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精英对毛泽东的污蔑不攻自破

本文引自舟山教育学院,原文标题:民主精英对毛泽东的十大谎言

下载PDF格式《民主精英对毛泽东的污蔑不攻自破

一、解放初的土地改革,杀了二百万地主

(若这样,平均每县得杀二千人。大地主土改标准:每户占有净出租土地1000亩以上,全家无一人劳动,全靠剥削生活;小地主:每户占有净出租土地40亩以上。——当时中国真富有,有这么多地主可杀哟。大概精明的民主苍蝇们的财产没有达到这个标准而耿耿于怀吧)

民主精英对毛泽东的污蔑攻击
民主精英对毛泽东的污蔑攻击

二、如果不去抗美援朝,台湾就能解放了

(1950年6月25日朝鲜内战爆发,6月27日美第七舰队以协蒋反共为名进驻台湾海峡,10月25日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没有第七舰队时都没解放台湾,有了第七舰队阻隔反而容易解放台湾了?民主精蝇们的脑子让驴踢了吧)

三、中共卖国:1950年中国与苏联签订的《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承认外蒙古独立”

(在苏联同意出兵东北击败日本并尊重东北的主权、领土完整;不干涉新疆的内部事务;不援助中共等三个条件下,1945年8月14日,南京国民政府行政院院长宋子文、外交部部长王世杰与苏联代表签署了《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及“关于外蒙古问题之换文”等9个附件,允许外蒙古“独立”。1946年1月5日,国民政府正式承认外蒙古的独立。1948年、1954年毛两次提出外蒙古回归中国版图的谈判,被苏联拒绝。1950年中国与苏联签订的《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取消了1945年8月中华民国和苏联签订的不平等的《中苏友好同盟条约》。1953年“中华民国”开始在地图上“重整山河”,将自己早已同意独立的外蒙古重新“并入”中国版图,但1961年10月“中华民国”政府代表却在联合国不行使否决权而让蒙古加入联合国。蒙古国直到1962年才与中国交换地图,正式划定边界;1994年中蒙两国签订《中蒙友好互助条约》,表示互相尊重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把国民党已经卖国既成的事实,说成中共“承认既成事实”为卖国,这就是民主精蝇们的逻辑)

四、认为人多力量大,批判马寅初,反对计划生育

1955年3月1日,党中央以批转卫生部党组报告的形式转发全国,提出节制生育是关系广大人民生活的一个重大政策性问题”,明确赞同节育1957年2月,在最高国务会议第十一次(扩大)会议上,继邵力子后,马寅初也发表了自己的主张:“我们的社会主义是计划经济,如果不把人口列入计划之内,不能控制人口,不能实行计划生育,那就不成其为计划经济。”当即受到毛的赞赏:“这一条马老讲得很好,我跟他是同志。从前他的意见,百花齐放没有放出来,准备放,就是人家反对,就是不要他讲,今天算是畅所欲言了。”还提出
政府可能要设一个部门,设一个计划生育部好不好?(会场又是一阵大笑)或者设一个委员会吧,节育委员会,作为政府的机关。人民团体也可以组织一个,组织个人民团体来提倡。因为要解决一些技术问题,设一个部门,要拨一笔经费,要想办法,要做宣传。”这就是后来“计划生育委员会”和“计生协会”的由来。4月27日,马寅初在北京大学发表人口问题的演讲时说:“解放后,各方面的条件都好起来,近几年人口增长率已达到30‰,照这样发展下去,50年后中国就是26亿人口,相当于现在世界人口的总和。由于人多地少的矛盾,恐怕中国要侵略人家了。要和平共处,做到我不侵略人家,也不要人家侵略我,就非控制人口不可。”这句话传到毛的耳朵里后,他严肃地对马说:“不要再说这句话了。”马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马上写了一张大字报,贴在北大校园里,公开做了自我批评。即使在10月反右的“四大”中,毛在关于农业纲要和党内会议上的两次讲话中分别提出“还是要节制生育,我不是来奖励生育……计划生育,也来个十年规划。少数民族地区不要去推广。在人多的地方也要进行试点,逐步达到普遍计划生育。计划生育,要公开作教育,无非也是来个大鸣大放、大辩论。将来要做到完全有计划的生育,没有一个社会力量,不是大家同意,不是大家一起来做,那是不行的”。“计划生育也有希望做好。这件事也要经过大辩论,要几年试点,几年推广,几年普及”。
毛又在1958年1月28日的最高国务会议上讲“我是赞成节育的,并且赞成有计划地生育的。”中共50年代中期提出节制生育和计划生育以后,就从来没有止过,即使在光明日报批判马寅初的1958年,仅人民日报上宣传计划生育和介绍先进典型的文章就从未中断“计划生育好处多”的标题通俗、醒目,令人难忘。马受批判并不是与倡导计划生育的事情有关。劳驾记住:当时中国首倡计划生育的是邵力子,是他鼓励老乡马寅初研究人口问题的,且邵在马受批判时,仍坚持倡导计划生育毛说“人多力量大”是针对人们叹息“人多事难办”的积极一面辩证看问题而言的——只有不懂辩证法、睁着眼说瞎话的民主精蝇们才会信口雌黄以此为根据说“批了一个人,多生几亿人,毛认为人多力量大,反对计划生育”)

五、60年代我国三年困难时期饿死三千多万人

(如果真饿死这么多人,平均每县得饿死15000多人,才够的上这数,不包括正常死亡。去问问那些50年代当父母的人们吧:当时他们村里有多少人真正是饿死的?国内外广泛流传“饿死3000多万”的谣言,主要源于《炎黄春秋》杂志社副社长杨继绳的《墓碑:中国六十年代饥荒纪实》一书。该书认为1958年至1962年中国饿死3600万人。其中,《墓碑》为了证实此数,引用四川省一位工作人员在饭桌上的话说:涪陵专区“死了350万人”。经查证,涪陵专区三年困难时期的10个县,在1953年第一次人口普查时的人口为423万人,到1957年也就是450万人左右。如果涪陵专区真的“死了350万”,在这种情况下是不会有多少新人口出生的,然而仅仅两年以后,到1964年第二次人口普查时,涪陵专区的人口总数竟然由100万人猛增到372万人。这涪陵人不是在生孩子,而是生跳蚤。《墓碑》还“引用”《常熟市志》、《溧水县志》、《高邮县志》分别“饿死11000多人、13000多人非正常死亡、饿死的37000多人中有17000多是儿童”等记载,经查证上述《县志》均无此类记载。《墓碑》还说贵州省江口县“饿死了近一半人口”。经查证,《江口县志》记载的该县1959—1961年三年合计死亡(包括正常死亡)5105人,占全县人口的4.6%。“饿死了近一半人”之说是杜撰的。《墓碑》说:甘肃省临夏市1959、1960年“这两年就死亡41381人”。经查证,《临夏市志》记载的该市这两年合计死亡1230人。《墓碑》把死亡人数扩大了32倍以上。杨继绳为了坐实“饿死3600万”的历史谎言,竟到了捏造自己父亲饿死的地步,然而有人发现“他那近70岁的父亲死的时候是1959年4月底,这个时候,大饥荒还没有起动‘正常程序’呢。”参与河南林县红旗渠工程的该县群众7万人倒确实在1960年2月“大饥荒饿死人”的时候动工的,并于1965年建成总干渠通水的。饿死这么多人还能动工并建成此“天河”,可见林县人是饿不死的神仙——民主精蝇们大概就是这么认为的)

六、发动“文革”目的就是“整人”以维护自己的权力

1958年毛不顾党内外人士的多次反对坚持辞去国家主席,以便集中精力从事理论研究,1959年刘少奇继任国家主席;1961年毛在与第二次访华进行“战略观察”后说“能指挥所有人的只有毛泽东”的蒙格马利谈话中,笑谈自己的五种死法,并例举刘、邓等人为接班人;按照毛当年的威望,把大名鼎鼎的国防部长彭德怀赶下台时仅仅开了半次会,如果要刘、邓下台,以维护自己的权威,用得着发动这么大一场运动吗?其实发动“文革”前毛已多次表示要“反修防修”,当下如此多贪官的事实证明确实有此必要,只是后来的事实证明“文革”这种方式不仅不能做到,反而被人利用了。——拜托了,民主精蝇们观察和思考问题时稍用点人脑,请勿用蝇脑)

七、“文革”结束时,中国经济濒临崩溃

(即使在“文革”十年期间,工业总产值(当时不用GDP作统计)也翻了一番多,从1965年的1402亿元发展到1976年的3207亿元。在毛逝世时,即没留下外债,也无通货膨胀,这在发展中国家是极其罕见的。毛泽东时代还留下大量外汇储备,截止1977年共有黄金储备1280万盎司和外汇储备23.45亿美元,想想当年早餐一副大饼油条只三分钱,这“一点”外汇已足以让人眼馋了。而经济崩溃的所有先兆:物价飞涨、失业增加、收支状况恶化等全无踪影,人们不仅要问:“何来濒临崩溃?”——大概这是民主精蝇们做的梦吧!)

八、《毛泽东选集》里几十篇文章和《沁园春·雪》都是胡乔木代笔的

(负责保管毛手稿和参与《毛选》编辑的齐得平专门行文说明:《毛选》四卷里的文章都是以原始档案的手稿为据,经过核实的。除了《抗日战争胜利后的时局和我们的方针》、《关于重庆谈判》等几篇文章是根据毛主席的讲话记录整理出来的文稿,其余绝大部分文章都有毛主席原始手稿为据。问:有人说《沁园春·雪》这首词是你父亲写的?胡木英(胡乔木之女):不是。父亲没参加过长征,壮丽景观没经历过,这不是凭想象就能写出来的,而且按照父亲的性格,他写不出主席那样的气魄。1965年1月21日,胡乔木回信读者耿庆国“你对于我的几首词感觉兴趣,因而问起我以前写过的能不能发表。我告诉你吧,以前我没有写过词,这次发表的是我初次的习作。以后可能还写一些或发表一些,但这现在还不能决定。”——这些民主精蝇们自己对历史伪造、杜撰,反过来贼喊捉贼,其品质远不如当年的蒋介石,后者还只是指责毛词“有帝王思想而并不怀疑属毛之作

九、只懂政治、军事,不懂经济

(从1952年至毛泽东时代结束——以1978年为截止年,因毛泽东时代的大型基础建设和重工业项目先后在1979年前大部分投产。钢铁产量从140万吨增长到了3180万吨,煤炭产量从6600万吨增长到6亿1700万吨,水泥产量从300万吨增长到了6500万吨,电力从70亿度增长到了2560亿度,原油产量从基本的空白发展到了1亿零400万吨,化肥产量从39000吨上升到了869万3千吨。中国从无到有,建立起规模庞大的航空、航天、原子能及门类齐全的工业体系,并在这些领域取得了奠定中国大国地位的巨大成就。至毛逝世时,中国已由一农业国发展成为从运载火箭、核潜艇、核武器、卫星到工业成套设备和所有农业机械无所不能造的工业大国,其工业门类齐全程度、技术水平和开发能力在发展中国家中首屈一指,并在部分领域接近甚至达到发达国家水平。——“不懂经济”的毛泽东确实不懂民主精蝇们贪得无厌的私有经济)

十、建国有功,治国有罪

(毛的时代除了建立起世界范围内少有的一个国家独立拥有的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外,在基础设施方面,建成八十多万公里的公路;两万多公里的铁路绝大部分是穿越于群山峻岭和戈壁沙漠,使除了早期有一段窄轨的云南和广西、四川、贵州、青海、福建、新疆、宁夏等结束了没有铁路的历史。在水利方面,完成了全国主要大江河的治理,兴建了五万多座水库,20亿立方以上的31座超大型水库中,30座为49年后所建。仅淮河治理就修建了3400座水库,现在即使建3400座标准游泳池也是一个浩大的工程。在医疗卫生方面,各城镇和公社建立了卫生院,并建立遍布乡村的赤脚医生队伍这个世界独一无二的伟大创举。农民发烧感冒类打针吃药费用只相当于几个鸡蛋的价钱。相对完善的医疗保健体系,使得1976年中国人的平均寿命达到男66岁,女69岁,这在发展中国家中几乎居于最高水平。这从一个方面赋予了毛时代中国政府及其执政体制的人道主义色彩。70年代初是遍布亚非拉的友好国家“抬着”中国进联合国的;美国总统对一个无外交国访问仅发生在毛泽东的中国。所有这些成就都是在发达国家封锁的情况下实现的。请注意:70年代毛逝世前还引进了几十亿美元的工业设备和飞机,为华国峰和邓小平时代大规模的技术发展准备了条件。邓小平也认为“三十年来,不管我们做了多少蠢事,我们毕竟在工农业和科学技术方面打下了一个初步的基础,也就是说,有了一个向四个现代化前进的阵地”,“总之,我们还是建立了实现四个现代化的物质基础”、“我们搞社会主义虽然犯过错误,但总的来说,改变了中国的面貌”。“治国有罪”的毛泽东只用了二十七年的时间把一个面粉称“洋粉”、灯油称“洋油”、火柴称“洋火”的一穷二白的“东亚病夫”旧中国带成了“世界第三极”的大国,古今中外历史上绝无仅有!将来也许绝无仅有!——民主精蝇们之所以对毛泽东如此泼污,除了妄想在中国重走近代整个中华民族被西方列强欺凌,而买办阶级及其徒子徒孙则被西方列强豢养的老路外,还有那么一点仇恨、报复、妒忌、发泄、无知、脑残等见不得人的心理。)

http://www.zsjyxy.cn/Item/37701.aspx

http://www.zsjyxy.cn/UploadFiles/jxyj/2016/2/201602250847134043.doc

民主精英对毛泽东的污蔑不攻自破 
不攻自破  不攻自破的意思  不攻自破的联盟  不攻自破的拼音  不攻自破的意思是什么  
最新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