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昌北山平凉杂胡:突厥人的起源

突厥人起源的5种说法,只有2种最靠谱,他们既是黄种人也是中国人

提示:这5种说法在学界一直没有得到解决,这今天研究突厥民族的历史带来了很大的困难,也随即产生了一些混乱的说法。我们认为,作为民族的、真正意义上的突厥的祖先是匈奴,他们起源于阿尔泰山,即“高昌北山说”最为靠谱。他们是黄种人,汉化程度已经非常高,除了保留语言与游牧的特色之外,已经接近于汉人。而第4种说法“平凉杂胡说”不过是第5种说法“高昌北山说”的延伸。

下载PDF格式《高昌北山平凉杂胡:突厥人的起源
-突厥人起源的5种说法,只有2种最靠谱,他们既是黄种人也是中国人-第1图

阿尔泰山深处

突厥是历史上活跃于蒙古高原和中亚地区的民族集团统称,也是中国西北与北方草原地区继匈奴、鲜卑、柔然以来又一个重要的游牧民族。关于他们的起源,薛宗正在《突厥史》(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2年)里将其归结为5种,现将其作以简单罗列:

1.咸海之右说

唐朝史学家李延寿编著的《北史》卷99:

突厥者,其先居西海(薛宗正认为西海指的是咸海)之右,独为部落,盖匈奴之别种也。姓阿史那氏。后为邻国所破,尽灭其族。有一儿,年且十岁,兵人见其小,不忍杀之,乃刖足断其臂,弃草泽中。有牝狼以肉饵之,及长,与狼交合,遂有孕焉。彼王闻此儿尚在,重遣杀之。使者见在狼侧,并欲杀狼。于时若有神物,投狼于西海之东,落高昌国西北山。山有洞穴,穴内有平壤茂草,周迥数百里,四面俱山。狼匿其中,遂生十男。十男长,外托妻孕,其后各为一姓,阿史那即其一也,最贤,遂为君长,故牙门建狼头纛,示不忘其本也。渐至数百家,经数世,有阿贤设者,率部落出穴中,臣于蠕蠕。

2.漠北索国说

唐朝编撰的《周书》卷50:

突厥之先,出于索国,在匈奴之北。其部落大人曰阿谤步,兄弟七十人,其一曰伊质泥师都,狼所生也。阿谤却等性并愚痴,国遂被灭。泥师都既别感异气,能征占风雨。取二妻,云是夏神、冬神之女。一孕而生四男:其一变为白鸿;其一国于阿辅水、剑水之间,号为契骨;其一国于处折水;其一居跋斯处折施山,即其大儿也。山上仍有阿谤步种类,并多寒露,大儿为出火温养之,咸得全济,遂共奉大二为主,号为突厥。

这个说法认为突厥起源于匈奴以北的漠北索国。

3.海神胤裔说

唐段成式《酉阳杂殂》卷4:

突厥之先,日射摩舍利海神,神在阿史德窟西。射摩有神异……

这个说法认为突厥起源于海东阿史德窟。

4.平凉杂胡说

唐长孙无忌等所纂之《隋书》卷84:

突厥之先,平凉杂胡也,姓阿史那氏。魏太武皇帝灭沮渠氏,阿史那以五百家奔蠕蠕。世居金山之阳,为蠕蠕铁工。金山形似兜鍪,俗号兜鍪为突厥,因以为号。

这个说法认为突厥起源于汉地平凉。

5.高昌北山说

这个说法亦来自《周书》,认为,突厥本是匈奴的一支,后被邻国所灭,当时有一个10岁的小男孩,士兵见他年小,没忍心杀死他,便将他砍去双脚扔到荒草中。后来,小孩被一只母狼救去,长大以后与狼结合,邻国国王听说这小孩已长大,怕有后患,便派人将他杀了,杀他的人,见他身旁有一条狼,也想一起杀掉,狼逃跑了,逃到高昌北边的山洞里。在那个山洞里,狼生下10个小男孩,他们逐渐长大成人,各自成家,繁衍后代。其中一支,生活在阿尔泰山一带,阿尔泰山形似作战时的头盔,当地人称其为突厥,所以他们就以突厥为族号了。

这5种说法在学界一直没有得到解决,这今天研究突厥民族的历史带来了很大的困难,也随即产生了一些混乱的说法。我们认为,作为民族的、真正意义上的突厥的祖先是匈奴,他们起源于阿尔泰山,即“高昌北山说”最为靠谱。他们是黄种人,汉化程度已经非常高,除了保留语言与游牧的特色之外,已经接近于汉人。而第4种说法“平凉杂胡说”不过是第5种说法“高昌北山说”的延伸。

-突厥人起源的5种说法,只有2种最靠谱,他们既是黄种人也是中国人-第2图

古突厥遗物,青铜头盔,顶部有狼

在研究历史的时候,必须要结合地缘的实际。抛开神话的传说,就会发现这5种说法其实很简单,只告诉了人们一个地域的问题,而第3种说法“海神胤裔说”直接就可以排除。

第2种说法“漠北索国说”也近于传说,这个“索国”应该说是在今天的蒙古高原,但其却没有留下一点历史痕迹,相反,就过去一些北方少数民族有以狼为图腾的习惯,我们分析认为这个“索国”应该是在今天的甘肃、宁夏和青海一带。

《史记·周本纪》记载,周初,天子西征犬戎,“获其四白狼,四白鹿以归”。这个“白狼”应该不是狼,而是狗,狼狗,和“犬戎”的“犬”是一个道理。同时,在我国的古籍还有“黄帝生白犬”的记载,就是说犬戎也是黄帝的后裔。不过是后来,北方的一些少数民族将这个“犬”演绎成了“狼”。

所以,第2种说法“漠北索国说”也可以排除,它可能是一个地理方位被弄错了的概念。

-突厥人起源的5种说法,只有2种最靠谱,他们既是黄种人也是中国人-第3图

曾经流行于草原的苍狼白鹿图腾

第1种说法咸海之右说,也是没有多少科学依据的。如果西海是指咸海(位于今中亚的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交界处),右在古代指的西边,古人以西为右,而不是我们今天地图上的上北下南、左西右东,那么,突厥人根本不可能在咸海之右(也就是今天人们所说的中亚以西)发展壮大,再进入中国北方的。

汉武帝时,中国的势力已经达到了中亚,出产汗血宝马的大宛也是汉朝的属国,没有一个“咸海之右”的民族能够发展壮大,翻越帕米尔高原来到今天的中国新疆。东汉的时候,中原王朝对西域的控制能力虽没有西汉那样强劲有力,但基本上对这块地方进行了有效的统治。突厥人在这朝代想要从西边过来发展壮大几乎是不可能的,更何况他们还要在发展的过程中要面对鲜卑、柔然这两个强大的民族集团,这种几率接近于零。

-突厥人起源的5种说法,只有2种最靠谱,他们既是黄种人也是中国人-第4图

匈奴人被现代人想象成了这个样子

这样一来,就剩下了第5种说法“高昌北山说”和第4种说法“平凉杂胡说”了。请允许我们先看一下“高昌北山说”中的阿尔泰山一带,这个地方实际上是过去中国北方少数民族与今中国新疆这一版图区域当地少数民族,交汇融合的一个地带, 从蒙古高原而来的北方少数民族极易在这里藏身落脚,而古代新疆当地的一些少数民族在受到大部落的挤压后,也会沦落至此地,这就为突厥人的发展提供了一定的空间,真正的突厥部族阿史那氏才有可能由几十户人家,吸纳其他民族成分,发展壮大成一个民族集团。

至于突厥人是匈奴人后裔的说法,我们认为是非常合理也非常科学的,更是符合历史发展逻辑的。因为,在我们的历史上,北方草原民族虽然存在着迁徙的说法,例如北匈奴的西迁(这种说法是不是像一些人说的那么神奇,产生了那么严重的结果,我们一直是怀疑的),但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灭绝式的大规模屠杀。

这就是说,不管是谁统一了北方草原和谁统治了中原王朝,北方的少数民族它就在那儿,人还是那些人,不过是被换了一个名称。由匈奴至匈奴至鲜卑、突厥、契丹、蒙古等等,之间都有着传承的关系,我们的历史上并没有让北方草原民族大换血的经历,老天也不可能把每隔一段时间就让中国北方的某个民族集团从天上掉下来。

-突厥人起源的5种说法,只有2种最靠谱,他们既是黄种人也是中国人-第5图

汉代匈奴人骑马铜像

其次,我们分析认为,“突厥”这一名称或来自于匈奴的昆邪部落,这是匈奴的一个贵族部落,也叫浑邪。不管是昆邪还是浑邪都与突厥有着谐音,而谐音记述这种情况在中国历史古籍中屡见不鲜。

匈奴昆邪部落是大家都非常熟悉的,元狩二年(公元前121年),霍去病破陇西,俘虏浑邪王子及相国、都尉。匈奴单于欲杀浑邪王。浑邪王和休屠王等遂降汉, 共四万余人,号十万。封浑邪王万户,为漯阴侯。陇西、北地、朔方、云中、代五郡设五属国纳其部众。汉从此遂占有河间地。

《史记·匈奴列传》对这次战役的记述更是详细:“单于怒浑邪王、休屠王居西方为汉所杀虏数万人,欲召诛之。浑邪王与休屠王恐,谋降汉,汉使骠骑将军往迎之。浑邪王杀休屠王,并将其众降汉。凡四万馀人,号十万。於是汉已得浑邪王,则陇西、北地、河西益少胡寇,徙关东贫民处所夺匈奴河南、新秦中以实之,而减北地以西戍卒半。”

-突厥人起源的5种说法,只有2种最靠谱,他们既是黄种人也是中国人-第6图

霍去病将军在兰州的塑像

我们简单地分析一下这次战役,即西汉与匈奴的河西之战,这次战役共分为两次,一次是霍去病将军从陇西郡出兵,汉军长途奔袭越过焉支山(峰腰地带的甘凉交界处,位于山丹县城东南40公里处)在皋兰山(张掖附近的合黎山附近)与匈奴主力展开决战;一次是霍去病将军由今宁夏灵武渡过黄河,向北越过贺兰山,涉过浩瀚的腾格里沙漠和巴丹吉林沙漠,绕道居延海(今内蒙古西北),转而由北向南,沿弱水而进,经小月氏(未西徙的月氏人,今甘肃酒泉一带),再由西北转向东南,深入匈奴境内2000余里,在祁连山与合黎山之间的弱水上游地区,从浑邪王、休屠王军侧背发起猛攻。

这两次战斗的主战场应该都在今甘肃张掖地区,而匈奴的昆邪王控制的就是汉代的张掖郡一带。可以设想一下,当时投降了的匈奴昆邪人也不应该是全部,势必有一些人会逃走,但他们能逃到什么地方呢,也就是《周书》里的“高昌北山说”,即突厥起源的第5种说法。因为,汉自此战役打通了河西走廊,随后又打通了西域,而那时的西域只包括今天新疆的东疆、南疆及其向西以远的地方,还涉及不到北疆地区,逃走的匈奴昆邪部众也就只能躲在了阿尔泰山一带。

-突厥人起源的5种说法,只有2种最靠谱,他们既是黄种人也是中国人-第7图

影视作品中的“霍将军”

如此一来,突厥起源于阿尔泰山就非常合情合理了。至于阿尔泰山形似作战时的头盔,可能是人们的一种想象,平心而论,每一座山远远看上去都像头盔。这个虽然不是阿尔泰山的特点,但突厥因此爱戴像山一样的高帽子是有可能的,所谓环境影响人就这么个道理。所以,在“昆邪”与“突厥”里我们判断,突厥这一名称应该与头盔或者帽子没有什么关系。

至于为什么说突厥起源于平凉杂胡,也就是突厥起源的第4种说法,这个要看匈奴昆邪部落的历史:昆邪部,他们的姓氏为义渠氏,世为匈奴浑邪部的首领,即昆邪王,。浑邪部虽属于匈奴,却并非东胡民族,就族源而言,浑邪部的基本成员为义渠族人。义渠民族在东周时期活跃于今泾水北部至河套地区的一支古代民族,属于西戎,义渠戎是诸戎中较强的一支,原居宁夏固原草原和六盘山陇山两侧。

-突厥人起源的5种说法,只有2种最靠谱,他们既是黄种人也是中国人-第8图

影视作品中的义渠王

所以,昆邪部当然就是平凉杂胡了,他们的接受华夏文明的程度非常高,与秦人保持了友好的关系,应该是黄种人或者被同化成了黄种人无疑。很多人都知道“宣太后诱杀义渠王于甘泉宫”的故事,从公元前772义渠人建立奴隶制君国家,至公元前272年他们的王被宣太后杀死,这个政权存在了500年之久,那时候,虽然没有汉化的说法,但他们已经接受了华夏文明的洗礼。

秦灭义渠后,在其地设置了北地郡、陇西郡、上郡等,但这并不等于义渠人就从此消失了,到了秦汉之际,义渠人又聚拢为部落集团,以“浑邪部”相称,后来依附了匈奴,成为匈奴部落联盟中的一个群体。这一点,无论从历史还是从地理的角度来说,都是非常合乎逻辑的,而将其顺延下去至“突厥”也是可以成立的。

-突厥人起源的5种说法,只有2种最靠谱,他们既是黄种人也是中国人-第9图

秦兵俑是对秦人长相的最好记录

结语:今天研究这些,有利于让人们弄清突厥民族的来源,而所谓突厥民族不过是突厥民族集团中的一小撮——阿史那氏,而他们已经被融入到了中国各民族中,而不是他们至今还存在于中亚等地的名称泛滥以及名称冒充。

请关注上面公众号“察古观今”,更方便地搜索各方面资讯

高昌北山平凉杂胡:突厥人的起源 
高昌是谁  高昌风云斗  高昌区是哪里  高昌区李保勤  高昌王  高昌国  高昌王麴文泰  高昌侯  高昌国是现在的哪里  
  关于突厥的文章:
最新加入:起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