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中关系与蒙古国的中国认识── 从独立到加入联合国

(本文出自中国台湾学者)

下载PDF格式《蒙中关系与蒙古国的中国认识── 从独立到加入联合国

第一章

一、问题缘起

蒙古国1990年从社会主义制度改转入民主主义社会,之后开始与民主国家合作。冷战时期蒙古人民共和国是苏联的联盟国,被西方国家称唿苏俄的卫星国或者附庸国)。蒙古人民共和国1992年改国名为蒙古国,修改蒙古宪法,在而1993年1月13日施行了蒙古的新民主宪法。蒙古新宪法保障了民主及蒙古民众的自由权利。1990年前蒙古人民共和国除了与苏联之外,还与东欧国家建立外交关系,不过1990年之前因为国际环境与气氛而无法与西方国家交流,俟1989年苏联瓦解、蒙古放弃共产主义之后,便开始第三国联繫。从蒙古国独立以后至1990年期间,总共与约100个国家建立外交关系。

从历史角度来看,蒙古国与台湾彼此间没有任何关系,除了同样的时期被满清统治,后来1895年清朝把台湾割让给日本,蒙古则于1911年脱离满清后展开独立建国的过程。但是,1949年从中国大陆播迁到台湾的中华民国国民政府与蒙古的关系而言,在20世纪初便已有相当的关系。1911年中华民国与外蒙古同年脱离满清,宣布独立。中华民国政府建立以来一直未承认蒙古的独立,把蒙古划在中华民国的版图里面。

1945年中国与苏俄签了《中苏友谊条约》,其第一项即为承认外蒙古独立。惟中国要求蒙古举行公投以证明蒙古人民的独立意愿,中国才能承认蒙古独立。因此1945年10月20日在蒙古人民共和国全国举行独立公投之后,1946年1月6日中华民国国民政府宣布承认蒙古独立。但是1947年在蒙中边界发生军事冲突之后,国民政府利用那次事件作为依据,从此每逢蒙古申请加入联合国之时,均在联合国安理会投否决票,一直到1961年为此。1961年蒙古加入联合国时虽然国民政府未投否决票,系中国代表蒋廷黻离席弃权未参加投票。自此之后蒙古与中华民国的关系从对立进入到毫无互动的状态。

1949年国民政在中国内战败给共产党,前往台湾,在台湾继续以中华民国名义执政。在台湾的中华民国立法院于1953年2月24日,第11次院会第3次会议,决议废止『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及其附件,同时『撤销』对蒙古独立之承认。

蒙古与中华民国的关系第二阶段系1989年苏联瓦解,1990年蒙古国民主化之后开始的。

依据台湾的文献来看,1990年台湾的中华民国蒙藏委员会邀请蒙古国的两位学者来台湾参加蒙藏委员会举办的“世界蒙古同胞会”,从此启动蒙台关系。而2002年1月30日台湾的行政院修正发布两岸人民关系条例施行细则第三条,将蒙古自两岸人民关系条例施行区域中排除,在实践上间接承认蒙古系一独立国家。台湾乃于2002年9月1日在蒙古设置具有外交及领事功能之代表处,蒙古则于2003年2月17日于台北成立蒙古驻台代表处(名称为驻台北乌兰巴托贸易经济代表处),双方关系从此正式进入新的阶段。

台湾学者写的关于蒙古的书不少,可以把台湾出版的蒙古研究的书分为两阶段。第一阶段是2000年前,第二阶段为2000年之后至今。其中, 1960-1980年代研究近代蒙古的研究书比较多,但这些书学术性不充分,反映了特定的政治立场。大部分学者所根据的是中国官方的立场而认为,蒙古是中国的,1911年蒙古独立是因为俄国人迫使的,因而对于首当其冲的蒙古人的想法完全不参考,形同假定蒙古人没有想法,或对独立没有立场或作为。

国民政府在台湾施行了将近40年的戒严法,因此台湾的学者无法对蒙古作学术性的研究。不过,台湾学者的书籍用中文书写,留下不少中文档案,仍是可以参考的资料之外,也可藉以了解某种各地华人对蒙古的一种认识角度。

1990年之后台湾的学者做蒙古研究的相当少。台湾有少数人研究蒙古,他们系从新的角度研究来看蒙古史。因为他们没有机会接触蒙文机密的史料,因此结论上还是跟以前一样,没有差别。

蒙古人真的是迫于俄国人而从事独立运动吗?蒙古国以前是属于中国的史观是充分的吗?蒙古文献中如何记载蒙古人为什么要追求独立?蒙古国如何独立?中国在1911-1961年之间的经历中扮演什么角色?对蒙古独立的过程,中、俄两国文献有什么不同记载?尤其,如果中华民国对蒙古的观点如上所述,那俄国对蒙古的观点是甚么?以上议题是因为既有中文文献的不充分而引发,以下此一研究便出于能同时阅读并掌握蒙古语与俄语及中文文献的位置,又来自身为华语世界第一位用中文书写的有关蒙古国近代史的蒙古人。

二、研究动机与研究目的

研究动机:

在蒙古主流的历史叙事中,从13世纪1206年开始,铁木真统一在蒙古高原的蒙古部落、建立了大蒙古国。成吉思汗的后代继续扩大蒙古帝国,建立了横跨欧亚世界历史上最大的帝国。成吉思汗的孙子忽必烈汗当蒙古大汗之后把蒙古的首都移到大都,建立了元朝。元朝被明朝推翻之后蒙古人在中国的统治结束了。Togoontumur可汗将政权撤回蒙古高原去。Togoontumur回去之后仍继续执政。但是蒙古国内为了皇位,黄金家族互相打仗、分裂。战争使蒙古变成虚弱。

这样的叙事在15世纪有了转折,蒙古人联盟满洲人开始復兴。满州人得到蒙古的援助,统一中国之后转而开始控制蒙古。蒙古原先是满洲的同盟伙伴,但是此际满人开始佔领蒙古地方。漠南蒙古人先加入满清,之后漠北的蒙古人也加入了满清,最后是准噶尔蒙古被满清统治,于是几乎全部蒙古部族都变成满清的一部份。漠南蒙古和漠北蒙古系自愿加入满清,因此满清接受他们的要求、保护他们。准噶尔蒙古则始终拒绝加入满清,因此打了约100年的仗后,满清才控制了准噶尔蒙古。是在满清统治全蒙古之后,才从行政上将之分为内、外蒙古。

蒙古人被满清统治之后又开始反对满清统治,企图脱离满清。蒙古历史记载各地发生过多次起义。其中规模最大的起义是Chingunjav和卫拉特的Amarsanaa领导的起义。因为其他蒙古王公并未支持,因此被满清打败。蒙古人反对满清的下场是遭到满清非常严格的惩罚。不过,满清建国之后也对蒙古的政策是比较宽松的,基本上维持蒙古的独立状态,而保护蒙古不被其他国家和民族威胁。不过,清朝末年满州人本身汉化了,无法维持蒙古的状态。蒙古开始面临威胁。20世纪初满清本身已腐败,变虚弱,无法保护蒙古,并开始施行对蒙古紧缩的政策,尤其是从南部移民到蒙古草原开荒政策,蒙古土地上开始拥入大量汉人移民,此等政策开始冲击了蒙古族的传统生活与安全,反而促使蒙古人的抵抗满清。

当时在外蒙古决定推翻满清统治,但是蒙古本身没有足够武力来发动。因此1911年6月外蒙古的活佛哲布曾当巴等蒙古的王公集合举行秘密会议,决定赴俄国求援。蒙古的代表去白俄求援之后积极准备推翻清朝的计画,而1911年11月底清朝大臣三多被驱赶回中国去。同年12月29日蒙古宣布独立。蒙古人在外蒙古宣布独立之外,蒙古的新政府试图合併内蒙古、布里亚特蒙古。依据蒙古文献来看,统一内蒙古的活动从1911年起迄1915年止,反映出蒙古人希望建立统一的蒙古国。但是因为蒙古两大邻国的阻止,蒙古族统一的愿望还是不能完全实。从这点可以很清楚的看到蒙古与中国对蒙古的史观不同。

也是1911年独立的中华民国採取了不同的史观。在中国地方建立的中华民国,宣布汉、满、蒙、回、藏族是中华民国的少数民族成员。但是当时蒙古人在实践上已经拒绝加入中华民国,不接受中华民国的统治,蒙古的宗教和国家领导者活佛哲布曾当巴且据此立场与中华民国总统袁世凯开始交换声明书。从两国领导互相交换的公文内容,很明显看清楚两个国家的对蒙古的认识。蒙古活佛的公文是用证据解释蒙古独立原因,亦即表示不接受中国的统治,袁世凯政府对此加以否认,并施以威慑与警告。1

近代蒙古与中国的冲突从此开始。后来蒙古请求俄国人帮忙,而俄国人开始在蒙中之间扮演折冲的角色。蒙中关系的最激烈的期间为《1915年蒙中俄国三边恰克图条约》,1919年中国军阀徐树铮率军队公然入侵蒙古,迫使蒙古王公取消蒙古自主权(此为在二十世纪蒙古历史记载上视为最屈辱的时期),起1947至1961年中国代表干涉蒙古国申请进入联合国之问题。

从以上蒙古的独立过程中,本研究将可以分析比较中国对蒙古和蒙古对中国的认识。

1990年之前蒙古是社会主义国家。蒙古人民革命党执政党。社会主义时代蒙古社会被共产党控制,历史研究都必须经过共产党审查委员会之后,才能出版。1990年之前蒙古历史书也受到马列主义影响,而以1921年人民革命胜利为主轴做对蒙古自身的研究,从1921年当成为现代蒙古独立的开始。并且蒙古人没有崇拜、贊扬成成吉思汗的自由。成吉思汗是世界文明史上的闻人,从1945年以降四十余年来,身为他的后代的蒙古人不能崇拜他,在今天回顾下,已经认为是蒙古人在20世纪的悲哀。

1990年民主化之后蒙古人开始有机会自由研究本国的历史。蒙古学者重新开始写蒙古的历史。对1911年独立运动有新的看法。当代的蒙古学者认为,蒙古国应该从1911年开始视为独立。1911年独立运动对之后蒙古独立革命蒙古独立过程有相当的影响。

2011年蒙古国庆祝了1911年独立运动100周年活动,国内外学者受邀前来分析1911年独立运动的意义和重要性。所以,从蒙古国的角度来研究蒙古独立运动、分析日益重要。而蒙古国家大唿拉尔(国会)议决每年12月29日为独立日,该日并为国订假日。这点可看出蒙古国对1911年独立运动态度已改变。因此要介绍蒙古国的文献与当代史观的形成,必须从1911年开始着手。

研究目的:

本研究主要目的是从蒙古文与俄文文献研究对比于台湾的学者认为蒙古是中国的一部分,蒙古为什么独立,中国为甚么一直反对蒙古独立。准此,本文将提出蒙古和中国的史观差别到底在哪里?蒙古人真的是被俄国人逼迫宣布独立吗?蒙古人对蒙古独立的看法是甚么?笔者参考蒙古文的各类文献一一回答以上的问题。也试图充分整理蒙古独立的各种文献。并在其中建立以蒙古人的立场研究这些问题的可能视角,一定会让不能同时阅读三种语文的各国学界加深相互认识与自我认识。

研究途径与方法

本研究採用历史研究法与文献内容分析法,包括蒐集、归纳、整理及分析蒙文档案、蒙文书籍、中文档案、中文书籍并使用俄国研究蒙文的书籍、俄文的档案,也参考西方学者写的英文有关蒙古近代史的书籍。

在蒙古文的资料部份,所蒐集的范围及于蒙古国家档案局的蒙文史料、蒙古外交部的档案、蒙古人命革命党的档案。中文资料部则蒐集自台湾的国史馆有关蒙古的中文档案、台湾的外交部的档案、中央研究院的档案。最后,本文将并蒐集採用俄国国家图书馆的俄文档案。

除了比较蒙古学者、中国学者、俄国学者对蒙古独立所作的研究,还参考当年蒙古的历史学家所编的蒙文书籍和回忆录,也蒐集採用俄国及中国学者们所写的俄文书籍和中文书籍及个人回忆录。

笔者以蒙文资料为主、使用中、俄资料做学术研究,全面整理不同于中国既有史观的蒙中关系,并重新界定近代中国的角色与历史发展,以使蒙古国追求独立的前因后果,独立过程、蒙古人对中国的认识均能得到世人更充分与深入的体会。

四、文献探讨

(一)从独立到加入联合国的文献取得

蒙古自1911年宣佈独立到1961年加入联合国的50年期间,有许多国内外的学者对蒙古进行研究。蒙古自1911年独立运动开始,历经1921年蒙古人民革命胜利,1924年开始实行共和国制度,1945年进行独立公民投票确立法理独立,到1961年加入联合国为止,经50年之艰苦奋斗才获国际普遍的承认。二十世纪起历50年的折冲,经过几个阶段才成为被国际承认的蒙古国。这段时期蒙古国和其他国家学者写了不少有关蒙古的书。不过1990年之前全世界分为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两大阵营,蒙古是苏联卫星国,因此西方国家积极研究蒙古。而本身就是社会主义政党所领导的国家,所以当时蒙古所有研究都由官方进行,而且档案都未开放。所以,在蒙古国的学者无法自由发表研究,都是在共产党严格审查之下进行研究。

蒙古历史研究可分为1990年前的研究,以及1990年后的研究。随着改革开放,对蒙古历史的研究概念开始有所不同。首先,对历史学家而言,档案开放后可供自由研究。1990年之后O. Batsaikhan, Ts. Batbayar等蒙古国的历史学家开始进行二十世纪初蒙古历史研究。而如今蒙古学者们纷纷使用蒙古档案、俄国档案、中国档案、日文资料做研究,因此研究范围越来越宽阔。1989年苏联瓦解之后,俄国的档案馆开放档案资料,所以蒙古的学者开始赴俄国查阅有关蒙古的文献,而且在蒙古的国家档案局与俄国总统档案馆签约之后,对研究蒙古的学者而言,便更有机会阅读过去未开放的有关蒙古的文献。

而2011年蒙古国庆祝蒙古独立100周年,在蒙古国开了国际会议,并出版了不少有关蒙古独立的专题书籍。

蒙中俄文文献

关于蒙古独立蒙文文献:蒙文文献对本研究是最重要的资料。蒙古于1921年人命革命胜利,第二次独立成功之后蒙古人民政府成立了蒙古国第一个学术院(现今蒙古科学院)。学术院成立之后开始积极蒐集蒙古的文献,考察文化遗址,从此开始近代蒙古历史研究。1921年,针对1911年参与运动之外并亲眼看到之后在蒙古发生的所有大事的若干人物,受邀留下了他们的口述纪录,或由蒙古学术院协助他们写下当时发生的过程。其中最着名的一位是N. Magsarjav(1869-1935)。N. Magsarjav自1906年起便开始担任博克多可汗的蒙文老师,1911年博克多可汗建立蒙古国政府之后,他在新成立的蒙古政府内政部担任编译室的工作。1921年蒙古人民政府成立之后,他又担任第一位法务部部长。因此N. Magsarjav通过自身的参与,能很清楚的述说二十世纪初他所经历的蒙古革命运动。

N. Magsarjav先生于1925年完成《蒙古新史》,书里面记载了主要从1910-1925年的历史。本书总共有八章。第一章是蒙古脱离满清独立时期﹔第二章指出统一全蒙古族復兴时期;第三章是蒙古国建立之后的行政改革;第四章是关于俄蒙中三国恰克图协议,决定蒙古变成自主权;第五章是蒙古各地发生反对恰克图协议的活动;第六章是关于中国军阀徐树铮率军队侵略蒙古,迫使蒙古王公取消蒙古自主权,及他留下来的军队如何镇压蒙古人民的情形;第七章是白俄恩琴侵略蒙古时期和蒙古人民党建国时期;第八章是新成立的蒙古政府开始联络国际;以上面的章节来看,本书对研究蒙古历史的学者是非常重要且最基本的文献,提供了20世纪初1911、1921年的蒙古独立运动情况的重要参考。描述在蒙古发生的事情,并按照年份排序,内容为:中国控制之下蒙古的情况、试图恢復自治的蒙古政府的努力、恩琴在蒙古做的事情、蒙古政府的工作事项等。除了笔者自己写这本书之外还包括附录当时的文献。

另外,对蒙古近代史很重要的文献是蒙古的有名历史学家L. Dendev写的《蒙古简史》。 L. Dendev1906年到库伦念书,在满、蒙、汉文学校上学,在念完6年的课程之后,受1911年刚成立的大蒙古国政府延揽。L. Dendev先生在博客多可汗政府出任内政部大臣(相当于主任秘书),因此他认识了当时的蒙古的王公并与他们合作。但是1919年蒙古政府解散后,他退隐回自己的故乡,直到1921年蒙古人命革命胜利,建立新政府之后才回到库伦继续工作。1921年在蒙古内政部工作、并自1932年开始担任蒙古科学研究院的院长。1934年写完1911-1920年蒙古历史的初稿。他蒐集蒙古的档案文献,并根据他亲身经历的经验来写成这本书。

N. Magsarjav的《蒙古新史》(1925)及L. Dendev的《蒙古简史》(1934)两本书对近代蒙古历史研究除了是蒙古文档案之外,也因为作者同时身为学者参与者,因而是极为重要的文献,是蒙古国的研究者及外国的蒙古研究者经常参考的文献。

蒙古科学院于2010年编辑出版的《蒙古历史文献(1911-1921)》档案史料彙编也是主要参考文献之一。蒙古国民主化之后开放档案文献,历史研究者才有机会接触机密的档案史料。《蒙古历史文献(1911-1921)》系2003年第一次出版的、第二次出版则是2010年。《蒙古历史文献(1911-1921)》,刊载1911年蒙古独立运动,中国驻乌里雅苏台的大臣毕桂芳说服蒙古加入中国的电信,中国大总统袁世凯与蒙古活佛札布曾当巴胡图克图互相往返的信件,蒙古联繫俄国的文件等总共包括了62件的重要文献彙编。是本研究参考上最主要的蒙古历史档案彙编。

在1990年之前,分析并研究近代蒙古历史的文献中,对1911-1920年的历史研究比较少,对1921年人命革命胜利则有相当多的研究。社会主义时代蒙古国的历史研究接受马列主义的影响,把社会分成为封建阶级、劳动阶级。然而,因为当时蒙古的封建阶级、宗教代表都参与了1911年独立运动,与阶级史观预期的不尽符合,因此限制对此研究,而把1921年人命革命当作最主要的角色、宣传蒙古人民革命党的事业有关系。

1990年民主化之后,蒙古的历史学家开始蒐集蒙古档案文献,对1911年的独立运动进行研究。L. Jamsran是蒙古着名历史学家,他曾于1950年代赴中国在北京大学留学,并获得北大博士学位。L. Jamsran 博士研究范围是1911年独立运动、蒙古与中华民国关系、蒙古国与内蒙古研究。《蒙古独立兴盛》这本书系1990年写的。1997年写的《蒙古独立与中华民国》这本书很重要。这位学者参考有关内蒙古的资料和大量蒙古国家档案之文献。

1990年之后对1911年独立运动研究的代表为蒙古历史学家O. Batsaikhan。O. Batsaikhan曾经留学俄国的伊库兹克师范大学,并毕业自该大学历史学系。他蒐集大量俄国的档案及蒙古文之档案进行研究,对蒙古历史研究提供了许多宝贵的档案文献。O. Batsaikhan于1999年出版了《中俄蒙三国1915年恰克图协议(稿本)》,2002年出版了《蒙古独立与中俄蒙三国恰克图协议(1911-1915)》,2005年出版了《蒙古族成为独立国家过程中(1911-1946)》,2008年出版了《1911年蒙古革命,蒙古最后国王第八札布曾当巴》。他曾在蒙古国家档案局、俄国国家档案局(РГАСПИ)等处蒐集有关蒙古独立的史料。他提供了很多之前未曾公开的档案文献。这些书主要研究包括1911年独立运动,1915年恰克图条约,蒙古与俄国关系。

蒙古的学者R. Bold 2008年出版的《蒙古独立与美国》,这本书引起了许多学者的关注。R. Bold曾经担任蒙古国驻美国大使。他在美国时蒐集了有关蒙古的文献,他写的这本书针对美国从1911年蒙古独立运动起对蒙古独立维持甚么态度进行研究。

蒙古学者Ts. Batbayar研究蒙日关系。他写的《20世纪初蒙日关系》,(1998年出版)。这本书针对1900-1945年日本对蒙古的政策,日本如何影响史达林对蒙古的政策。日本20世纪30年代开始对蒙古有兴趣,蒙古为甚么引起日本人的兴趣?日本对蒙古独立的态度是如何?为了回答前述问题Ts. Batbayar学者蒐集大量日本档案文献写成该书。笔者将参考这本书。以瞭解日本人对蒙古独立的看法, Ts. Batbayar先生写的另外一本书是《二十世纪初蒙古与大国关系》,(2006年出版),主要研究动机是还原在1911-1950年之间世界先进国家美国、英国、苏联、中国、日本如何影响蒙古的独立。他蒐集并使用了大量蒙文、俄文、日文、英文文献。

蒙古国立大学的教授J. Urangua写了《20世纪初蒙古国(1911-1919)》,于2006年出版。J. Urangua教授主要研究当时蒙古的社会及经济。

2011年蒙古国庆祝蒙古独立100年。庆祝独立运动在蒙古举办了一系列的活动,并召开了数次国际学术会议,出版有关1911年独立运动专题书籍。蒙古的有名历史学家Jigjid Boldbaatar写了《为1911年蒙古独立贡献者们》。这本书主要包括对1911年独立运动的贡献者,其中也提出了包括内蒙古领导人物的贡献。

至于1921年独立运动的研究,对蒙古近代史研究而言也很重要,是过去社会主义时最普遍研究的题目。参加人民革命运动者也自己留下来自己的日记。

对蒙古人民革命研究的代表为B. Shirendev院士。他曾去俄国留学,从伊库兹克大学历史系毕业。他写了《蒙古人民革命史》。这本书主要包括了从19世纪末到20世纪1924年期间,蒙古的整个社会及经济情况,而且在蒙古发生的独立活动的原因等。这本书以蒙古人民革命研究为主,指出蒙古国独立的过程。B. Shirendev先生使用蒙古国档案文献并参考俄文资料写成的。

1990年之后对1921年人民革命研究的蒙古学者之一为N. Khishigt博士。N. Khishigt博士2001年出版了《1921年之革命与蒙古人民革命军》、2011年出版了《蒙古革命(1921)》。这两本书主要研究蒙古人民革命军。

Ch. Dashdavaa博士研究蒙古与共产国际的关系。2008年写的《蒙古的政变》研究蒙古国民政府与共产国际关系,他们之间的矛盾,苏联如何控制蒙古的政治等。1990年之后蒙古的学者也开始评论苏联对蒙古的政策。苏联虽然支持蒙古的独立,但是他们也有政治考量,为了掌控蒙古,苏联时期也整肃很多蒙古的知识份子。以上两位学者是研究蒙苏关系的专家。

蒙古人民革命党领导1921年蒙古人民革命成功。但是过去90年共产党的指导之下过度夸大蒙古人民革命党的角色,蒙古人民革命党曾经代表蒙古社会被崇拜的意识形态。1990年之后历史学者开始检讨蒙古人民革命党的贡献及错误。

蒙古人民革命党党部研究中心出版的《蒙古人命革命党简史》(2001)是参考的重要书籍之一。另外,重要的书籍是《有关蒙古人民革命党的大事》。这本书记载了1921年参加蒙古人民革命的人物留下来的回忆录文集,这本书除了个人回忆录文集之外也包括当时的文件。

1957、1968年蒙古国科学院与苏联科学院合作出版了蒙古历史主要两部着作《蒙古人民共和国史》,《蒙古国人民共和国史》(三册)。蒙古人民共和国史(第三册是关于蒙古近代史)。社会主义时代历史文献为主要是考虑党政策,在党文宣监督之下写的蒙古历史.这里也否定成吉思汗的成就等。虽然蒙古国是在马列主义的影响之下写本国的历史,完全无法依靠蒙古文献或民族国家的立场来写历史,但是也不能因此就完全否定以上提出的蒙古人民共和国史的贡献。蒙古的历史学家在严厉的监督之下进行蒙古的历史研究,倘若犯了政治错误,包括表达了民族主义的史观,就可能会入狱。比方蒙古的历史学家L. Jamsran, Ch. Dalai之前遭整肃迫害,并被取消工作。

蒙古国历史研究所于2003年在蒙古总统的指示之下主编了《蒙古国史》(五册)。2003年出版的《蒙古国史》的特点在于本书是蒙古已经民主化之后重新开始写作的本国史。

蒙古国史第一册是《从古代至十二世纪蒙古史》,第二册是《从十二世纪至十四世纪之蒙古史》,第三册是《从十四世纪至十七世纪初之蒙古史》,第四册是《十七世纪至二十世纪初之蒙古史》,第五册是《二十世纪之蒙古近代史》。

另外一项本研究必须参考的主要史料,是根据蒙古档案局与俄国国家档案局依蒙俄政府签订交换档案文献之协议所编辑的1920-1952年之间的蒙古苏联关系有关的文件,总共有三册,对研究者提供了非常重要的档案史料。蒙古科学历史研究所与蒙古档案局合编的《史达林与蒙古国》,包括俄国社会政治档案局的史达林跟蒙古有关的档案文件,总有200件。

笔者首先以蒙文史料为主进行研究,分析不同时期的蒙古历史学者的书籍并参考蒙文档案文献,以了解蒙古独立的事实,认同蒙古历史学家对国家的认识,根据各种文献及证据后最后才做结论。

关于蒙古独立俄文文献:俄国人远在1911年前就开始与外蒙古建立关系,俄国的蒙古研究有多年的历史,全球研究蒙古的主要文献大部份还是俄文。俄国自18世纪末就已开始研究蒙古,19世纪末开始派遣研究团队进行研究蒙古所有地方,蒐集资料。俄国的历史学家I. Maiskii 于1919-1920年期间到蒙古作研究,他回去之后写了《现代蒙古》,于1921年出版。这位学者亲自到蒙古作研究,见当地的人,与蒙古人一起生活,亲身研究蒙古的生活、地理、宗教、经贸等。这位学者也记录1918年统计的人口总数,蒙古牲畜总数,这些数字系第一次对外公开。

另外,俄国驻蒙古的代表Korostovets 从1912年8月起,迄1913年5月住在蒙古,他与蒙古博克多可汗政府签约了《1912年蒙俄条约》。他在蒙古期间的日记,提供了当时蒙古情况参考,并也有助于体线来自俄国的一种观点。

还有一本书是俄国的商人Burdukov写的《旧与新蒙古》。Burdukov 1895年开始驻蒙古西部科部多,他住科布多19年。他喜欢蒙古文化,而蒐集了蒙古有关的文献。而他学会了蒙文之后更有机会认识当地的蒙古人,了解蒙古的生活。这本书是主要写蒙古西部发生的推翻满清大臣的活动,及蒙古与中国军队的战争。他也是记下来了在蒙古遇到的稀奇的事情。这是他本人的回忆。他在科布多收藏了丰富的图书,藏书之富可称得上图书馆。但是他的图书馆被白军Baron Ungern恩琴(Baron Ungern)烧毁了。这本书主要让我们了解蒙古独立活动时期西部的状况。

还有一份很重要的文献是俄国研究蒙古的学者Darevskaya的作品。她一辈子研究的主题就是蒙古,而她的书2010年才翻成蒙文的。她的书主要提到俄国人二十世纪初在蒙古做什么工作,如何影响蒙古人。俄国人来蒙古时,蒙古才刚脱离满清,是非常落后的地方。因此蒙古新成立的博科多可汗政府邀请俄国人在蒙古各部门担任顾问。Darevskaya写的是二十世纪初俄国人在蒙古的情况,他们的地位等。她的书主要参考了俄国研究蒙古的学者们的文献。所以是很值得参考的学术文献。

在世界上研究蒙古最深入的国家之一是俄国,而且俄国有最丰富的蒙古历史有关的文献,许多俄国研究蒙古的学者享誉世界。本论文文献探讨里面最多的当然是蒙文,其次是俄文的文献。

关于蒙古独立中文文献:关于近代蒙古史中文文献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自1911迄1949年止,第二部分从国民政府迁来台湾之后的蒙古研究。

蒙中关系与蒙古国的中国认识── 从独立到加入联合国 
中国为什么不要外蒙古  2020蒙古回归中国  内蒙人很瞧不起外蒙人  蒙古网民评论脱离中国  中国能收回外蒙古吗  真实的外蒙古  2018蒙古国最近2天新闻  内蒙古和蒙古国的区别  蒙古国经济现状2018年  
最新加入:蒙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