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骑施的灭亡和对大唐的影响

《长安十二时辰》这部戏,一切的因果起源于一场发生在西域的血战——烽燧堡之战。

下载PDF格式《突骑施的灭亡和对大唐的影响
很多人在解读故事时,都把这场战斗的原型联想为“十三将士归玉门”或者“安西将士孤军坚守半个世纪”这些历史。需要严肃指出的是,我们中国发生在西域的悲壮战斗,远不止这些,烽燧堡战斗另有原型。

其实原著和电视剧都已经直接点明了:

“李泌道:‘那是在开元二十三年,突厥突骑施部的苏禄可汗作乱,围攻安西的拨换城。当时在拨换城北三十里,有一处烽燧堡城,驻军二百二十人。他们据堡而守,硬生生顶住了突厥大军九天。等到北庭都护盖嘉运率军赶到,城中只活下来三个人,但大纛始终不倒——张小敬,就是幸存的三人之一。’”

-《长安十二时辰》的黑历史:烽燧堡之战,一场与突骑施的错误战争-第2图

安西都护府军队

突骑施的叛乱

突骑施,是西突厥十姓部落之一。唐朝初年,西突厥各部包括突骑施在内,均归附了唐朝,并以西突厥可汗的后人阿史那氏为首领。但是在武则天时代,阿史那氏在西突厥的影响力逐渐衰微,各部均开始不服调遣。这时,原本作为西突厥一部的突骑施崛起,逐步取代了阿史那氏的地位。

在唐玄宗初年,突骑施出现了一位奇人,叫做苏禄。苏禄原本不属于突骑施的首领家族,而是一位普通部将。公元711年,大唐西河郡王、突骑施可汗娑葛,与北庭都护府联军攻打后突厥,不幸战败而死。苏禄此时脱颖而出,收拢突骑施余众并自立为可汗,人马很快发展到了20万。

-《长安十二时辰》的黑历史:烽燧堡之战,一场与突骑施的错误战争-第3图

突厥骑兵

715年,唐朝任命苏禄为左羽林军大将军﹑金方道经略大使﹐并于719年赐号忠顺可汗,使得苏禄成为整个西突厥十部的可汗。同年,唐朝还将碎叶镇让给了苏禄,作为牙庭。722年,唐玄宗将阿史那氏的女儿册封为交河公主,嫁与苏禄为妻,以提升苏禄在西突厥内的号召力。

突骑施可汗苏禄,整个一生都是作为唐朝臣属的,成为了唐朝控制河中地区(阿姆河、锡尔河之间),阻挡大食东进的重要力量。

但是,苏禄成为西突厥可汗同时,也多次骚扰攻打安西、北庭,成为唐朝边境的不安定力量。在多次反叛、归顺的反复后,唐朝最终在735年发动了大规模讨伐战争,甚至连络了大食、东突厥,一起夹攻突骑施。

公元738年,苏禄在内外交困之下,被叛乱的部下所杀,突骑施宣告瓦解,各部分别被唐军出兵平定。西突厥十姓的地区,从这时候起一直到753年,都纳入唐朝安西都护府的直接控制。

-《长安十二时辰》的黑历史:烽燧堡之战,一场与突骑施的错误战争-第4图

《长安十二时辰》里的烽燧堡之战

烽燧堡之战的原型

烽燧堡之战,按照故事安排,发生于开元二十三年(公元735年),正是唐朝与突骑施大规模战争的开始。

开元二十三年(735年)十月,突骑施军侵扰北庭及安西的拔换城(今新疆阿克苏)。北庭都护盖嘉运于二十四年(736年)正月率兵出击,于二十六日,大败突骑施军,得胜而归。烽燧堡之战,正是突骑施攻打拔换城的一场外围战。

拔换城,即汉代的姑墨城,位于突骑施的牙庭碎叶城和安西都护府的治所龟兹城的正中间。突骑施攻打安西四镇(龟兹、焉耆、疏勒、于阗),拔换城是必攻的咽喉要地。

按照小说的说法,烽燧堡坚守了九天,盖嘉运的援军才到,但实际历史是两个月。

电视剧说,盖嘉运声称右相李林甫不许出兵,所以耽搁了时间。但实际上,盖嘉运是北庭都护,治所在庭州(今天乌鲁木齐东边的吉木萨尔县),距离拔换城有一千多里,距离长安更是有四千多里,向长安传递信件来回就要一个月。理论上,根本不可能为了通报这种事贻误战机。

其实,无论是九天,还是两个月,盖嘉运出兵千里之外的作战效率很高了。也正是在拔换城战役中,盖嘉运大败突骑施,使得苏禄由盛转衰。

-《长安十二时辰》的黑历史:烽燧堡之战,一场与突骑施的错误战争-第5图

突骑施铜钱

唐朝和突骑施,一场错误的战争

唐朝虽然成功灭亡了突骑施,但在战略上却是一场严重的失误。

突骑施可汗苏禄虽多次反叛并骚扰安西、北庭边镇,但20年时间里基本都以唐朝臣子自居,并没有真正宣告自立。在开元二十三年(735年)前,唐朝也没有真正将苏禄作为叛臣对待。苏禄作为名义上的西突厥可汗,正是由于唐朝的册封,才得到西突厥十部的拥护。唐朝一旦宣告讨伐,西突厥十部几乎立刻和突骑施翻脸。

苏禄的叛乱,很大程度上也是唐朝对突骑施政策失误的结果。

突骑施崛起后,唐朝为了控制西突厥十部,本应以突骑施为突破口,拉拢苏禄作为代言人。但是唐朝三心二意,坚持册封阿史那氏后人为西突厥可汗,导致苏禄的不满和反抗,引发双方的冲突。直到最后,唐朝才不得不承认苏禄作为西突厥可汗的既成事实。

开元十年(722年)苏禄迎娶交河公主后,突骑施和安西、北庭基本相安无事,而且每年送来大批战马进行贸易。但是在开元十四年(726年),发生了一件严重事件。

当时,交河公主派牙官赶着一千多匹马到安西贸易,当时安西都护府最高长官是副大都护杜暹(大都护由琰王李琮遥领)。

-《长安十二时辰》的黑历史:烽燧堡之战,一场与突骑施的错误战争-第6图

唐朝骑兵

交河公主的使者向杜暹宣读了的命令(按照规矩,唐朝公主有资格给安西都护下令),杜暹大怒:“阿史那氏的女儿,有什么资格向我宣读命令!”命令杖打使者,并将使者和马匹扣留,经过一场大雪,上千匹马全部被冻毙。由此,苏禄大怒,派军队进犯安西四镇,并掠夺了安西地区的大量物资,但听闻杜暹被朝廷拜相后,很快撤军。

开元二十二年(734年)又发生了一起类似事件,突骑施首领阙俟斤驱赶羊马来到北庭贸易,却遭到下属诬告谋反。北庭都护刘涣不分好坏,将两个人全杀了,结果又惹怒了苏禄。此次事件直接引发了双方开战,最终导致了苏禄的灭亡。

从两次苏禄反叛来看,责任明显都在于安西、北庭的最高长官处置不当。

-《长安十二时辰》的黑历史:烽燧堡之战,一场与突骑施的错误战争-第7图

大食帝国军队

突骑施对于唐朝的战略意义

苏禄所率突骑施的存在,在当时对唐朝有着很重要的战略意义。当时,大食帝国正在迅猛扩张,兵锋直指臣属唐朝的中亚河中地区。河中地区的康国、石国、史国、安国等小国,纷纷向唐朝上书,请求出兵抵抗大食的侵略。

然而,唐朝北庭和安西兵力有限,加起来只有四万人,同时要面对吐蕃在南方的威胁,对千里之外的河中地区鞭长莫及。这时候,突骑施接到唐朝中央的圣旨,打着唐朝旗号出兵,成了河中各国的救星。

公元724年,唐朝金方道经略大使、十姓可汗苏禄,在渴水日战役中大败大食数万军队,呼罗珊总督仅以身免。

公元725年,苏禄之子尔微特勒攻入阿塞拜疆。次年,大食帝国再次出兵数万攻打突骑施。在阿木勒河,大食军队遭半渡而击,仅八千人逃归。

公元731年,塔什塔卡拉查之战,突骑施再次重创大食军队,几乎迫使大食彻底退出河中地区。直到怛罗斯之战(751年),大食势力才返回了河中。

-《长安十二时辰》的黑历史:烽燧堡之战,一场与突骑施的错误战争-第8图

大食溃军遭突骑施追杀

这三场战役都是突骑施以唐朝名义,联合河中诸国展开的。可以说,突骑施付出了巨大伤亡,维护了唐朝在中亚地区的影响力。

突骑施灭亡后,唐朝虽然一度直接控制了河中地区,安西和北庭的大军在这些地方连续出击平定叛乱,但在兵力方面明显力不从心。最终在怛罗斯之战中,唐朝由于兵力不足(2-3万对战7-10万),加上葛逻禄的反叛(历史有争议),最终被兵力占优的大食军队击败。

安史之乱爆发后,安西和北庭虽然孤军坚守了几十年,但是失去了西突厥十部盟军的支持,仅凭当地二、三十万的胡汉人口,无力抵挡吐蕃和回鹘的不断蚕食,最终在8世纪晚期和9世纪初期先后陷落。(作者:陶慕剑)

突骑施的灭亡和对大唐的影响 
  关于突厥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