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夏铁鹞子究竟有多强?

西夏铁鹞子是辽金时期重装骑兵的一种

铁鹞子者,百里而走,千里而期,最能倏往忽来,若电击云飞。铁鹞子是党项人西夏政权李元昊手上王牌中的王牌

下载PDF格式《西夏铁鹞子究竟有多强?
骑兵马战,宋朝肯定不是西夏的对手。

西夏翊卫司是西夏的军事统帅机构,飞龙院是负责京师卫戍的机关,群牧司掌管军马政务。西夏有专管军马的机构,这是西夏与大宋的不同,说明西夏对军马的重视,也是西夏骑兵强悍的基础。

西夏铁鹞子

西夏军队有中央侍卫军、地方军和擒生军。侍卫军又分为帐前侍卫亲军和亲信卫队、卫戍部队三种。卫队有3000人的规模,多为骁勇之士,人着铠甲马披装具,属于重装骑兵,号称铁骑。卫戍部队有2.5万人的规模,装备特别精良,有7万副兵为之服务(随军杂役),配有旋风砲,发射拳头大的石头。

地方军中兵力50余万,分为左右两厢,每厢统辖6个地方军区。生擒军是西夏军队中的精锐部队,有10万人之多,主要负责攻击,因在战斗中生擒敌军为奴隶,故名。

除了专业的军队,西夏全民皆兵,士兵不脱离生产,平时参加劳动,“人人能斗击,无复兵、民之别,有事则举国皆来。”西夏人民凡六十以下,十五岁以上,平时都身背弓箭,带着甲胄,随时准备服从国家调遣,投入战斗。这种全民皆兵,举国参加战斗的体制、风俗,决定了西夏民族的战斗性,军队的士气高昂。这点大宋是不能比的。

西夏的正规部队,即以生擒军为主的战斗部队,骑兵皆披重甲,作战时,以铁骑为前军,乘着脚力好的马,披着铠甲,向前冲锋,用枪刺、刀砍敌方,刺、砍不进的,就用钩索铰联。平原驰骋时遇敌,铁甲军作为先锋,冲击对方阵营,然后步兵跟进。西夏兵耐寒暑饥渴,出战时携带粮食不过10天的量,惯于在恶劣环境中搏杀,雨雪天白天点烟扬尘,夜间以篝火为信号,彼此联系,互为呼应。单兵作战、集团作战适应性、战斗力都很强。

西夏军队中战斗力最强的王牌部队不是生擒军,而是西夏国王的卫队,即有铁骑之称的重装骑兵,俗称铁鹞子。《宋史·兵志四》记载:西夏“有平夏骑兵,谓之‘铁鹞子’者,百里而走,千里而期,最能倏往忽来,若电击云飞。每于,则多用铁鹞子以为冲冒奔突之兵”。铁鹞子是李元昊手上王牌中的王牌,不要小看着区区3000人的部队,个个骁勇善战,以一抵十,以少胜多。

铁鹞子队员的选拔方式以世袭为主,父亲将盔甲传给儿子,儿子的盔甲传给孙子,一代传一代,好战嗜血的因子流淌在西夏人血液里,他们推崇铁骑兵,民族的心理,个性的崇拜,造就了勇猛的西夏武士。

西夏的强盛,穷兵黩武,始于西夏开国皇帝李元昊。李元昊“性能毅,多大略”,文武全才,勇于创新。为了壮大自己,李元昊先是对西扩张,西夏广运二男(1035),攻击位于湟水、洮水流域的吐蕃,以此击破大宋王朝“联蕃制夏”的战略。首场失利,西夏主帅苏奴儿被俘,李元昊披挂上阵,亲率大军西征,打败吐蕃军。大庆元年(1036),李元昊又举兵攻回鹘,把整个河西走廊控制在西夏手中,以此切断吐蕃与宋朝的交通。这时候李元昊的西夏国版图得到扩展,东据黄河,西至玉门,南达兰州,北抵大漠。也就是在这时候,大庆三年(1038)十月,李元昊自立为帝,国号大夏。随后他向大宋叫板,开始进攻大宋。

西夏与宋朝的战争发生了多次,其中有四次重大的战争。三川口之战、好水川之战、丰州中战、定川寨之战。1042年的定川寨(今宁夏固原北)之战,李元昊采用“围三缺一”的战法,给宋军重创。西夏军发挥骑兵的优势,在战斗中逐步将宋军歼灭。当宋军南撤至长壕时,发现桥毁无法通过,军中大乱,李元昊乘机指挥骑兵猛冲,斩宋军葛怀敏等将官16人,歼宋军9000余人,俘获战马600多匹,大获全胜。李元昊又乘势南下,进至渭州地区。

宋军屡战屡败,面对强悍的李元昊,强大的西夏,宋军已经招架不住。经过双方商谈,宋庆历四年(1044),宋朝与西夏达成合议。宋朝每年给西夏岁币25.5万两(包括绢15万匹,银7万两,茶3万斤),这实际是宋朝战败的赔偿。

西夏用拳头打出了社会地位,打出了天下。宋朝只能将昔日的臣民,奉为平等的邻国,还要向他进贡。依仗强大的军事力量,铁鹞子的勇猛,西夏又向辽国挑衅。1044年9月西夏与辽国在贺兰山决战,第一轮交战,西夏对辽军认识不足,吃了败战,李元昊撤兵100多里,沿途将牧草烧光,让辽军的战马无草可吃,辽国耶律宗不得不议和。但是狡猾的李元昊议和时,故意拖延时间,麻痹辽军,在辽军“马饥士疲”之时,西夏军突然发动进攻,打的辽军措手不及,人马互相践踏,死伤无数,耶律宗仓皇逃遁。贺兰山战斗之后,辽国也不得不正视西夏,与西夏和谈。这样西夏就在西北地区成为了一个强国,与宋、辽三足鼎立。

前面已经说过,在蒙古铁骑没有出现之时,李元昊的铁鹞子是当时最强悍的铁甲骑兵,所向披靡。在李元昊强军的思想影响下,西夏原本还可以持续强大,如果再强壮下去,也可能吞并宋朝,吃掉辽国。但是一场宫廷的政变让西夏的发展得到了终止,西夏天授礼法延祚十一年(1048)正月初二,李元昊(1003-1008)被他的儿子宁令哥刺杀于宫中,年仅46岁。一代枭雄没有死在战场,却死在儿子的刀下,颇具讽刺意味。

西夏的崛起,西夏的强盛,依赖于君王的英明神武。时代造就了李元昊的刚毅、骁勇、好战,李元昊也奠定了西夏的三足鼎立的基础,江山是他打下来的,铁鹞子也是他一手缔造的,但是一代骁将死于非命,他所缔造的强国、强军也就失去了军魂。李元昊之后,西夏的彪悍之风逐渐被崇文风气所代替,西夏走向灭亡只是时间的问题。

崇文本来是好事,重视文化教育,教化人民,但是面对纷繁的世界,尤其是处于一个动乱的时代,一个有强手林立的时代,没有强大军事势力支持的国家,断然不可只崇文而抑武。强盗不会与你讲道理,说礼仪,他只会屈服于拳头。

铁鹞子

这支铁骑兵装备精良,在纵横天下的蒙古铁骑出现之前,是世界上最凶悍的骑兵,也是所有西夏敌人的克星。

西夏铁鹞子究竟有多强? 
  关于民族史的文章:
最新加入:党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