨书僧壁》载:

松竹骚骚绕舍鸣,沙头一夜连雨明。

冲泥裹饭浇新冢,野哭干霄共一声。

白帢排肩上冢归,饥乌攫肉纸钱飞。

东家已改清明节,一点炊烟上翠微。

再如,南宋大诗人陆游《剑南诗稿》卷1《寒食临川道中》:

百卉千花了不存,堕溪飞絮看无痕。

家人自作清明节,老子来穿绿暗村。

日落啼鸦随野祭,雨余荒蔓上颓垣。

道边醉饱休相避,作吏堪羞甚乞墦。

陆游在诗中,还提到游人“醉饱”尴尬难看的情态。宋人高翥《菊磵集·清明日对酒》一诗写到:

南北山头多墓田,清明祭扫各纷然。

纸灰飞作白蝴蝶,泪血染成红杜鹃。

宋朝人怎么过清明节和寒食节? 
  关于思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