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西域记》西行之旅从高昌开始

大唐贞观年间,玄奘从长安出发,穿越河西走廊,一路西行。

下载PDF格式《《大唐西域记》西行之旅从高昌开始

《大唐西域记》西行之旅从高昌开始

历史上,玄奘西行求法明显带有“偷渡”的性质。他“冒越宪章,私往天竺”,到河西一带时,就被当地官员拦下,并迫令东归。但玄奘坚定不移,之后昼伏夜行,绕过了戒备森严的玉门关和五座烽火台,又在沙漠中陷入断粮绝水的危机,历经九死一生,才到达西域。

唐代西域佛教盛行,敦煌文书中就有玄奘所作的《题西天舍眼塔》、《题尼莲河七言》、《题半偈舍身山》等描绘唐初西域佛迹的诗歌。唐朝人真是把写诗的天赋点满了,玄奘在艰难的旅程中也不忘赋诗打卡。

《大唐西域记》西行之旅从高昌开始

▲西安玄奘法师铜像 图源/摄图网

高昌国国君麴[qū]文泰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徒,得知高僧玄奘到来,激动不已,命人将他专程护送到了高昌城(在今新疆吐鲁番),还盛情邀请玄奘留在高昌。玄奘当然不同意,执意西行。人如果没有梦想,跟咸鱼有什么分别。

麴文泰留不住玄奘,只好请他多住一个月讲经弘法,并和他结为兄弟。据史料记载,玄奘即将动身离开时,麴文泰依依不舍,剃度了几个小沙弥做他的侍从,还送玄奘黄金、绢、马匹等作为旅行经费,并给沿途的西域各国写了介绍信。

这个剧情看着是不是有些眼熟?是的,《西游记》将这个故事的主角换成了玄奘与唐太宗。

高昌王对玄奘这么仗义,后来在《大唐西域记》中,玄奘讲述西行之旅却是以离开高昌作为起点。这是因为,玄奘回到大唐时,高昌已经灭亡了,当年给他留下美好回忆的高昌国都,成了大唐西州的高昌县。

还有资料记载:

据《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卷第一》记载:唐贞观元年,唐朝高僧玄奘为求取“普度众生”的大乘佛教真经,只身一人历尽艰辛,跋涉万里,从长安前往佛教发源地。当吐鲁番最高统治者高昌国王麴文泰听说玄奘即将到达伊吾(今哈密)时,立即派人前往迎接。

玄奘本意向北取道可汗浮屠(今吉木萨尔县的北庭故城),无奈高昌国王的盛情难辞,于是折向南行。当年玄奘到达高昌城后,受到高昌国王麴文泰的热情款待。麴文泰将玄奘奉为上宾,安置在“重阁宝帐”中,对他充满敬仰之情。

作为信仰佛教的国王麴文泰,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挽留玄奘。玄奘明确表达了自己不会改变西行求法意志的态度,并决定采用绝食的方法以示心明。最终玄奘与麴文泰一起到佛祖面前去礼佛,结拜成为兄弟,再次确认“任师求法”。

麴文泰提出:唯一的愿望,就是你取经回来之后,请务必再取道高昌,到时候在高昌停留3年,接受我的供养。玄奘不仅允诺,而且在麴文泰为他准备行装的这一个月期间,接受他的邀请,在高昌讲解佛教典籍《仁王般若经》。

玄奘每次开讲之前,麴文泰都亲自手执香炉,在前导引。玄奘讲经需要升座,所谓“升座”就是要到一个高座上去跏趺(盘腿坐着)。麴文泰就会跪下,让玄奘踩着他上座。

麴文泰不仅专门为玄奘剃度了四个沙弥来伺候和照顾他。还为玄奘准备了大量的物品,并派出一个名叫欢信的殿中侍御史,护送玄奘到叶护可汗衙。准备了二十四封书信,给玄奘西行路途中要经过的二十四个国家的国王,请求各国国王给予玄奘西行求法提供必要的协助,使玄奘顺利地通过了西域各国。

玄奘离开高昌时,两人抱头痛哭,“伤离之声振动郊邑”,异常感人。

据史籍记载和专家考证,玄奘在印度取经归来到达于阗时,本意向北赴高昌国,履行他对高昌王麴文泰的承诺。然而听闻高昌国已灭,麴文泰去世后,带着忧伤向东返回长安,书写了他的取经历程,即《大唐西域记》

《大唐西域记》西行之旅从高昌开始 
  关于民族史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