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传过来“姓胡”的食物

每个中秋你都会和这个食物一期一会

下载PDF格式《西域传过来“姓胡”的食物

月饼

大多数人对它的认知是金黄油亮的外皮

或粉白的酥皮

以及莲蓉豆沙蛋黄五仁鲜肉甚至小龙虾等各种馅料

但前些日子在家看《风味原产地·甘肃》的时候

我发现了甘肃与众不同的月饼

这里的月饼

可能会颠覆你过去人生的所有认知

-西域给我们带来多少“姓胡”-第1图

乍一看,这分明是个巨型馒头:

微微泛黄的表面,五斤一个的体格

无死角的彰显着只有老面馒头才拥有的霸气

怎么能是月饼呢?

-西域给我们带来多少“姓胡”-第2图

但切开一半

缤纷的内核才显露出来

白、黑、红、绿、黄

一层叠加一层

美丽得仿佛张掖丹霞地貌

无法描述的香气顺着层层缝隙

直冲冲的钻入鼻孔

咬一口

有点甜,有点苦,有点….咖喱(?)

而且这苦来得很微妙

有种点到舌尖后可以幻化成香的魔幻通感

这就是甘肃武威张掖等地乡村

会在中秋节制作的

土月饼

-西域给我们带来多少“姓胡”-第3图

你可能不知道

这土月饼里

藏着不少“胡”姓美食

#西域与丝绸之路

恐怕没有任何一个面点

能像甘肃土月饼这样

高度浓缩一片土地上的历史

-西域给我们带来多少“姓胡”-第4图

公元113年

年轻的张骞接受了汉武帝委派的任务

从长安城(今西安)出发

一路向西北

目的是“凿空”西域

(注:就是打开了通往西域的途径)

他这一路走的很艰难

也走了13年

虽说最初的目的并没有完成

但毕竟走通了

这条被后世称为“丝绸之路”的贸易之路

西域和中原相互交流的大门就此打开

中国人的餐桌上多了很多“姓胡”的食物

#胡姓食物

那时的人们很单纯

只要是西域来的东西

叫不出名的

统一都给个“胡”姓

就拿吃的来说吧:

胡麻、胡椒、胡萝卜、

胡瓜(黄瓜)、胡桃(核桃)

或者娱乐类的:

胡舞、胡乐、胡歌(不是你认识的那个)

在张骞之后的500年里

这些食物和文化不断地从河西走廊

这个奇特的自然长廊里穿梭

并在每个经过之处

留下自己的身影

而土月饼里每一层斑斓的色彩,

都代表着当时西域与中原的某种交汇

并落地生根

胡麻

可别跟日本麻油瓶上那“胡麻”俩字混淆

对于日本,中国的芝麻是外来物种

所以被冠以“胡麻”

而在甘肃

胡麻其实是我们如今熟悉的亚麻籽

-西域给我们带来多少“姓胡”-第5图

虽然历史学家至今也没有明确的定论,

当年从西域来的

到底是我们如今熟悉的芝麻

还是源自地中海的亚麻籽

但可以确定的是

胡麻,也就是亚麻籽

在汉朝就进入了甘肃

成为自然环境干旱寒冷的甘肃青海

普遍种植的油性作物

-西域给我们带来多少“姓胡”-第6图

胡麻盐卷卷蘸西瓜

把成熟的胡麻炒香

一部分榨出金黄的油脂

另一部分跟盐一起研磨

三十多种风味物质被同时激发

是制作面食最香的伴侣

也是土月饼里棕黑色层的存在

胡芦巴

绝大多数人对这个胡姓食物很陌生

因为在甘肃,它其实有另一个身份

香豆粉(也有人叫苦豆粉)

是土月饼里绿色层的存在

这恐怕是最能体现丝绸之路的食材之一了

因为它真正常用的国度在印度

并且出了西北,就没有人听说过

-西域给我们带来多少“姓胡”-第7图

印度人食用胡芦巴的叶子

也食用它的籽

这种食材天生自带浓郁的苦味和清香

当地人会把它放入麦提特普拉(Methi Thepla)

一种非常耐保存的饼里

而这,也是那时阿拉伯商人们穿梭丝绸之路

最寻常的主食

胡豆

胡豆的大名为蚕豆

原产于地中海沿岸

包括欧洲西部、亚洲西南部至北非

蚕豆是人类最早栽培的豆类作物之一

世界上种植蚕豆的有40多个国家

集中在黑海和地中海沿岸

-西域给我们带来多少“姓胡”-第8图

据传张骞出使西域时带回蚕豆种子

由于它来自于西域

有了胡豆之名

直到现在,四川一带仍然叫它胡豆

由于它广泛栽培与大力发展

我国有蚕豆栽培品种40多个

胡萝卜

同样来自于西域的

还有胡萝卜

-西域给我们带来多少“姓胡”-第9图

胡萝卜原产于亚洲西南部

祖先是阿富汗的紫色胡萝卜

有两千多年的栽培历史

10世纪时,从伊朗传入欧洲大陆

由于地域的差异

它逐渐演变为短圆锥形

橘黄色的欧洲胡萝卜

到了中国后又入乡随俗

变成现在长根形的中国胡萝卜

-西域给我们带来多少“姓胡”-第10图

有学者认为,胡萝卜是张骞出使西域时带回的

但司马迁在《史记》中

只记载了张骞从西域带回了苜蓿、葡萄种子

并未提到胡萝卜

因此胡萝卜是否为张骞带回来

还不能下结论

西域传过来“姓胡”的食物 
  关于民族史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