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宝岛保卫战(珍宝岛自卫反击战)

珍宝岛位于黑龙江省虎林县境内,在中苏界河的乌苏里江主航道中心线偏中国一侧。

下载PDF格式《珍宝岛保卫战(珍宝岛自卫反击战)

珍宝岛保卫战(珍宝岛自卫反击战)

1860年清朝和沙俄签署的《中俄北京条约》,中俄以乌苏里江为界。由于珍宝岛位于界河之上,归属在整个二十世纪一直没有定论,中国和俄国(苏联)都声称拥有该岛主权。中俄东段边界以乌苏里江、黑龙江为界。由于珍宝岛、黑瞎子岛等岛位于界河之上,俄国、苏联都曾声称拥有珍宝岛等岛主权(中方认为,中俄边境在乌苏里江主航道上,而该岛明显在主航道以西故归属中国)。

1929年中东路事件,国民政府强令收回苏联在中国东北的铁路特权而发生的中苏军事冲突,事件后苏联将黑瞎子岛占领。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八月风暴行动之后,从1947年开始苏联红军在珍宝岛巡逻。

1964年中苏边境谈判中,苏方准备将珍宝岛归还给中方,但由于越演越烈的中苏论战,中苏关系日趋反目而谈判中止。从1967年1月开始,苏联边防军先后16次侵入该岛,干涉中国居民的正常通行和生产活动,阻止中国边防部队执行正常巡逻勤务,打伤中国边民和边防战士多人。我国政府一再严正要求苏联方面停止其入侵活动,苏方置若罔闻。1967年到1969年初双方在边界上的若干地方,比如乌苏里江上的七里沁岛和珍宝岛,多次发生巡逻队冲突,从对骂到推搡、棍棒武斗等。

1968年苏联入侵捷克斯洛伐克,勃列日涅夫公开鼓吹“有限主权论”,作为武装干涉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的理论根据。

这样就让中央领导对珍宝岛冲突有了警觉,中方决心准备在中苏东部边界进行武装行动,组织自卫反击。

1969年初,中央军委专门在京西宾馆开设了一个房间,架设了专线,由沈阳军区司令员陈锡联负责直接与前线联系,外交部副部长乔冠华负责掌握国际方面的情报,随时向周恩来汇报。准备了两三个月的时间,从三个军抽调了三个侦察连,一个连二三百人,由有作战经验的参谋人员带队,进行了专门的训练和配备。沈阳军区司令员陈锡联部署3月在珍宝岛进行“珍宝岛反击战”,为在4月召开的中国共产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定基调。 1969年3月2日苏军发现中方有人上岛,便派出边防巡逻队上岛驱逐对方,被中方伏击,打死打伤数十人。3月15日和17日,中苏双方的边防部队在此再次发生武装冲突。苏军动用了坦克、装甲车、飞机和当时的“秘密武器”“冰雹”火箭炮。解放军使用了反坦克炮、无后座力炮、40火箭筒等轻武器和岸上的纵深炮火。双方都声称是对方蓄意挑衅,先开火。其后中方打退了对方的进攻,战斗之后中方控制全岛。中方伤亡比对方少,这次战斗中方称为“珍宝岛保卫战”或“珍宝岛自卫反击战”。

战斗打到这个程度,使两国走到战争的边缘。接下来,要么升级,要么缓和。

苏联军方继续调兵遣将,进行具体的军事部署,如增加军费,增加在中苏边境和远东的驻军(以往在蒙古没有驻军,这时陆续增加到八个师);在中苏、中蒙边境修建一系列空军基地和导弹基地;不断地在中苏边境举行“军事演习”;下令大规模征兵;向中苏边境大批“移民”并发给边境居民武器;频繁侵犯中国领空、领土,制造边境挑衅事件。甚至一度制定了对中国实施核攻击的计划。

中央领导也做出了关于世界大战不可避免的“左”的估计。准备打大仗,全面备战成为这年召开的九大的一个重要指导思想。

不过,真打起来,那是谁都受不了的。

1969年9月,周恩来总理在首都机场,同从河内参加胡志明葬礼后回国途经北京的苏联部长会议主席柯西金进行谈话。

9月30日晚,周恩来在国庆招待会上发表讲话说:“对于美帝国主义、社会帝国主义的战争威胁,包括核战争威胁,我们要做好充分准备。如果他们硬是要把侵略战争强加在我们头上,我们就坚决抵抗到底,直至最后胜利。”

另一方面,在京的党和国家领导人、大批党政军领导干部先后“战备疏散”到外地。。

10月20日,中苏边境谈判在北京举行后,中苏两国外交部副部长级的边界谈判正式举行。谈判未取得任何进展,但中苏边境冲突开始和缓。

主要原因在于苏联认定中国有核反击能力,并且双方都愿意防止大规模军事冲突。

(后续:2005年4月27日,全国人大批准《中俄国界东段的补充协定》。2005年2月20日,俄罗斯国家杜马表决批准该协议。根据该协议,珍宝岛是中国的领土。)

珍宝岛事件让中苏面临战争与否的抉择,两国关系彻底决裂;同时,它又为中美关系的恢复提供了契机。

中国改变了一贯的反美立场,美国对此也作出积极回应,中美迅速开始接近和对话。

珍宝岛保卫战(珍宝岛自卫反击战) 
  关于民族史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