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德宗李适的“陕州之耻”

安史之乱后,大唐雄风不再,宝应元年(762年)五月,唐代宗李豫即位,委任太子李适为天下兵马大元帅,封雍王,出镇陕州(河南三门峡)。

下载PDF格式《唐德宗李适的“陕州之耻”


刚刚上任的李适,可能还没摸到门路,脑袋上便挨了一闷棍。
身为太子、天下兵马大元帅的李适,带着药子昂、韦少华等数十位僚属随从,进入回纥大营会见牟羽可汗
牟羽可汗曾与唐代宗结为弟兄,便认为李适见他应行晚辈之礼。
但李适以平辈之礼相见,马上就不乐意了。
当场训斥李适,要他行子侄的“拜舞”大礼。
药子昂等人据理力争,称李适不应行此大礼,并列出三项理由:

1、李适入营相见乃是代表国家,不应以私人辈分相论;

2、李适是太上皇(玄宗)的嫡孙、当朝太子、天下兵马大元帅,身份尊崇不应行大礼;

3、当时唐朝处于丧葬期间(玄宗、肃宗相继去世),歌舞有悖律法。
但站在一旁的回纥宰相及车鼻将军坚持道:“你总说唐朝礼法如何,子侄向长辈行大礼是回纥传统。我们汗王与唐天子以兄弟相称,对雍王(德宗)来说,汗王是叔父。不行大礼是违背回纥传统!”
药子昂再次强调道:“雍王是唐朝太子,太子乃一国储君。哪有中国的储君,向外国汗王行拜舞的道理?”
双方唇枪舌剑的互喷,终于惹毛了车鼻将军。
他当众抓着脖领子,将药子昂拖出大帐,命人将药子昂、魏琚、韦少华、李进等人,各打一百杖。
将李适的一干随从打得气息奄奄,魏琚、韦少华重伤而死。
李适见到这番局面也吓傻了,喏喏不知该如何处理。
所幸,药子昂被打时的惨叫声,惊动了回纥可汗的母亲。
她赶到大帐中,痛斥车鼻将军,并双手捧着貂裘躬身道歉,并护送李适乘马返回。
《资治通鉴·唐纪三十八》:“雍王(李)适至陕州,回纥可汗屯于河北,适与僚属从数十骑往见之。可汗责适不拜舞,药子昂对以礼不当然。回纥将军车鼻曰:“唐天子与可汗约为兄弟,可汗于雍王,叔父也,何得不拜舞?”子昂曰:“雍王,天子长子,今为元帅。安有中国储君向外国可汗拜舞乎!且两宫在殡,不应舞蹈。”力争久之,车鼻遂引子昂、魏琚、韦少华、李进各鞭一百,以适年少未谙事,遣归营。琚、少华一夕而死。”
此事在李适心中留下了巨大的阴影,让他在二十多年后,依旧耿耿于怀。

唐德宗李适的“陕州之耻” 
  关于民族史的文章:
最新加入:唐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