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光和后凉

吕光,是氐族人,十六国时期后凉的创立者。337年出生,是前秦太尉吕婆楼的儿子,吕光在22岁时就一战成名,属于中国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人物,只是民间没有流传他的故事,因此知名度不高。

下载PDF格式《吕光和后凉

吕光的父亲是太尉,官职不低,也算是出身名门世家了,但是吕光并没有因此骄傲,反而努力上进,刻苦练功,凭借自己杰出的才能得到了皇帝的器重。建元十八年,此时的前秦已经统一了北方,兵马强盛,苻坚就有扩建疆土的意思,因为任命吕光为使持节,让他与姜飞、彭晃、杜进、康盛四将一起出征西域。

建元十九年,吕光从长安出发,他们越过了三百里的沙漠到达了西域,所到地方的国家均投降;建元二十年,吕光就大败西域联军,当时西域的三十个国家都忌惮吕光的威名,于是纷纷归于前秦。同年八月,苻坚听闻西域已平定,就派人召吕光回朝,但因为当时关中混乱,诏书并没有传到西域。

吕光西征两年,扩建了大面积的疆土,但是不幸的事却发生了。吕光在班师回朝时,走到凉州却听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在吕光回朝的那段时间,苻坚正准备着和东晋的战争,也就是著名的淝水之战,但是在这场战役中,前秦战败了,皇帝苻坚也被杀害。吕光听此消息,先是打着复仇的名号攻下了凉州,思量过后决定自立为王。

太初元年,吕光便自立为王,建年号为太安,都城为凉州,国号为后凉,吕光在位13年间,后凉的国土超过了两百万平方公里,包括今甘肃西部、新疆大部以及宁夏、青海北部等地,但吕光死后,后凉便陷入了混乱,出现了北凉、南凉、西凉,再加上当时的后秦,没过多久凉便真的凉凉了,前后一共存续了17年时间。

吕光和后凉
吕光和后凉

吕光征讨西域,灭龟兹国
382年9月,苻坚在统一了北方地区后,又想经营西域。于是,命吕光为特使持节、都督征讨西域诸军事、安西将军、西域校尉。组成了一支由7万步兵,5千骑兵,号称10万大军的西征大军,准备统一西域。吕光的西征大军阵容强大,仅将军一级的高级官员就有姜飞、彭晃、杜进、康盛等。另外,陇西、冯翊、武威、弘农等郡有名望的人物如:董方、郭抱、贾虔、杨颖等也作为助手参加了西征军。
383年1月,淝水之战前,吕光告别苻坚,离开长安。苻坚的儿子苻宏握着吕光的手激动地说:“你的气度非同一般,将来一定会大有作为,好自为之吧”。在淝水之战进行的同时,吕光也在西域地区鏖战

焉耆国(今新疆焉耆回族自治县)是西域北道的大国之一,坐落在天山中部的焉耆盆地中。三国时就已兼并了附近的尉犁、危须、渠犁、山国等国。西晋时,焉耆最为强大,葱岭(今新疆西南部)以东诸多小国都成了他的属国。盛时疆域方圆四百里,国内有九城,东汉时人口达五万二千。吕光大军到来之前,焉耆国王泥流见吕光来势凶猛,便主动联络了一些小国王投降了吕光。

龟兹国(今新疆库车县)位于天山南麓,坐落在塔里木盆地之中,也是西域北道大国之一。龟兹盛产煤、铜、铁、铅、锌等矿产,冶铁业为西域诸国之冠,据称可供36国之用。龟兹盛时北枕天山、南临大漠、东抵铁门与焉耆为邻,西据姑墨与疏勒相连,相当于今新疆库车、轮台、沙雅、拜城、新和、阿克苏六市、县境,号称东西千余里,南北六百里。人口在西汉时就达八万多,是西域诸国中人口最多的国家之一。

龟兹王室姓白,也称帛。吕光大军到来后,龟兹国王白纯很顽强,严兵把守城门,抵抗吕光。吕光也不示弱,在龟兹城南(今新疆沙雅县羊达克沁木城)安营扎寨,准备打持久战。半年后,白纯熬不住了,花重金向龟兹西部的狐胡求救。狐胡深知唇亡齿寒的利害,便联合了温宿、尉头等国的70多万人马营救龟兹(《晋书》说有众70万,其实当时各国的总人口也不过70万)。这些小国都是游牧民族,士兵们个个都是骑马射箭的高手,而且战甲都非常坚硬,箭头很难射进去。他们用皮绳结成套,骑在马上套人几乎百发百中。吕光的部下见了这些东西,不知如何是好,于是向吕光建议各个军营按兵不动,以减少伤亡。吕光把敌人的战术仔细地研究了一番后,对众将说:“现在本来就敌众我寡,如果各军营再各自为战,力量会更加分散,这不是制敌取胜的好办法”。于是,他命令各军营集中在一起,在骑兵的掩护下,用长钩钩取敌军的绳套,这种方法很见效,轻易就把龟兹联军打垮了,龟兹国王弃城逃跑。经过一年多的征战,吕光统一了西域全境。

吕光西域建立后凉
385年3月,吕光用两万匹骆驼驮着一千多种珍奇的西域货物,带着一万多匹西域骏马撤离西域班师回朝。这时,苻坚已在淝水之战中惨败,中国北方又回到四分五裂的状态之中。吕光凯旋回归的消息传到了凉州高昌郡太守杨翰那里,杨翰估计吕光会趁中原大乱之机夺取凉州自立,便向凉州刺史梁熙建议说:“吕光刚刚击破西域,兵力强大,锐气正盛,他听到中原大乱,定会别有所图。河西之地,方圆百里,带甲士卒十万之众,凉州足以自保,若吕光越过流沙(今甘肃玉门关以西至新疆罗布泊之间的沙漠地区,俗称白龙堆)地带,其势力很难阻挡。高昌谷口(今新疆吐鲁番市西北十公里雅尔乃孜沟村的交河故城)为险要关隘,应以兵戍守,控制水源,则可置吕光于饥渴之绝境,为我所制。如果认为高昌谷口太远,守住伊吾关(今新疆哈密市西六十公里的四堡)也行。一旦吕光越过这个关口,就是有张良的计谋也无济于事了”。县令张统也认为吕光才智过人,拥有思归之士,他乘胜利的军威,其锋锐势必难以阻挡,建议梁熙拥立苻坚的堂弟的苻洛(380年曾在龙城反叛,现居凉州)为帝,以借助皇室的威望,制服吕光。梁熙目光短浅,根本看不到吕光东进回朝会侵害自己的利益,怎么也不听杨翰等人的劝告。此时的吕光也得知了淝水之战苻坚惨败,中原大乱的消息,离开西域回到那里的吕光心里正没底,而这时风闻杨翰欲阻断自己东归的建议,也不敢贸然前进。将军杜进分析了形势后对吕光说:“梁熙机灵不足,文雅有余,他不会采纳杨翰的建议,不值得忧虑。我们应当趁他们意见还没统一的时候,快速前进,夺取凉州,站稳脚跟以后再作打算。如果进而不捷,我甘受过言之诛”。吕光也考虑到,苻坚在淝水战役中失败,反秦政权纷涌而起,长安尚不知能否幸存下来,就是回到关中也没有用武之地,夺取凉州也不失为一条好的出路。于是,吕光采纳了杜进的建议,下令向高昌进军。途中,敦煌太守姚静,晋昌太守(今甘肃定西)李纯举郡投降了吕光。兵至高昌,杨翰也举郡投降。当吕光大军东进至玉门关时,梁熙才如梦初醒,下书责备吕光不该擅自回军,并令其子梁胤为鹰扬将军,与振威将军姚皓,别驾卫翰带兵五万到酒泉去阻击吕光。吕光以牙还牙,也回书梁熙,反责他不赴国难,反而以重兵阻止胜利之师回归,并同时命杜进、彭晃、姜飞为前锋,率军与梁胤交战于安弥(今甘肃酒泉),大败梁胤并将其活捉,附近的胡夷部族也纷纷投降了吕光。武威太守彭洛见大势已去,抓住梁熙,投降了吕光。吕光杀了梁熙,率军进入姑臧城。385年9月,吕光自称凉州刺史、护羌校尉。
384年姚苌叛秦后,后秦很大程度上拦阻着前秦与其辖地凉州的联系,消息难以传达。386年九月,苻坚被杀的消息才传到凉州,吕光听到噩耗,悲痛欲绝,他命令所部为苻坚披麻戴孝。十月,吕光宣布改元大安(《资治通鉴》:九月,吕光得秦王坚凶问,举军缟素,谥曰文昭皇帝。十月,大赦,改元大安)。十二月,吕光自称使持节、侍中、中外大都督、督陇右、河西诸军事、大将军、凉州牧、酒泉公。
略定河西,号为天王
但吕光的日子并不好过。就在他十月宣布改元的时候,就遭到了原前凉国主张天锡儿子张大豫和长水校尉王穆的攻击,张大豫比他早八个月于386年2月在阳坞(今甘肃武威城西)自称凉王,改元凤凰。12月,吕光的西平(今青海西宁市)太守康宁也自称匈奴王,反叛了吕光。最令吕光伤心和恼火的还是曾与吕光同甘共苦的张掖太守彭晃和大将徐昊也与康宁勾结反叛吕光。于是吕光决定趁他们三股力量还没有紧密协同之前,亲率三万骑兵前往征讨。387年7月,吕光在临洮一举击败张大豫。张大豫逃到广武(今甘肃永登)后,被广武人所擒,送交吕光被杀。12月,吕光进军张掖,经过二十天的激战,攻克张掖城,彭晃被杀。接着,吕光又趁王穆攻击敦煌之际,率领两万骑兵攻取了酒泉。随后,率军前往凉兴(今甘肃安西)截击王穆,王穆引军东退,途中部众溃散,王穆单骑逃走,在骍马被骍马令郭文所杀。至此,凉州全部,河西大部地区均为吕光所有。
389年2月,吕光自称三河王(指黄河、湟河、赐支河,源头都在青海省境内),改元麟嘉,设置百官,立妻子石氏为王妃,石氏所生之子吕绍为太子。为了向东方和南方扩展,392年,吕光派弟弟、右将军吕宝率军攻打金城(今甘肃兰州)的乞伏乾归,吕宝失败,一万多人被杀。吕光随即又派儿子、虎贲中郎将吕纂攻击南羌的彭奚念,但吕纂也兵败而归。吕光见两战皆败,便亲自率军至袍罕(今甘肃临夏),将彭奚念打败,彭奚念南逃,吕光占据了袍罕。这样,吕光的疆域除全部西域、凉州之外,东西推进至跳水林(今甘肃洮河)岸边和金城以西地区。395年7月,吕光率十万大军进攻西秦,西秦国主乞伏乾归在左辅密贵周、左卫将军莫者羝的劝说下投降了吕光,并把儿子敕勃作为人质留在西平。396年6月,吕光升号为天王,建国号为大凉,改元龙飞,史称后凉。后凉这时达到全盛时期,统治疆域同前凉略同。

吕光和后凉 
  关于民族史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