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珊波斯中期以后的衰落

萨珊王朝进入中期以后,王权的集权程度明显提升,与浓厚的宗教氛围有密切关系。一方面祆教独尊,对基督教和摩尼教的排斥,有利于王权借助祆教提升自身,另一方面祆教中底层民众信仰的马兹达克派系掀起的马兹达克运动,萨珊王利用该运动对贵族造成了重大打击。萨珊王权的增强有利于库思老一世、二世时代波斯对东罗马帝国的压制,但也使波斯在阿拉伯的进攻面前部众离心,迅速灭亡。

下载PDF格式《萨珊波斯中期以后的衰落

罗马与波斯同时排斥异端

1

罗马帝国境内基督教派系之间的争端愈演愈烈,又与政治权力纠缠在一起,东罗马帝国皇帝马尔西安为了提升君士坦丁堡主教的权力,而令亚历山大教会和埃及人十分不满,许多反对派基督徒开始移居波斯,在那里,他们受到波斯国王伊嗣俟二世[Yazdegerd Ⅱ,巴赫拉姆五世(Bahram V,438年驾崩)之子]的接纳。

 

许多前往波斯的基督徒都是聂斯托里派,教义的差异最终使波斯的基督徒彻底与罗马和君士坦丁堡分离开来。因此,聂斯托里派基督教(即景教)形成,被称为叙利亚正教会(Syrian Orthodox Church)。

 

尽管他有意接纳难民,与马尔西安作对,但伊嗣俟二世并不支持基督教。实际上,不久前,他就把自己的观点作为正统思想强制推行:马尔西安借召开会议达成目的,而伊嗣俟二世只是简单地下令,整个帝国,包括亚美尼亚的波斯领地(该地至此仍信仰基督教),应拥护琐罗亚斯德教。

 

该法令由亚美尼亚信仰基督教的史学家叶吉舍(Yegishe)记录,他曾当场见证该法令的颁布。“他声称,信仰基督教的我们是他的对手和敌人,”叶吉舍写道,“他下令:‘我统治下的所有民族和说不同语言的人,都应抛弃他们错误的信仰,转而朝拜太阳。’”

 

如同马尔西安一样,伊嗣俟二世有着政治与神学方面的双重动机。他对自己的信仰十分虔诚,但颁布该法令更出于一种愿望:根除所有对东罗马人的同情——尤其要在他帝国中不太忠诚的领地内推行法令。在亚美尼亚人看来,该法令既是对自由的剥夺(确实如此),也是宗教迫害。因此,他们拒绝放弃信仰基督教。

 

伊嗣俟二世便诉诸暴力手段。451 年,即卡尔西登公会议召开的同一年,他向亚美尼亚进军。瓦尔坦(Vartan)大将军率领聚集起来的 6.6 万名亚美尼亚人,准备背水一战。

 

在接下来的瓦塔纳兹(Vartanantz)之战中,瓦尔坦被杀,交战双方损失惨重。“双方都意识到了战败的可能,”叶吉舍称,“因为倒下的尸体众多,像石头堆成的小山一般,高低不平。” 最终,波斯人击败了兵力较少的亚美尼亚军队。伊嗣俟二世囚禁、折磨那些幸存的领导人,迫使亚美尼亚并入波斯,之后任命新的统治者掌管该国。

 

萨珊波斯中期以后的衰落
萨珊波斯中期以后的衰落- 东罗马帝国与萨珊波斯对峙图

同时,伊嗣俟二世未雨绸缪,着手对付其他可能存在的异议者。公元 454 年,他开始颁布一系列法令,禁止波斯的犹太人过安息日,最后还禁止犹太人的子女在犹太学校接受教育。

 

两位皇帝(东罗马皇帝马尔西安与波斯王伊嗣俟二世)依然运用这一理念治国:统一的宗教信仰会使帝国壮大,推行单一神学和宗教活动的正统宗教,能使领土紧密相连。

 

然而,无论是在波斯,还是在东罗马帝国,民众的不满只是被掩盖了,它就如同地下水一般,悄然扩散开来。

 

波斯被白匈奴教做人

2

萨珊波斯很快就步入水深火热之中。471 年,波斯国王使得整个国家陷入战乱,波斯的处境更加艰难。

 

伊嗣俟二世(Yazdegerd II)于 457 年去世,其长子卑路斯一世(Peroz I)同众兄弟进行了短暂的王位之争后,登上了王位。卑路斯一世统治的 27 年是波斯的一段困难时期。波斯遭受了严重的饥荒。柱头修士约书亚(Joshua the Stylite,东部的修士)亲眼目睹了当时的境况,他记载道,在波斯出现了蝗灾、地震、瘟疫以及日食。

 

饥荒刚刚过去,与嚈哒人的战争又接踵而至。嚈哒人曾散布在兴都库什山,给印度的笈多王朝造成困扰。他们在波斯帝国以东建立了王国,但卑路斯一世与嚈哒国王就领地边界问题争论不休。

 

最终,471 年,卑路斯一世率兵朝着嚈哒人的领土进军。嚈哒人十分狡猾,他们在波斯军队面前撤退,之后绕到后方围困了他们。

 

卑路斯一世被迫投降,发誓绝不会再次发动进攻。此外,他同意向哒人支付巨额赔款,金额巨大到他用了两年的时间,才从子民手中筹足这笔钱。与此同时,他的长子喀瓦德(Kavadh)需作为人质在嚈哒宫廷生活两年,以确保这笔钱——根据柱头修士约书亚的记载,赔款是由 30 头骡子运送的——最终能够如数奉上。

 

卑路斯一世设法向他的子民征税,最后总算凑够了赔款,喀瓦德这才得以回国。但波斯国王对此次失利耿耿于怀,最后,他再也无法压制心中的怒火。484 年,他组建了规模更大的军队,再次入侵嚈哒领地。

 

但这一次,他又被耍了。普洛科皮乌斯称,嚈哒人挖了一个深坑,用芦苇遮盖着,还在表面撒上了泥土,之后撤退到深坑后方,部署自己的战线。泰伯里补充说,嚈哒国王还把卑路斯一世签署的不再入侵嚈哒的条约挑在长矛尖上。波斯人浩浩荡荡地奔赴战场,结果马匹、长矛以及其他辎重全部掉入了深坑当中。卑路斯一世被杀,“整个波斯军队也同他一起遇难”。这是一次彻头彻尾的失败,或许也是萨珊波斯史上最为惨烈的失败。

 

直至此时,嚈哒人仍旧处于乌浒河(Oxus)东岸。如今,他们控制了呼罗珊(Khorasan,位于西岸的波斯行省),而波斯人则“沦为 哒人的臣民和附庸”。卑路斯一世的尸体在战壕中遭到众多人马的踩踏,已经无法辨认,所以无法收殓。

 

萨珊波斯中期以后的衰落

 萨珊波斯中期以后的衰落-波斯与嚈哒对峙形势

嚈哒即白匈奴

余太山考证嚈哒或为乞伏鲜卑西迁之一部

而在波斯的首都泰西封,卑路斯一世之子兼继承人喀瓦德被卑路斯一世之兄巴拉什(Balash)驱逐。之后是短暂的内战。

 

由于波斯国库空虚,形势更为复杂。巴拉什派使者到君士坦丁堡请求罗马帝国的帮助,但没有任何人伸出援手。因无法同时顾及多处正面交战,巴拉什同意解决与亚美尼亚之间长期存在的问题,签署了允许亚美尼亚独立处理自身事务的条约。

 

与此同时,喀瓦德同之前的埃提乌斯一样,利用他曾经做人质时建立的友谊,到嚈哒寻求帮助。他用了数年劝说嚈哒国王协助他,直至 488 年,他才最终夺回波斯王位。

 

这使得波斯结束和嚈哒人的非理性战争的尝试变得更加困难。

 

异端宗教加速波斯集权

3

喀瓦德一世(Kavadh I)并非正统的琐罗亚斯德教教徒,而是波斯先知马兹达克(Mazdak)领导的一种宗教异端的信徒。

 

同基督教一样,琐罗亚斯德教认为善终将取得胜利。基督教的救世主将返回现世,以毁灭邪恶,把一切安排妥当;而琐罗亚斯德教的神阿胡拉·马兹达将消灭他邪恶的对手阿里曼,重建这个世界,还会复活逝者,让他们得到神佑,能够在大地上行走。

 

马兹达克如同基督教诺斯替主义者一样,主张宇宙的最高权力掌握在一个飘忽不定、不问世事的神的手中,而两股地位稍低但能量相当的神圣力量——善良与邪恶,则在宇宙间不断抗衡。人类必须选择善良,拒绝邪恶;选择光明,拒绝黑暗。

 

不同的诺斯替教派就实践方式提出了种种不同的主张,而马兹达克认为,寻求光明的主要方式是通过实现所有男性(有些情况下也包括女性)的平等,来摆脱人类疾苦。他宣扬人类应平等地共享他们的资源,任何人不得为拥有私人财产而给他人带来损害;人类还应以平等取代竞争,用友爱替代冲突。不同于基督教的诺斯替主义,马兹达克教派(Mazdakism)起到了推动社会平等的作用。

 

喀瓦德一世开始按照马兹达克的思路,对国家进行改革。他颁布的法律使当时的人感到十分不解。如果我们要弄清楚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那么就有必要给出一些解释。

 

泰伯里称,他打算“掠夺富人的财产,把富人占有的太多的财产分给穷人”。而普洛科皮乌斯却写道,喀瓦德想让波斯人“共享他们的女人”。喀瓦德一世不可能试图在波斯全面推行某种主义,但他确实极有可能在尝试重新分配波斯权贵所拥有的部分财富(这会削弱他们的权力和影响力,只会更有利于喀瓦德一世),还意欲取消女性只能嫁给同阶层男子的制度和富有贵族将女性囚于深闺的制度。

 

萨珊波斯中期以后的衰落

 萨珊波斯中期以后的衰落-祆教建筑

 

波斯贵族自然对削减他们特权的改革大为不满。496 年,喀瓦德一世的社会改革终止了。宫中权贵用武力推翻了喀瓦德一世的统治,之后把他的弟弟札马斯普(Zamasb)推上了波斯的王位。

 

札马斯普拒绝谋害任何同族。因此,喀瓦德一世被强制关押在波斯南部一个名叫“遗忘堡垒”(Fortress of Oblivion)的监狱。“法律规定,”普洛科皮乌斯写道,“被关入这里的囚犯,此后任何人都不得提起他。谁要是提起囚犯的名字,就要被处以死刑。”

 

在札马斯普废除喀瓦德一世的改革之时,喀瓦德身陷遗忘堡垒已有两年时间。最后,他设法逃了出来。泰伯里称,是喀瓦德一世的姊妹助他越狱。她(通过和监狱长发生关系)获得了探视的特权,便把喀瓦德裹在地毯里一并带出。普洛科皮乌斯认为,与监狱长发生关系的人是喀瓦德一世的妻子。她获得探视权后,立即同喀瓦德一世交换了衣服;喀瓦德便以女性长袍作为掩护,成功逃走。

 

不论如何,喀瓦德一世都逃到了嚈哒。在那里,他再次请求嚈哒国王帮他夺回王位。这一次,嚈哒国王不仅同意了他的请求,还把自己的女儿许配给他,促成了这笔交易。

 

喀瓦德一世率领嚈哒的军队返回泰西封。波斯士兵一看到敌人,就逃散了。喀瓦德一世闯入宫殿,用烧红的铁针弄瞎了他弟弟的双眼,还囚禁了他。

 

他第二次掌权持续了 30 多年,但他没有再冒险进行更多的改革,也没有再试图通过社会公平的立法实现波斯人的平等。他只能在波斯贵族的扶持下进行统治,还要依靠他们提供军队,这就限制了他的权力。

 

然而,他可以攻打东罗马帝国。502 年,他对罗马皇帝阿纳斯塔修斯一世(Anastasius I)宣战。

阿纳斯塔修斯一世没什么过人之处,他试图击退喀瓦德一世,却徒劳无功。波斯人拿下了由罗马控制的半个亚美尼亚,围困了边境城市阿米达(Amida),封锁持续了80 天。

 

此时,喀瓦德的阿拉伯盟军在阿拉伯国王希拉(al-Hirah)的领导下,将进攻范围扩大到更远的南部,洗劫了哈兰(Harran)和埃德萨(Edessa)周边的领土。最后,波斯人占领了阿米达。普洛科皮乌斯称,当时负责看守一座塔楼的基督教修士们刚刚庆祝了宗教节日,他们酒足饭饱之后便去休息了。波斯人趁机发动了进攻。

 

他们一进城,就开始了屠杀。柱头修士约书亚补充道,他们杀害了8 万人,还将两大堆尸体置于城外,这样腐尸的味道才不会熏到占领该城的波斯人。

 

在征服阿米达之后,波斯人很有可能继续节节胜利,但喀瓦德察觉到了嚈哒人对其另一侧边境的入侵。喀瓦德通过婚姻缔结的联盟,并没有带来与东部敌人之间的永久和平;他发现自己身陷两场战争。

 

尽管波斯军队继续蹂躏着东罗马帝国边境的领地,但在 506年,两大帝国准备签订一个条约。

 

战争结束了。罗马人的损失更大一些,但形势总体上没有太多变化。该条约规定把阿米达归还给罗马,但波斯人仍然保留着对他们最重要地区的控制权:

 

和平谈判开始之前,他们已经控制了穿过高加索山脉的窄路,这条道路被古人称作里海隘口。控制此隘口的皇帝能够开放或封锁南部边境,从而应对来自北方的侵略者。

萨珊波斯中期以后的衰落 
  关于伊朗的文章:
最新加入:波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