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和突厥

今天的土耳其居民部分起源于古代的突厥民族。

下载PDF格式《土耳其和突厥

今天的土耳其国土,也就是小亚细亚安纳托利亚和东伏拉基亚鲁米利亚,是土耳其人作为一个民族的诞生地。这个民族由两个基本成分组成—从中央亚细亚及中亚迁到安纳托利亚和鲁米利亚的突厥语诸部落和已部分地同这些突厥语部落混合的当地居民。土耳其语源起于突厥诸部落的语言,全世界操突厥语的民族有阿塞拜疆人、阿尔泰人、阿夫沙尔人、巴尔卡尔人、巴什基尔人、加告兹人、多尔甘人、卡贾尔人、哈萨克人、卡拉加斯人今称托法拉尔人、卡拉卡尔帕克人、卡拉帕帕赫人、卡拉恰耶夫人、卡什盖人、吉尔吉斯人、库梅克人、诺盖人、塔塔尔人、图瓦人、土耳其人、土库曼人、乌兹别克人、维吾尔人、哈卡斯人、楚瓦什人、楚勒姆人、绍尔人、雅库特人等。在突厥语中,组成阿尔奉语系突厥语族乌古斯语支的土耳其语、加告兹语、阿塞拜疆语、土库曼语彼此最为接近。

突厥部落曾游牧在蒙古北部和阿尔泰地区,这些地区也是突厥人的发祥地。突厥是一个相当古老的名字,很早的汉文史料中有一条令人感兴趣的记载,可能与突厥人有关,《晋书·匈奴传》有两个难读难解的字“屠各”,现在读作tuge,该书列举了一些匈奴人的部落,并称其中“屠各最豪贵”。突厥和屠各的语音近似并非偶然。如果是这样,那么就意味着突厥人是匈奴联盟的成员。

最可能的情况是,部落联盟是混杂的,其中包括突厥人、蒙古人、乌戈尔人(即现在的匈牙利人、汉蒂人和曼西人的祖先,甚至包括古亚细亚人)。应该说,在这些部族的语言中,语言学家们找到其共同特征。他们把突厥语、蒙古语,甚至通古斯一满语假设性地联合为阿尔泰语系把乌戈尔语也与芬兰语同萨莫迪语联合为乌拉尔语系,而把这两个语系联合为大乌拉尔一阿尔泰语系。语言的类似,众所周知,在某种程度上反映出部族语言创造者们的历史命运的类似。

突厥部落究竟怎样到达安纳托利亚和鲁米利亚的呢?这条通往西方的大道年久而路长。在公元前夕开始了游牧者从亚洲到欧洲的转移—部族迁徙的第一个时期。在东方出现了亚洲的国家,占据着从图伯特即今西藏。—译者到外贝加尔、从黄河到中亚的地区。后来它分裂为东西两部分。公元4一5世纪罗马和康斯坦丁帝国的编年史家记述了入侵的情况在史学研究著作中,通常把这些外来人直接称为,以与他们的东方同行相区别。在的领袖阿提拉于公元年去世以后,他们的联蛋便瓦解了。就在这里的历史舞台上出现了人数众多的突厥部落,他们已经使用此前被这一共同名字所掩盖的自己的本名,这就是阿瓦尔人、保加尔人、苏瓦尔人、哈扎尔人,关于他们,公元6一8世纪的欧洲编年史书中已有记载。

而在东方,在亚洲,突厥人于6一7世纪创建了自己的国家一一突厥汗国可汗或者汗,即领袖、帝王。该汗国也像国家一样,占有从黄河到里海的广阔领土。从6世纪开始,不仅中国的,而且亚美尼亚、伊朗、拜占庭的编年史家也提到突厥人。最后,突厥人自己也给后辈提供了了解自己的情报在蒙古北部—鄂尔浑河地区和南西伯利亚—沿叶尼塞河及其支流的两岸,他们在岩壁上刻下文字。记录了一世纪时他们生活中最重要的事井。

在突厥汗国解体以后,“突厥妙一名退居次要地位。代之而起的是许多新的、独立的突厥部族名称葛逻禄、康里、黔戛斯、钦察、突骑施、回绝、乌古斯、土库曼等。

在7世纪,中亚和中央亚细亚广大地区也成为突厥世界的一个中心,获得突厥斯坦突厥人之地的称号。在8世纪,突厥斯坦的大部分地区被创建起中世纪新国家–阿拉伯哈里发国的阿拉伯人所占据。中亚突厥承认了哈里发攻权,并成为它的盟友,接受了征服者的宗教一一伊斯兰教。

突厥斯坦人忍受阿拉伯人的统治不多久,在9世纪,他们建立起以乌古斯可汗为首领的白己的国家。以自己的领导者的名字为族称的乌古斯部族,把与他们争雄的佩切涅格人—另一支突厥人从中亚排挤出去。佩切涅格人进入俄罗斯草原,但是遭遇到基辅人的抵抗,便移牧到巴尔干半岛。在那里,他们落入拜占庭的统治之下,接受了东正教,遂散居于拜占庭统治下的伏拉墓亚和安纳托利亚地区。

在11世纪中期,新的外来突厥人钦察人由东部进入中亚,一部分乌古斯人在他们的冲击之下前往基辅罗斯,基辅罗斯的编年史家称他们为托尔克人。,即突厥人。托尔克人在斯图格涅河畔修筑了托尔契斯克城,他们与俄罗斯大公们一起抵制钦察人俄罗斯人称之为波洛伏齐人的侵袭,《伊戈尔远征记》记述了他们参加征战的情况。迁徙到拜占庭的一些乌古斯人,遭遇到与佩切涅格人相同的命运。也许,是这些迁徙者奠定了加告兹人—居住在保加利亚、摩尔达维亚和乌克兰地区的突厥人之基础。

但是,大部分乌古斯人离开钦察人后,到达中亚最南部和伊朗东北部,在那里组成新的突厥人联合体—土库曼人。在世纪,土库曼人和乌古斯人部落由首领塞尔柱领导,因此,有时人们称他们为塞尔柱突厥人。他们建立了以塞尔柱王朝命名的国家。在中亚南部巩固下来以后,塞尔柱王朝逐渐控制了伊朗、伊拉克、叙利亚、阿塞拜疆,并在世纪末,于年打败拜占庭人之后,占领了几乎整个安纳托利亚。乌古斯人与土库曼少、开始在安纳托利亚的土地上定居,从此也就开始了土耳其部落的历史。

在安纳托利亚和鲁米利亚的突厥成分,除了随塞尔柱而来的突厥人之外,还包括被拜占庭安置在这里的佩切涅格人、乌占斯人、钦察人,以及曾属于阿拉伯哈里发国版图的安纳托利亚东南部的突厥人,公元8-9世纪他们在阿拉伯军队中服过役。至于在安纳托利亚的前突厥的土著成分,其在民族上各不相同。在安纳托利亚的西部和中部主要居住着希腊人在东北部则为亚美尼亚人和格鲁吉亚人在北部为拉齐人在东南部为库尔德人、阿拉伯人和亚述人。

业已开始的外来者与当地居民的混合过程,在世纪时由于蒙古人的入侵而暂时中断。塞尔往国家分裂为许多公国。在这些公国中有一个公国 奥斯曼公国的势力逐渐强盛。在14-16世纪,它变成一个强国,将领土扩展到西亚、东南欧芳”北非。这个强国存在达年以上,土耳其民族在安纳托利亚和鲁米利亚最后形成。从世纪开始,由于被压迫民族的解放运动和对欧洲强国战争的失败,奥斯曼帝国开始丧失所侵占的领土,并在19世纪沦为依附于西方的半殖民地。1923年,土耳其民族反帝反殖斗争的结果,成立了土耳其共和国,它的领土包括土耳其居民占多数的地区,在其个别地区,也保留着少数民族—库尔德人、阿拉伯人、拉齐人在伊斯坦布尔则有希腊人、亚美尼亚人。

上耳其民族起源史的外在方面就是这样。但是,民族的产生、起源还有它的另一方而—发生在民族内部的过程不同民族成分的混合,不同语言和文化的互相影响,从而民族也获得自己独特的民族面貌。

突厥人和其池民族的同化在他们的发祥地就开始了。一则突厥传说姆述第一批突厥人从吐鲁番中国西北部给自己娶妻,古时在吐鲁番居住着印欧民族的托哈利人即汉文史书中的吐火罗人。—译者。鄂尔浑一叶尼塞地区的碑铭,是突厥人借用粟特—伊朗语部族的字母刻下的,而且这些碑铭的语言中包含不少印欧语词汇,其中包括伊朗语词汇。在中亚地区,许多游牧的或定居的伊朗语民族与突厥部落溶合。乌古斯人和土库曼人的外部特征与古代的突厥人相比较,已发生根本变化,他们几乎丧失了蒙古人种的特征。而他们的文化则是用当地定居民族的成就丰富起来的。显而易见,这是因为定居居民的农业、建筑不是游牧者所固有的,许多有关定居农业和城市文化的伊朗语词汇也吸收到他们的语言之中。

类似的过程也存在于安纳托利亚和鲁米利亚。游牧的突厥人过渡到定居生活,掌握了农业文化。而许多当地的基督教徒接受了伊斯兰教—塞尔柱和奥斯曼国家的官方宗教,改用突厥语—族际交往及统治民族所使用的语言。与文化的接近和语言的同化并行的是肉体的混合在当地居民与外来者之中,族际通婚的人数增多。塞尔柱不仅从新入教的当地穆斯林中,而且从墓督徒希腊人、亚美尼亚人、格鲁吉亚人中挑选妻妾。在奥斯曼的征服之后,挑选的范围更加扩大—从阿拉伯妇女和非洲妇女到巴尔干半岛的斯拉夫妇女和匈牙利、乌克兰、切尔克斯妇女。

在塞尔柱和奥斯曼国家存在的奴隶占有制,也促进了民族的混合。基督徒奴隶,不只是富人家里的工役和仆人,他们还从军打仗。许多奴隶被委以高级军事和民政职务,从奴隶制度中产生出享有特权的部队(塞尔柱苏丹的马穆鲁克和奥斯曼帝国的雅内恰尔土耳其帝国的精兵。—译者)两者都由改宗伊斯兰教的基督徒儿童补充定员。

所有这些过程导致今天的土耳其人在语言、文化和外部特征方面与其他突厥人相比,都发生了根本上的变化。以突厥语为基础而形成的土耳其语,从希腊语,亚美尼亚语、格鲁吉亚语、斯拉夫语和其他语言中吸收了许多词汇。它的发音发生了变化。土耳其文化主要以当地—安纳托利亚和巴尔干的传统为基本内容,其语言和文化甚至受到阿拉伯民族、塔吉克人和波斯人的很大影响,这种影响是通过伊斯兰教产生的。从世纪开始,欧洲文明对土耳其语言和文化的影响增强了。

从外部特征看,土耳其人属于南欧罗巴人种的地中海支,其代表特征为柔软、略微卷曲的黑色或栗色头发,浅褐色皮肤,眼睛大而呈扁桃形,多呈黑色或褐色,鼻子极高而窄,嘴唇略厚,颧骨不够发育。安纳托利亚东部的土耳其人多为亚美尼亚人种类型天生的浓眉、多胡髯、鹰钩鼻、大头颅,而身材不高。在土耳其人中间,既可以看到碧眼、淡黄头发的欧罗巴人种外貌的男子,也可以看到与非洲人类似的、淡褐色皮肤的“黑眼黑发”男子。总而言之,土耳其人的外貌反映了他们民族起源的许多特点。

中亚突厥人在某种程度上所具有的蒙古人种的特征,土耳其人几乎完全丧失了。甚至早在世纪移居安纳托利亚的乌古斯人和土库曼人保留下来的蒙古人种的特征就已很少,况且他们在这里,在新的更多的混合中与欧罗巴人种进行了溶合。顺便提一下,现在的突厥民族散居于不同地区,就其趋势而言,从东方到西方明显地呈现出欧罗巴人种特征逐渐增强的趋势。雅库特人、图瓦人、哈卡斯人、吉尔吉斯人、哈萨克人、维吾尔人—典型的蒙古人种。他们有直硬的黑头发,面部颧骨突出、略微突出的鼻子和窄鼻梁,眼睛细长而有内眺赘皮—饰盖泪腺结节的皮肤褶皱,略有唇髯和胡子。巴什基尔人、塔塔尔人、乌兹别克人的蒙古人种特征则少得多,土库曼人则更少,而楚瓦什人、加告兹人、阿塞拜疆人、土耳其人就已经是典型的欧罗巴人种了。