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卑族是现在哪个民族

源自东胡的鲜卑族除大部融入汉族外,衍生为达斡尔族、蒙古族、锡伯族、鄂温克族、鄂伦春族。其中,达斡尔和蒙古继续持鲜卑的蒙古语族,而锡伯、鄂温克、鄂伦春为通古斯语族,文化比血缘发生了更大的变化。

下载PDF格式《鲜卑族是现在哪个民族

吉林大学的生物考古试验的结果,比较明显的支持了锡伯、蒙古、达斡尔是鲜卑后裔的观点,学术上目前流行三种锡伯起源学说,当然最主流的是锡伯为鲜卑后裔说,另外就是锡伯蒙古、锡伯满族同源说,锡伯蒙古同源本质就是锡伯鲜卑说差不多的,因为蒙古也是鲜卑后裔的一支,主要依据康熙之前的很多记载,以前锡伯族是隶属科尔沁蒙古,锡伯人以前自称也是锡伯蒙古。蒙古人很多也称锡伯人是失宝赤,也有称吉普西,很多铁岭地区的记载也是把锡伯人另称呼吉普西人。这个吉普西其实就是锡伯族人康熙之前说的一种语言,吉普西语,这个语言属于鲜卑语的延续,一种古老式的蒙古语,很类似达斡尔语,这个记载都是比较明确的,和锡伯族人口口相传的传说也是吻合的。

那为什么锡伯的语言后来发生了变化呢?皇太极时期满族人就没有把锡伯人当过自己人,清朝前期也是一样,很多都是防范锡伯族,到乾隆时期锡伯族才慢慢融合和学会了满语,康熙从蒙古把锡伯族人赎出来以后,基本全部调到沈阳附近,和满族朝夕相处,满清由于实行很强的同化政策,锡伯族包括东北很多民族都受到同化,强令接受满语满文等等,满语逐渐替代了锡伯族人等原本语言,满清贵族还是防治锡伯族离心离德,安插锡伯族到东北、内蒙、云南、新疆分散戍边。锡伯满族同源的说法是不值得推敲的,比如姓氏,现在很多满人包括很多民族都是汉姓,也不可能说他们是汉族,在满清那个封建集权的社会,同化政策的执行是我们现在人不可想象的,况且东北很多民族当时都是对满人尤其满人贵族阶级有崇拜和敬畏,姓氏引用是很平常的事情,这种案例在东北其他民族都有的,锡伯族只是引用的更彻底,也是和满族零距离的原因。费瑛东说他是锡伯族,先不说他是不是锡伯族,当时亲满族的不只有锡伯族,蒙古人汉人亲满的人士甚至开国将领比比皆是的,不能只抓住锡伯族的个别亲满人士不放。

现在锡伯语里有很多与达斡尔语同源的词汇,都是具有古蒙古语特征的词汇,也是佐证了锡伯人以前确实曾经说过吉普西语,还有就是锡伯族的面貌特征,一看就是很有浓郁鲜卑系民族风格的,和达斡尔族、蒙古族、包括鄂温克、鄂伦春是相似的,和满族的南通古斯普遍长相有明显区别。我的母亲也是锡伯族,我和很多锡伯族专家学者也有过接触,基本都是支持鲜卑观点。现实中锡伯族人很少有人会说和满族有亲缘关系,我们民间巡防没有听过类似说法,没有采集到关于和满族同源的传说,说明锡伯族人对锡伯族是高度认同,近些年满语的发掘,和很多满族希望找回祖先文化的迫切愿望,激起了一些锡伯满族同源的说法,总体来说包括锡伯族达斡尔族等等都是满洲文化圈的,这是肯定的,但是按照血统,赫哲族的是和满族最近。就比如韩国日本越南等等琉球属于儒教中华文化圈,甚至文字姓氏习俗都和汉人接近,但是血统上和汉族还是很远,韩国字是清中末期,一个韩国国王根据窗户透过的影子发明的文字,这种文字在大韩民国建立之前都是属于下等人或者女人书写的彦字。这里只是举个例子,所以锡伯族属鲜卑是国内国际学术界主流的观点。古老的鲜卑发展到今天,鲜卑族演化为锡伯、蒙古、达斡尔、满族、鄂温克、鄂伦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