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判汉武帝:穷兵黩武、好大喜功、任人唯亲

汉武帝刘彻穷兵黩武、好大喜功、任人唯亲!

下载PDF格式《批判汉武帝:穷兵黩武、好大喜功、任人唯亲

我国著名史学家吕思勉老先生在《中国通史》中对于汉武帝的内政外交,这样写到:

汉武帝的用兵,是很不得法的,他不用功臣宿将,而专用卫青、霍去病等椒房之亲。纪律既不严明,对于军需,又不爱惜,以致士卒死伤很多,物质亦极浪费。如霍去病,《史记》称其少而传中,贵不省士。其用兵,“既还,重车余弃粱肉,而士有饥者。在塞外,卒乏粮,或不能自振,而去病尚穿城蹋鞠,事多类此。”卫青、霍去病大出塞的一役,汉马死者至十余万匹,从此以马少则不能大举兵事。

这段话只是事实陈述,卫青、霍去病确实是椒房之亲,也就是汉武帝的姻亲。他们在作战的时候,物资、钱粮也确实消耗过多,以至于在与匈奴的战争中把原本富庶的汉朝给硬生生地打成了穷国,比如漠北一战,就损失了汉朝10万多匹马,而当时汉朝经过了汉初到汉武帝时期的100来年的积累,好不容易全国才积累出了14万匹马,这一战的损耗就可想而知了;最后,卫青、霍去病作战的时候,士兵也确实死伤甚多,不过这点倒不能怪卫青、霍去病,这是因为自古以来游牧民族从来都是善战的民族,特别能打,跟一个特别能打的对手作战,惨重的死伤是在所难免的。

吕思勉先生文中继续否定的汉武帝,结合第二十八章全文来看,他是这样说的:

首先在汉武帝初期,汉朝经济的发达并不是汉武帝的功劳。

汉武帝初期汉朝经济的发达,是自高祖刘邦到汉武帝初期的大约70年的时间里,汉朝的皇帝,尤其是文帝和景帝时代实行休养生息积累下来的结果。说白了,在很长一段时期里,汉朝就是不折腾,既不发动大规模战争,也不搞大型土木工程。在面对北部边患匈奴问题的时候,汉朝一般就嫁个公主过去和亲,当匈奴进攻的时候也多是防守为主。在这样的政策下,经过几十年的繁衍生息,自然就能积累出相当的财富。根据史书记载,在汉武帝刚登基的时候,当时汉朝粮仓里的粮食早就堆满了,以至于都溢了出来,仓库里存放的钱由于长时期不用,串钱的绳子都烂了。

其次,汉武帝时期,实际上是民不聊生的时期。

汉武帝对民力就过于滥用,自从他发动了对匈奴的大规模战争后,国库里的钱很快就用完了,为此他就重用了精于财政的桑弘羊,而桑弘羊实行的政策就是扩大垄断经营,比如将盐、铁、酒等商品全部收为国营,汉朝政府从中大发横财,却对民间造成了巨额的财富掠夺。

后来随着战争规模的日益扩大,即便是用光了汉初几十年的所有积蓄,即便是搞了国有专营,也仍然无法维持战事的进行。于是汉武帝就丧心病狂地搞起了算缗和告缗。所谓算缗,就是要老百姓交财产税,由个人自行向官府申报,你有多少财产,就按一定的比例缴税。这个政策推行后,人们一般不愿上报自己的真实财产情况,于是汉武帝就搞了告缗,即任何人都可以检举揭发他人瞒报财产的行为,只要行为属实,被告人的财产就会全部被官府充公,而告发的人则可以得到被告人一半的财产。此令一出,顿时天下告缗的人就络绎不绝,一番折腾下来,整个汉朝的中产阶级几乎全部破产,家破人亡、流离失所者比比皆是。

可以说,在汉武帝时期,汉朝百姓的生活非常地困苦,根据《汉书》记载:

“承孝武奢侈余敝,师旅之后,海内虚耗,户口减半”,“师出三十余年,天下户口减半”。
也就是说,汉武帝跟匈奴打仗打了30多年,导致整个汉朝的人口减少了一半,一个国家在不发生大规模内战的情况下,人口能减少一半,想想这是一个多么可怕的场景呢?所以吕思勉先生否定汉武帝,是非常有道理的。

第三,汉武帝能有封狼居胥的武功,也并不能说明他的能力有多强。

对于汉武帝的武功,吕思勉并没有否认汉武帝在武功上取得的成就,只是他认为汉武帝能取得这些成就并不是因为汉武帝的能力有多强,而是因为当他继承汉朝的时候,汉朝的国力本就远远超过了匈奴,只要是一个稍微明智一点的君主,拿着当时的汉朝,都能打败匈奴。

在军事上,汉武帝其实犯下了很多的错误,他犯的最大的一个错误就是任人唯亲,也就是吕思勉先生在文中提到的“椒房之亲”,前期用卫青和霍去病,只能说是汉武帝运气好,碰上有两个能力非常强的“椒房之亲”,可他却把“椒房之亲”的思路一直沿用了下来,后期就用了个草包的“椒房之亲”李广利,而李广利的无能就给汉军带来了极为重大的损失。比如出征大宛的时候,带着6万多人和3万匹马出征,回来的时候只剩下了1万多人和1千多匹马。到了后来,李广利还带着7万多汉军投降了匈奴,这都是汉武帝喜欢重用“椒房之亲”的后果。

最后,汉武帝其实是个好大喜功的皇帝,因为他的好大喜功,就给国家带来了深重的灾难。

针对匈奴的战争,其实在公元前119年的漠北之战以后,就完全可以收手了,因为对于汉朝来说,彻底消灭匈奴是不现实的,除非汉朝能占领整个蒙古高原地区。而汉朝如果要占领蒙古高原,其实是不划算的,因为占领成本远高于占领收益。蒙古高原自古以来就是个贫瘠的地方,没什么经济产出,而要占领这些地方,就要常年有大量的驻军,因为占领不划算,所以一般来说中原王朝都没有去占领过蒙古高原。

当然,中国史上也有特例,比如元朝占据了蒙古高原,是因为元朝的统治者本身就是蒙古人。清朝占据了蒙古高原,是因为清朝的皇帝本身就是蒙古人的大汗,清朝入关的时候,是带着蒙古作为嫁妆入主的中原。除此之外,其他的王朝都没有占领过蒙古高原,原因就在于,占领成本远高于占领的收益,而元朝和清朝对蒙古的占领,基本没有什么占领成本,对蒙古地区的占据才能一直维持下来。

汉武帝于前124年发动漠南之战收复了漠南,于前119年发动漠北之战大破匈奴
汉武帝于前124年发动漠南之战收复了漠南,于前119年发动漠北之战大破匈奴

在公元前119年的漠北之战后,匈奴已经被汉朝彻底打趴,至少几十年内也不会向汉朝发动大规模进攻,而到了这个时候,汉朝其实已经民穷财尽,国库里几十年的积蓄没了,盐铁专营的钱不够用,算缗、告缗也把全天下的中产几乎全搞成了赤贫。

可汉武帝打了匈奴不过瘾,还接着去打西域,前后对西域用兵也持续了几十年,其中绝大多数的军事行动都徒劳无功,空耗国力。

所以到了汉武帝晚年的时候,汉朝的情况就接近于秦末了,好在汉武帝醒悟了过来,下了罪己诏,最后的那几年也不再对外用兵,好好与民休养生息,汉朝的统治这才维持了下来,不然汉朝还真有可能会葬送在他的手上了。

所以总的来说,汉武帝确实存在很多过错,好在晚年算是及时醒悟!

批判汉武帝:穷兵黩武、好大喜功、任人唯亲 
  关于民族史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