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的羊献容和刘曜

刘曜(?~329年),字永明,新兴郡(今山西省忻州市)人,匈奴族。汉赵末代皇帝,汉光文帝刘渊从子。

下载PDF格式《历史上的羊献容和刘曜

羊献容(?-322年),泰山郡南城县(今山东省新泰市)人,尚书右仆射羊瑾孙女,尚书右仆射羊玄之之女,先后为晋惠帝司马衷和刘曜的皇后。

羊献容是历史记载中唯一一个当过两朝皇后的女人。身为两朝皇后的羊献容毫不避讳地诋毁前朝皇帝献媚当今陛下:

曜尝问之曰:“吾何如司马家儿?”羊氏曰:“陛下开基之圣主,彼亡国之暗夫,何可并言!”—-《资治通鉴》

羊献容画像
羊献容画像

身为一国之母,羊献容并没有像其他朝代的皇后一样尽享荣华富贵;身为司马衷的妻子她也并没有看到丈夫的能力,反而一直被丈夫连累,沦为“权势的玩物”。

可以说是羊献容对这痴傻皇帝没有丝毫崇拜与爱慕之情。而刘曜不同,她能带给羊献容安稳和幸福,想必一表人才的刘曜问出这句话时二人心中也早有了答案。

历史上的西晋王朝短暂而奢靡,政局动荡不安,百姓流离失所。这其中的“功臣”离不开西晋著名的白痴皇帝司马衷和他的丑恶皇后贾南风。司马衷正是今天的主人公羊献容的第一任丈夫,而贾南风则是司马衷的第一任妻子。

首先司马衷痴傻不假,继承皇位也是真的。嫡长子继承制度和聪明伶俐但年龄尚小的钦点“继承人”以及外戚势力的庞大成就了司马衷的顺利继位。

司马衷“何不食肉糜?”的故事也众人皆知,令人叹息。

她的丑皇后贾南风却不似他一般无能懦弱,反而一度专权。相传贾南风外表丑陋,性情暴虐。不过贾南风是西晋太宰贾充的女儿和曹魏豫州刺史贾逵的孙女,贾南风的背后自然有权势的支撑,被当时的皇后杨艳和开国功臣荀勖推上了西晋太子妃一位,继而晋升为皇后。

司马衷在位期间,贾南风心狠手辣一度参与国政。在皇宫内院,她丝毫不忌惮地迫害怀有身孕的妃嫔们,杀人无数。

在国家政事上,她废掉帮助过自己的杨芷太后、勾结外人残害阻止自己干涉国事的外戚杨骏太傅。与自己的贾氏家族贾模、贾谧和其它权臣一众涉政,甚至谋害储君。

历史上著名的八王之乱和五胡乱华都与这二人相关,这也奠定了西晋最终走向灭亡的基础。赵王司马伦劝贾皇后杀死司马遹,贾皇后便设计毒杀司马遹。

司马遹逝世后,司马伦便结合孙秀等人揭露贾后杀太子之恶行。最后贾后受到相应的惩罚,而孙秀举荐了羊献容补空缺的皇后之位。经过众人支持羊献容成为了白痴皇帝司马衷的第二任皇后,并诞下一女清河公主。

羊献容的一生可谓辛酸传奇,西晋当朝有七个赫赫显明的名门大望族,而羊献容的家族泰山羊氏正是这七个名门望族之一。

羊献容的祖父是当朝西晋的尚书右仆射羊瑾,羊献容的父亲是西晋的朝中重臣羊玄之。她的幼年过得还算滋润,琴棋书画,吟诗作对。有时也会听祖父和父亲商讨国家大事。

此外她容貌姣好,美丽动人又有家族支持可见羊献容是成为二代皇后的不二人选。

可贵为皇后,羊献容却只能沦为权力争夺的玩物。

羊献容身为皇后,却不断随着政权转移和国家战事的失败被废,据记载她的一生中足足经历了五次废后和六次被立后,甚至连一个区区的洛阳县令都可废除她的皇后之位。而她的女儿清河公主也在王朝更替时沦为了奴隶。

光熙元年,白痴皇帝司马衷逝世,传位给他的皇太弟司马炽,司马炽登上了皇位后,尊敬羊献容并封她为惠帝皇后。

之后,汉国的将领刘曜率兵进攻夺取洛阳。

刘曜推翻西晋王朝之后登基称帝,面对前朝绝美皇后羊献容,刘曜心动不已并将其纳为小妾,羊献容也就被迫嫁给刘曜,于是羊献容历经两个朝代服侍了两朝君主。

据历史记载刘曜对羊献容钟爱有加,刘曜封羊献容为自己的皇后。这是羊献容最后一次也是第六次被立后。羊献容结束了颠沛流离的一生,和平安稳地为刘曜诞下三个子嗣。

刘曜,匈奴族。是汉赵末代皇帝,汉光文帝刘渊的螟蛉之子。而刘曜的养父刘渊更是统一北方草原的匈奴首领冒顿单于的后裔。

刘曜自幼聪慧,武艺超群,更是以神箭手而出名。八岁时就开始跟随刘渊到西山狩猎。

狩猎期间突遇雷雨天,雷电怒劈而下,众人躲避风雨的大树晃动,皆吓得跌倒,只有刘曜泰若自然,因此更深受其养父器重。

长大后,刘曜被封为前汉国建威将军且大有作为,他率兵相继攻克泫氏、屯留、中都,为前汉国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刘曜当上皇帝后更是大展宏图,在政治上刘曜迁都于长安并大赦天下;在军事上刘曜一生中平定不少战乱,先有平定羌氐、陈安之乱,后有压制了前凉余毒,盘踞秦川;在文化上提倡汉学,建设学校,为朝代的文学教育作出突出贡献。

一日,刘曜问道羊献容:“我和你之前的夫君晋惠帝司马衷比谁厉害?”

羊献容不假思索回答道:“怎么能拿您和他相比呢,您是个圣明的开国的君主,他只是个亡国的皇帝,他甚至连自己的妻儿都保护不了。我当他的皇后时多次受辱几经废立,早已心生自杀的念头,以为世间的夫君也不过如此,直到遇到了您,成为您的皇后之后,我才知道原来世间的大丈夫就是您这样的。”

刘曜听了羊献容这番肺腑之言后非常高兴,更是对羊献容宠爱有加,于是羊献容常常能够了解并干预国家大事。

不过有传言,刘曜早就对羊献容一见钟情,二人两情相悦恩爱生活,羊献容给刘曜生了三个儿子,刘曜更是从中挑选了继承人。

在硝烟弥漫,世态炎凉的战乱年代,羊献容的一生可谓是颠沛流离,更因司马衷的无能而多次被辱,甚至一个县令便可将其废后。

在刘曜和羊献容的对话中,这其中透露出羊献容对安稳生活的向往和对有才能的丈夫刘曜之爱慕。

其实也能影射出无权无势的人民群众在战争年代的辛酸苦楚,对和平安稳生活的向往。

历史上的羊献容和刘曜 
  关于民族史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